五木宏,聊聊其軼事和最近的觀感.....

常去東瀛的演歌迷或許會觀察到,聲勢已逐漸萎縮的演歌現在幾乎是靠五木宏一力獨撐,勉強在HMV/tower

record等一片''兒歌''市場上佔據幾個還算有能見度的專櫃.....

去年他堂堂邁入演藝生涯四十週年慶,新專輯-----譬如''古賀政男名歌選'';''石原裕次郎名歌選''''吉田正歌選''可說大舉出籠-----雖說聽他的歌已二十來年,該收的全有了------但忍不住又多收了幾張,發覺這些新片錄音質素又高了幾分,實在是值得的------尤其是兩套金銀套裝各三片的大全集''新宿驛歌選''/''昭和歌選''-----歌曲俱俱盡是昭和歌中之最精選,而且赫然發現五木宏這幾年的歌藝竟是已入化境,重新翻唱石原/美空/古賀這些歌壇老前輩已是耳熟能詳的名曲,居然能有更高的超脫與感染力-----實在不得不大大推薦一番!!!

至於他的四十週年演唱會DVD,更是必收-----前半場向古賀政男致敬,歌用清唱,然後單隻吉他/雙/三/四....逐漸重疊加入,氛圍實在動人....



看到五木今日之輝煌,實在很難想像他剛出道時那落魄到一直想轉行的窘狀......在此姑且引錄我由拉麵書讀到的他早年得一段軼事.....



據說他初出道時處處碰壁----事業不順就改名,從第一個藝名''松山勝''連改了四次名子-----企圖改運-----換成''五木宏''後他暗想,這是最後一次了------要是再不成,就不得不放棄...



換名重新出發的戰場選在北海道.

不料唱片一出,狀況還是很糟,連跑去街頭打歌也沒人理睬-----這下子傷心的歌手只好頭也不回地離開北海道.....不料人剛離去----事情居然有戲劇性變化-----札幌有線放送台緊急通知他說----他的唱片已經躍升排行榜首位----於是乎他又匆匆趕回札幌----但心情仍然半信半疑,對自己很沒篤定.....

但一件很偶然的小事卻扮演了關鍵性的腳色-----他剛回到札幌的當晚,偶而走入一家名叫''芳蘭''的拉麵店勉強想填個肚子,但陰晴不定的他其實也吃不下,只掛念著明天開始又要再打歌以及是否再延續演唱生涯的這些煩人的難題......卻沒想到原本不太理人的老闆,卻投注來溫暖的眼神,對他說話了:''我知道你,繼續加油喔!!"".....

在這人生地不熟的異鄉,忽然有陌生人投以熱切期盼的鼓勵-----對他這仍對人生目標存疑的小歌手會激起多大的暖流和奮鬥的勇氣,是可想而知.....

所以後來一路成名的五木,會將這般往事存入心湖,念念不忘---想著該如何回報這老闆無意中的關注也是意料中事.......但三十年間,五木卻始終心裡埋著,未付諸行動.



故事的結尾是,不知哪個電視台探知了五木的這個往事,遂督促五木來個懷舊之旅------但可惜沒有happy

ending------五木一行人重履故地後,方知老闆早已仙逝多年......五木當場熱淚盈注,只能說來晚了,永遠難以填補的一個的遺憾......

















a

說起五木,我記得還很年輕----在台中念大學的那段班爛歲月裡-----他有過很強烈的觸媒作用-----於我那已綿延數年的對音響的熱情(以及終於成一生習慣的聽演歌的癖好)起著煙火蒸騰的發酵作用.......



那緣於每次逛音響店的偶遇,常常蒙話語投機的老前輩邀去共賞其家中愛機-----而聽得最多的,無非就是五木和當年最當紅的幾位韓裔女歌手-----在一片美妙旋律織成的旖旎情調中,對著當前金碧輝煌/或是tannoy/或是mcin/或是threshold之類的超級體系起著遐想-----正是若干年後懷想舊歲月最強烈的印象......



而另一個牽念不已的場景,則是綠川河畔的電子街----那時,住在校舍裡,沒有像樣的器材可聽-----癮頭一起,就去電子街東翻西找----一邊架構著未來體系的藍圖-----電子街那曲折蜿蜒的巷弄中,天天就流漾著正當紅的五木''細雪''的歌聲----對著那喇叭,一方面艷羨,二方面也暗下決心,一定要儘快張羅一套可以發出這類美妙聲響的hi-fi......於是乎一二十年的音響人生一晃眼間滾滾而過了......



總之,五木對我而言,不只活在當下,更且是一個遙遠憧憬的具體表徵的....





















a



dent兄:聽演歌也分流派------有人愛聽那類艷情旖旎/風塵濃溢----比較傳統味,譬如都春美/大川榮策這類歌手;有人偏愛都會幽情/略帶摩登風味,如桂銀淑/石原裕次郎這類.......

五木宏厲害就在他能集大成------幾乎各種歌路都游刃有餘----所以如要入門,挑他的買,八九不離十......

我知道dent兄還玩lp,所以其實很好解決-----跑一趟大阪的日本橋,掃一輪巷內的十幾家二手黑膠店,幾乎也夠幾年的庫存量了......

好的演歌手其實不多,就我聽了幾年的觀感-----幾乎是十隻指頭可數盡----挑對胃的其中幾位集中火力,應該儘夠了....

推薦為精華文章 | 檢舉此篇文章 |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年前我開的這話題----的確是把石川小百合的譯名弄錯了----但因doggy兄第一時間有糾正---當時也就沒發聲;不過時日已過這許久仍有人重提,自不能不慎重些加以訂正-----在此為造成若干混淆特加致歉.....



石川十幾歲就出道-----她是那類由稚嫩童音轉為厚沉好歌喉的特例....



我最近由大阪新收到她剛出道的早期LP-----嗓音---委實說是不好聽,但入三十歲後經歷婚變等世事滄桑----蛻變後的歌聲實在是韻味深遠/非常動聽......



聽演歌的門道之一------就是非得聽某些好歌手唱他最對路的曲子.

就好比橋幸夫的'潮來笠''''南海美少年''石川的''津輕海峽冬景色''''翻越天城山''美空雲雀的''港田丁十三番地''''人生像長流''八代亞紀的""舟歌''等等.....



其餘人越俎代庖就算歌藝再高超也是隔了一層.....



五木寬他最近翻唱了幾乎所有老前輩的名作,就老犯那類抓不著神髓的毛病.



至於天童去年在紅白大賽高聲大唱美空的''人生像長流''則更近乎某種拙劣的致意了....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