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日本演歌 (3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68回紅白歌合戰

昨晚紅白大賽第二段中場,大會由將棋冠軍的專訪影片後帶出了本年的主題"いつでも夢を" (永遠的夢想).
其實早在第一段前半打出這個歌名,我就猜到會拿這歌做文章...
果不其然,樂聲一響,所有歌手放聲齊唱,唱的歌正是1962年演歌,由橋幸夫及吉永小百合合唱的這首吉田正名曲.

這首歌在1962當年真是唱遍大街小巷,別說日本本土了,連台灣都紅遍天(我老爸甚至還存著當年的老唱片),真有可能年過半百的日本人都會唱(台灣歐吉桑諒必也是);也入選了日本名歌百選.
(全場合唱時,鏡頭掃過,當然都是五十以下,不過,不知是否事先有練唱,還是大家都熟知這首名曲,總之,我觀察到似乎只有一小部分少女團完全在狀況外,幾乎每個都開口了)

話說歌太紅,第二年(1963)就開拍了同名電影,也是由兩名歌手擔綱,橋幸夫演個貨車司機,全片樂觀進取/歡樂洋溢,完全是東瀛經濟黃金期那種金碧輝煌的氣氛,不用說,空前賣座.
接著,1964年東京世運會更是臻達最高峰,總之,這連續十年,錦上添花/花團錦簇,更是標誌了日本戰後復興,舉國經濟蓬勃/活力無窮的黃金期!

所以,老一輩日本人最懷念這個經濟高成長的年代,連帶地,橋幸夫/吉永/吉田正乃至東京世運早成了某種刻入心版的圖騰.
此時此刻,紅白大賽又翻起這種意象,意圖不問可知;當然是在鋪陳沒多久又將舉辦的第二次東京世運的氛圍.

我每每看NHK辦的大活動,心理是既欽佩又震動,有這麼厲害的電視台,外加如此有國族意識及歷史感的國民,一時挫折遲早會再奮起,怎可能永久嗑鱉?
https://youtu.be/K7gUdZqgCJY

<iframe width="583" height="328"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K7gUdZqgCJY" frameborder="0" gesture="media" allow="encrypted-media" allowfullscreen></iframe>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演歌迷或許會認為石川小百合的名曲『天城越え』與松本清張的同名小說和三村晴彥的電影是同一文本/一胞的三體,實則不然!

松本清張的『天城越え』小說,是向前輩川端康成的『伊豆的舞孃』致敬之作,只是除了同以伊豆為背景,故事與脈絡倒無太多關連;或可說:松本是以某種獨特的"逆勢"手法來反寫川端小說裡的事件與意涵。 

至於,石川小百合的名歌『天城越え』則是假借日本文學的『伊豆意象』與天城嶺的險峻山勢,來刻畫某剛烈女子掙扎跌宕於畸情與叛離的奇詭情境,充溢了她寧可與情夫共殉,葬身於天城山的熊熊野火也不茍全妥協的強烈情感.

此節,是與近千年前,源氏首代將軍源賴朝與平氏帳下大名北條之愛女政子苦戀的故事遙相呼應,和松本『天城越え』以失望於母親之淫亂而移情於遊女,並意外犯下殺人罪行之少年的謀殺案主軸,顯然已是分岔甚遠....

依詞作者吉岡治的自我剖析,將敘事設定在天城山是出於多重考慮:

『若是清純之愛可另當別論;但由於是婚外孽戀的這種非道德的戀情,因此有必要將之特異突顯。如此,鎖定場景的方向,加入潛伏的残酷性是必要的。

選擇伊豆的天城山,原因即在此。地名既盡人皆知,而所在地又乃古往今來兵家爭雄之所,戰場的千年血腥味於今仍徘徊不去。

不僅如此,“天之城”險峻的地名使人易感其中蘊含諸般前程之不測.....天城隧道尤其更顯陰森、幽禁、漫延不盡。在歌詞中遍撒這類實感般的氛圍,或有其必要。

而曲名『天城越え』也與八百年前在伊豆與源賴朝狂亂相愛的北條政子保持着精神聯繫。

源賴朝十四歲遭流放至伊豆,成年後邂逅小他十歲的北政條子。政子的父親以家族利益為重,更鄙夷源家之家世;於是百般阻撓女兒的戀情....
但生性剛烈的政子,心中狂燃著對賴朝的愛情之火,在大雨之夜果敢出走,在長途跋涉/翻山越嶺的艱苦旅程後,投身源賴朝的懷抱。

名門華族的政子與賴朝的戀愛故事和本歌並無直接關係,但是,『天城越え』的女子是和逃離父親桎梏勇於追求真愛的北條政子,乃同具炙烈感情與頑强意志的人...。』 

歌中出現的幾個地名淨蓮瀑布、寒雨橋、天城隧道...既是美而雋雅/適切地烘托出歌裡的詩韻情境....但同時也是摘自川端/松本小說裡的巧妙用典。

總之,在聽這歌的同時,有這兩部小說的文字與意象飛舞於中....自是絕妙。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津軽海峡冬景色》

由上野開的夜行車 下了月臺

青森驛 已茫然兀立於紛雪中
北歸旅客成群而出 緘默無語
只聽得海濤拍岸 陣陣浪聲

獨自一人  登上渡海客輪

放眼 只見海鷗忍凍孤飛 不由 泫然欲淚 
啊.... 津輕海峽冬景色


『北方盡頭就是龍飛岬了』
有人攘臂 指著遠方
但熱氣濛濛的艙房玻璃 擦了又擦
只見濃霧遮眼 茫無所見

親愛的   我要返鄉了 

風的聲音四處迴盪 不由 泫然欲淚 
啊.... 津輕海峽冬景色


在青函海底隧道尚未開通前,從東京遠去北海道,得由上野驛搭火車直貫東北,抵終點驛青森,再換渡輪橫越津輕海峽,接對岸的函館。

歌詞所描述的離愁,就是當年海底隧道尚未通車前,北歸旅眾得一路迢遙海渡,在驚濤海象/峭寒冬風中深刻體會的旅情。

青函隧道全長五十四公里,由龍飛岬入海底,到北海道函館出海,工期長達二十四年。

工程之艱難/耗費之繁巨....大可想像。

高倉健主演的『海峽』一片──對這項舉日本傾國之力/挑戰成功的偉大工程,即有極深刻的描繪。

遊東瀛日久,自必知道日人是個唯美至有些病態的民族。有句專有名詞:心中しんじゅう尤其特異──

這是浪漫至極的日本人自古以來從未停歇/某種難為他人道的淒美情懷───即認定人須死在人生最壯闊/最美麗的一刻。
就好像櫻花甫落那剎那,是花之美的極致!!

因此,『心中』一來既指情侶之殉死,二來也指涉尋死之人必會找風景之極美處以最浪漫的方式了結的情境。

故而賞櫻名所/古今名勝俱成了殉情的首選。

龍飛岬古來即乃絕美之地,不消說這裡也是戀愛名所;更可能是憂傷繾綣的絕情地.

絕望的失意人,由龍飛岬しんじゅう,跳入津輕海峽殞命者古往今來不知凡幾。

此番又增添了『青函隧道殉難職工紀念碑』及『津輕海峽冬景色』歌詞碑,自令此處油生不少傳奇色彩和淒美浪漫味.....

一九七七年『津輕海峽冬景色』此曲大為風行後,在青森港邊所立的『津輕海峽冬景色』歌謠碑,碑上除了刻有歌詞,還播著此曲讓到訪旅客可即時感受──可說是青森港的另類特色。

而若除了此歌之外,同時又是『海峽』一片的影迷,這津輕海峽自必非到不可了。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創造時代的男子:阿久 悠物語
《深夜找日劇看,居然發現今年有一齣單部特集是講昭和歌謠的名詞家阿久悠.
看了頗感動,其實他也是我深入認識的第一個日本詞家(全因"津輕海峽冬景色"),2007年他過世時我也寫了紀念文,特此又找出,於臉書再重貼一回》

日本著名演歌詞家阿久悠,與癌症奮戰六年後,終因病灶漫延至尿管──於2007年8月1日上午5點29分去世於東京慈惠會醫大病院,享年七十。

阿久悠本名深田公之,曾為八代亞紀、石川小百合、谷村新司、坂本冬美、堀內孝雄等數十位實力派歌手撰寫歌詞

四十年職業生涯橫亙昭和演歌黃金期──允稱昭和演歌的第一寫手。

他1937年2月7日生於兵庫縣,阿久悠為其筆名(原意有幾分戲謔──即“惡友”之意。)
另一筆名"多夢星人"則是出自他自撰小說中的人物。

除了許多演歌名曲,連著名的卡通主題曲『宇宙戰艦大和號』也出自其手。

他筆力泓厚,除了寫歌詞也跨及文學及推理小說,曾拿過菊池寬賞/橫溝正史賞等...日政府更頒授紫綬勳章及旭日小綬章等文人至高榮勳.
(著名的文學作品則有曾改編成電影的『瀨戶內少年野球團』正續兩冊。)

在東洋演歌界更有一眾人仰之彌高的空前紀錄──即所謂的"阿久障礙"。
他作品的總銷量突破六千八百萬張──遠比亞軍高出近倍;可見阿久悠於極盛期叱吒風雲之概。

他曾任東京電視台要職,又是文化界名人──出席各式評論會/公開演講不勝其數....
但有句他自我作解的名言,或是他一生的精采註腳:

『感動的話無分長短,三分鐘的歌和兩小時的電影──密度是不分軒轅的!』

東洋演歌界日漸青黃不接,如今又折損阿久悠這名大將不能不說乃損失鉅重了。 

筆者對阿久悠初萌印象:是大學時第一回聽到《津輕海峽冬景色》這首歌──曲中寒意蕭瑟,真有身臨海峽冰雪之概;

這歌中景色直到二十年過後方有親會──確實峭冷迷濛至極;無怪這歌動人若此.....   

阿久悠作品數量繁多,在此只列舉筆者熟知者,演歌愛好者當對之不陌生:
  
石川小百合《津輕海峽冬景色》《能登半島》《暖流》《流氷》

五木宏 《追憶》《港之五番田丁》《居酒屋》

小林旭 《夢中》

森昌子 《彼岸花》 

都春美 《北之宿》

八代亞紀 《雨中慕情》《舟歌》《港田丁絕唱》《日本海》《花束》

坂本冬美 《戀火》

谷村新司 《三都物語》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人''聽的歌,觀bs-hi石川小百合演歌秀有感 

上週五晚偶而看了bs-hi石川小百合演歌秀.

歌固然好聽,她唱了津輕海峽冬景色以及一葉戀歌等幾首新歌;但更感動的則是那全場''一體同聽''的那種熱烈與感懷.
我注意到,台下盡是白髮蒼蒼上了年紀的老歌迷,大部分少說是六十以上的,這和我近年去東瀛觀察到演歌已逐漸式微的現象頗有吻合.

我一向愛聽演歌,但偶而也不免會有些反省:到底喜歡這東洋調調(或有人嘲諷的皇民遺緒)到底由何而來?

近年來倒逐漸悟出一些原由,父輩的影響當然有(家父很愛橋幸夫);但更重要地:我和bs-hi那些老觀眾沒兩樣,無非追索某類逝去的情境,以及對曾強烈感動你的歌曲有所懷念罷了.

有點類似台北的紅包秀場亂哄哄的小歌廳裡一群老兵相濡以沫地揮發思鄉戀舊的情緒,但又不那麼小圈圈.
或許更似聽費玉清唱老歌,一點點庶民情調外加動聽旋律包圍的氛圍.

這其中最大的差別就是紅包秀和費玉清的老歌其實早已逝去,那是過去歲月的一番徒勞翻攪而已,而演歌仍然流行著,仍有一大批專業的演繹者,中堅代如石川之類,或更老如橋幸夫,更年輕如冰川,一棒接一棒持續抒發庶民的喜怒哀樂和社會百狀......

台灣呢?

鳳飛飛以後是一個斷層,民歌以後又是一個斷層,試問曾活過那些年代的你,有多久沒聽歌了?更別說唱了!

石川上週五唱的''津輕海峽冬景色''是昭和末的老物,初聽時印象非常深刻,是窩在大學宿舍用卡帶聽的,如今仍感到那海霧冬雪的冷颼颼的況味,而''一葉戀歌''則又是平成十五年,二十年一晃即過的新歌,東洋人仍持續不斷用那纏綿如絲的濃情在刻劃當代人的心情點滴.
而當代的台灣成年人卻再也聽不到為他寫的歌,而這時的他偏偏又是七情上心/前無追兵後無退路處境最是悲懷的一刻.......

石川''一葉戀歌''的尾聲剛歇,忽然覺得愛聽演歌似乎理直氣壯了....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千秋直美,1947年9月17日(昭和22年9月17日)生于東京都板橋区。
四歲學踢踏舞,五歲初登台,隨後巡演各美軍基地;於十三歲時正式開展歌手生涯。

起初以爵士及搖滾為主調於各咖啡座/酒館附設舞臺任伴舞歌手,俟後苦練演歌,並拓展外場即席表演經驗──曾擔任名歌手橋幸夫的墊檔藝人──逐漸儲備其日後一鳴驚人的歌唱實力。

她歌唱生涯的轉捩點是通過哥倫比亞的廣播試演後拜作曲家鈴木淳為師;
在1969年(昭和44年)推出唱片首作「雨に濡れた慕情」。

千秋直美的藝名就一演歌手來說,算是蠻另類挺新潮的。
不用漢字習用的姓,而將與她演藝生涯有提拔之恩的兩個人當中,各擷取其一,併成 千秋.直美 這個前後均為名字的組合。

1972(昭和47)年以「喝采」奪得日本唱片大賞,可說是她演藝生涯持續不墜人氣的首度攀達巔峰....
連遠在台灣這隅的演歌迷也少有人躲過她魅力的轟襲──記得手腳飛快的甄妮也立即翻唱.....

她的演歌,初聽沒有一般演歌歌手刻意加重/極端雕琢的那類風塵氣息/職業技巧,但越是隨興不拘束的歌聲,越發蒼涼得令人悸動。
她的歌聲比其餘女演歌手豐潤而厚重──論者常譬喻她是演歌界的BILLY HOLIDAY──形容她在演歌的濃濃哀愁中,又加入一股都會風的滄桑感及洞徹世情的那種銳感與溫暖....

1992年,她因先生郷鍈治肺癌過世,斷然退出演藝圈,從此成了日本歌迷口中〝夢幻之妖姬”。
https://youtu.be/WsAYvdcwYjU
<iframe width="854" height="480"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WsAYvdcwYjU"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iframe>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城越え』──石川小百合名歌之二,順談松本清張【天城山奇案】小說及其改編電影

『天城越え』──石川小百合名歌之二,順談松本清張【天城山奇案】小說及其改編電影

演歌迷或許會認為石川小百合的名曲『天城越え』與松本清張的同名小說和三村晴彥的電影是同一文本/一胞的三體,實則不然!

松本清張的『天城越え』小說,是向前輩川端康成的『伊豆的舞孃』致敬之作,只是除了同以伊豆為背景,故事與脈絡倒無太多關連;

或可以這麼說:松本是以某種獨特的"逆勢"手法來反寫川端小說裡的事件與意涵。 

至於,石川小百合的名歌『天城越え』則是假借日本文學的『伊豆意象』與天城嶺的險峻山勢,來刻畫某剛烈女子掙扎跌宕於畸情與

叛離的奇詭情境,充溢了她寧可與情夫共殉,葬身於天城山的雄雄野火也不茍全妥協的強烈情感.

此節,是與近千年前,源氏首代將軍源賴朝與平氏帳下大名北條之愛女政子苦戀的故事遙相呼應,和松本『天城越え』以失望於母親之

淫亂而移情於遊女,並意外犯下殺人罪行之少年的謀殺案主軸,顯然已是分岔甚遠....

照詞作者吉岡治的自我剖析,將敘事設定在天城山是出於多重考慮:

『若是清純之愛可另當別論;但由於是婚外孽戀的這種非道德的戀情,因此有必要將之特異突顯。如此,鎖定場景的方向,加入潛伏

的残酷性是必要的。選擇伊豆的天城山,原因即在此。地名既盡人皆知,而所在地又乃古往今來兵家爭雄之所,戰場的千年血腥味於

今仍徘徊不去。
不僅如此,“天之城”險峻的地名使人易感其中蘊含諸般前程之不測.....天城隧道尤其更顯陰森、幽禁、漫延不盡。在歌詞中遍撒

這類實感般的氛圍,或有其必要。

而曲名『天城越え』也與八百年前在伊豆與源賴朝狂亂相愛的北條政子保持着精神聯繫。

源賴朝十四歲遭流放至伊豆,成年後邂逅小他十歲的北政條子。政子的父親以家族利益為重,更鄙夷源家之家世;於是百般阻撓女兒的

戀情....但生性剛烈的政子,心中狂燃著對賴朝的愛情之火,在大雨之夜果敢出走,在長途跋涉/翻山越嶺的艱苦旅程後,投身源賴朝

的懷抱。

名門華族的政子與賴朝的戀愛故事和本歌並無直接關係,但是,『天城越え』的女子是和逃離父親桎梏勇於追求真愛的北條政子,乃

同具炙烈感情與頑强意志的人...。』 

歌中出現的幾個地名淨蓮瀑布、寒雨橋、天城隧道...既是美而雋雅/適切地烘托出歌裡的詩韻情境....但同時也是摘自川端/松本小

說裡的巧妙用典。

總之,在聽這歌的同時,有這兩部小說的文字與意象飛舞於中....自是絕妙。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洋名歌"秋櫻",順談山口百惠.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detailpage&v=3ZUnHPEvPPg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detailpage&v=3ZUnHPEvPPg#t=35
1980年10月5日,日本東京武道館。

那晚,武道館內滿坑滿谷擠爆了依依不捨的百惠歌迷....
當山口百惠唱著她的告別場演唱會最後一首歌(last song for you)的中段,她兩眶盈淚/語聲顫抖地向觀眾說:

「謝謝大家這麼多年來對我的支持,在最後的一刻,請原諒我的自私.』
『謝謝大家容忍我的任性,我會努力讓自己幸福的。」

語畢,泣不成聲的她還勉強續完,然後彎下腰來,將手上的白色的麥克風放在舞台地板,再一次向愛她的支持者鞠躬.
然後,不顧觀眾的叫喊與不捨,緩緩走向後台,一無眷戀地告別燦爛的演藝生涯,從此不再復出.

歲月悠長,一晃竟也35年了.

當年,山口百惠只有二十二歲。

秋櫻,是名歌手さだまさし(佐田雅志)於1977年獻給她的歌;不論詞之動人/曲之珣美意境,俱屬一流傑作.

更絲絲入扣契入百惠的人生與待嫁心情....

百惠是自小與母親相依為命的(其父於其童年時即拋妻棄子;卻於百惠成名後又回來爭家奪產);此節,一直是她畢生隱痛.
此歌,可說是道盡了她疼惜於其母共守多年卻即將分離的哀婉心境;所以,雖說此曲一直被她的歌迷暱稱為:【百惠的結婚歌】,但歌中卻是淚光閃閃,反而不見絲毫喜氣的...

《秋櫻》
秋櫻即日人對大波斯菊的別稱.十月初秋/寂寥四起,此時也正是波斯菊繁開的季節.
歌中所述這位即將於明日出嫁的女兒即是看到庭外的秋櫻於陽光中搖曳晃動,感懷四起....

而隔房的母親一面忙著張羅她的行裝,一面仍不忘叮嚀其今後行止時,更令女兒回想母女倆相依為命之種種情事越發不捨了....
全歌詞曲及yotude影片隨附如下:

《秋櫻》

(秋日裡 嫣紅的秋櫻)
( 悠逸地搖曳在 和煦的陽光下)
(這當兒 聽到脆弱易感的母親)
(在庭院裡 忽地咳了幾聲)

(在廊下她打開舊日的相簿 )
(一一說著我童年的往事)
(不覺中 同樣的話重複著)
(猶如自說自話般 成了輕聲低喃)

(在這個小陽春 風和日麗的日子裡)
(慈暉的溫柔 深深觸動了我的心)
(對著明天就要出嫁的我 )
(她笑著說 即使剛開始會很辛苦 )
(以後也會變成有趣的回憶 不用擔心呦)
(心頭翻騰著前塵往事)
(無論何時我都不曾孤身一人)
(想到此 任性的我)
(不禁緊抿了雙唇)

(幫我收拾著明日的行囊)
(氣氛好像很歡愉)
(不知怎地 突然淌下淚來)
(一次又一次地叮嚀我 妳要自己保重噢)
(激動的感語 欲言又止)

(今後 即將要開啟自己的人生旅途)
(在這個小陽春 風和日麗的日子裡)
(請再多陪我一會兒)
(讓我再重當一回 那老依戀著妳的小孩罷)

秋桜 (コスモス)

作詞者名 さだまさし(佐田雅志)
アーティスト名 山口百恵
作曲者名 さだまさし

薄紅の秋桜が秋の日の
何気ない陽溜りに揺れている
此頃涙脆くなった母が
庭先でひとつ咳をする

縁側でアルバムを開いては
私の幼い日の思い出を
何度も同じ話くり返す
独言みたいに小さな声で

こんな小春日和の穏やかな日は
あなたの優しさが 浸みて来る
明日嫁ぐ私に 苦労はしても
笑い話に時が変えるよ
心配いらないと 笑った

あれこれと思い出をたどったら
いつの日もひとりではなかったと
今更乍ら我侭な私に
唇かんでいます

明日への荷造りに手を借りて
しばらくは楽し気にいたけれど
突然涙こぼし 元気でと
何度も何度もくり返す母

ありがとうの言葉をかみしめながら
生きてみます私なりに
こんな小春日和の穏やかな日は
もう少しあなたの子供で
いさせてください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美空雲雀的天鵝之歌
https://youtu.be/t8IbuwxEnqE


川の流れのように 詞:秋元康 曲:見岳章

知らず知らず 歩いて来た
細く長い この道
振り返れば 遥か遠く
故郷が見える

でこぼこ道や 曲がりくねった道
地図さえない
それもまた人生

ああ 川の流れのように
ゆるやかに
いくつも 時代は過ぎて
ああ 川の流れのように
とめどなく
空が黄昏に 染まるだけ

生きることは 旅すること
終わりのない この道
愛する人 そばにつれて
夢探しながら
雨に降られて

ぬかるんだ道でも
いつかはまた
晴れる日が来るから

ああ 川の流れのように
おだやかに
この身を まかせていたい
ああ 川の流れのように
移りゆく
季節雪解けを 待ちながら

ああ 川の流れのように
おだやかに
この身を まかせていたい
ああ 川の流れのように
いつまでも
青いせせらぎを 聞きながら

宛若長河的人生 詞:秋元康 曲:見岳章

像流逝的河水一樣,
細細長長的這條路....不知不覺走到了這裡.
回首遠眺 故鄉彷彿還遙遙相望.
崎嶇不平的道路 彎彎蜒蜒的道路.
連地圖也無座標 這不就是人生.

啊 就像河水流逝 緩緩流過多少世代....
啊 就像河水流逝 毫不停息地 天空已然染滿了晚霞.

生命就如同旅行 在這沒有終點的道路上,
與愛侶相依為伴 共尋夢想.
縱然大雨濕透了道路 也總有放晴的日子.

啊 就像河水流逝 寄身於這安穩寧靜的流動,
啊 就像河水流逝 等待季節變幻 冰雪融化.
啊 就像河水流逝 寄身於這安穩寧靜的流動,
啊 就像河水流逝 無時無刻 只聞翠碧淙淙.


這是美空年過半百,已罹重症/自知不起的最後一首名曲,道盡其輝煌一世終將灰滅的惋歎與感悟....

歌裡既不捨璀璨生涯之即將告終,又慶幸己身終也活得精采;因此顯得神氣既透徹又洞明....是她最好的歌之一,詞──當也是珠玉之最。

十年前有陣子頗耽於駕車四遊,幾乎逢假即漫輪隨走/飆逸甚遠───於是於星稀月殘時返來時───最愛於cd盤的終曲聽這歌。
尤其襯著新店溪畔一叢叢微光榕蔭撒落/而遠方都會燈影拖邐入目時──緩緩倒車入庫,一面分神聽著....

一天的旅程如此告終──既有惋惜....也未嘗不滿意──就像美空唱這歌的心情,特有感觸。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伊豆の踊り子三首名唱
山口百惠
https://youtu.be/q5kZYQKXfYc

吉永小百合
https://youtu.be/54WwMkde0-0

美空雲雀
https://youtu.be/HQeaXGocXCA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洋名歌"秋櫻",順談山口百惠.

1980年10月5日,日本東京武道館。

那晚,武道館內滿坑滿谷擠爆了依依不捨的百惠歌迷....
當山口百惠唱著她的告別場演唱會最後一首歌(last song for you)的中段,她兩眶盈淚/語聲顫抖地向觀眾說:

「謝謝大家這麼多年來對我的支持,在最後的一刻,請原諒我的自私.』

『謝謝大家容忍我的任性,我會努力讓自己幸福的。」

語畢,泣不成聲的她還勉強續完,然後彎下腰來,將手上的白色的麥克風放在舞台地板,再一次向愛她的支持者鞠躬.
然後,不顧觀眾的叫喊與不捨,緩緩走向後台,一無眷戀地告別燦爛的演藝生涯,從此不再復出.

歲月悠長,一晃竟也33年了.

當年,山口百惠只有二十二歲。

秋櫻,是名歌手さだまさし(佐田雅志)於1977年獻給她的歌;不論詞之動人/曲之珣美意境,俱屬一流傑作.

更絲絲入扣契入百惠的人生與待嫁心情....

百惠是自小與母親相依為命的(其父於其童年時即拋妻棄子;卻於百惠成名後又回來爭家奪產);此節,一直是她畢生隱痛.
此歌,可說是道盡了她疼惜於其母共守多年卻即將分離的哀婉心境;所以,雖說此曲一直被她的歌迷暱稱為:【百惠的結婚歌】,但歌中卻是淚光閃閃,反而不見絲毫喜氣的...

《秋櫻》

秋櫻即日人對大波斯菊的別稱.十月初秋/寂寥四起,此時也正是波斯菊繁開的季節.
歌中所述這位即將於明日出嫁的女兒即是看到庭外的秋櫻於陽光中搖曳晃動,感懷四起....

而隔房的母親一面忙著張羅她的行裝,一面仍不忘叮嚀其今後行止時,更令女兒回想母女倆相依為命之種種情事越發不捨了....
全歌詞曲及yotude影片隨附如下:

《秋櫻》

(秋日裡 嫣紅的秋櫻)
( 悠逸地搖曳在 和煦的陽光下)
(這當兒 聽到脆弱易感的母親)
(在庭院裡 忽地咳了幾聲)

(在廊下她打開舊日的相簿 )
(一一說著我童年的往事)
(不覺中 同樣的話重複著)
(猶如自說自話般 成了輕聲低喃)

(在這個小陽春 風和日麗的日子裡)
(慈暉的溫柔 深深觸動了我的心)
(對著明天就要出嫁的我 )
(她笑著說 即使剛開始會很辛苦 )
(以後也會變成有趣的回憶 不用擔心呦)
(心頭翻騰著前塵往事)
(無論何時我都不曾孤身一人)
(想到此 任性的我)
(不禁緊抿了雙唇)

(幫我收拾著明日的行囊)
(氣氛好像很歡愉)
(不知怎地 突然淌下淚來)
(一次又一次地叮嚀我 妳要自己保重噢)
(激動的感語 欲言又止)

(今後 即將要開啟自己的人生旅途)
(在這個小陽春 風和日麗的日子裡)
(請再多陪我一會兒)
(讓我再重當一回 那老依戀著妳的小孩罷)

秋桜 (コスモス)

作詞者名 さだまさし(佐田雅志)
アーティスト名 山口百恵
作曲者名 さだまさし

薄紅の秋桜が秋の日の
何気ない陽溜りに揺れている
此頃涙脆くなった母が
庭先でひとつ咳をする

縁側でアルバムを開いては
私の幼い日の思い出を
何度も同じ話くり返す
独言みたいに小さな声で

こんな小春日和の穏やかな日は
あなたの優しさが 浸みて来る
明日嫁ぐ私に 苦労はしても
笑い話に時が変えるよ
心配いらないと 笑った

あれこれと思い出をたどったら
いつの日もひとりではなかったと
今更乍ら我侭な私に
唇かんでいます

明日への荷造りに手を借りて
しばらくは楽し気にいたけれど
突然涙こぼし 元気でと
何度も何度もくり返す母

ありがとうの言葉をかみしめながら
生きてみます私なりに
こんな小春日和の穏やかな日は
もう少しあなたの子供で
いさせてください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detailpage&v=3ZUnHPEvPPg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detailpage&v=3ZUnHPEvPPg#t=35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城越え』──石川小百合名歌之二,順談松本清張【天城山奇案】小說.

天城越え

詞:吉岡 治 曲:弦 哲也

隠しきれない 移り香が

いつしかあなたに 浸みついた

誰かに盗られる くらいなら

あなたを 殺していいで



寝乱れて 隠れ宿

九十九折り 浄蓮の滝

舞い上がり 揺れ墜ちる

肩の向こうに

あなた 山が燃える

何があっても もういいの

くらくら燃える 火をくぐり

あなたと越えたい 天城越え



口を開けば 別れると

刺さったまんまの 割れ硝子

ふたりで居たって 寒いけど

嘘でも抱かれりゃ あたたかい



わさび沢 隠れ径

小夜時雨に 寒天橋

恨んでも 恨んでも

躯うらはら

あなた 山が燃える

戻れなくても もういいの

くらくら燃える 地を這って

あなたと越えたい 天城越え



走り水 迷い恋

風の群れ 天城隧道

恨んでも 恨んでも

躯うらはら

あなた 山が燃える

戻れなくても もういい

くらくら燃える 地を這って

あなたと越えたい 天城越え

穿越天城山

遮掩不住的 一陣陣 女人的薰香

不知不覺地 滲入你的肉體了


與其任人盜走

心愛的 不如讓我殺了好嗎


寢具凌亂的 幽會所

九十九折 淨蓮瀑布

水花飛舞 紛紛搖落


往肩膀上望

心愛的 山在燃燒著

會有甚麼後果 都無所謂了

劈哩趴啦的燒著 火已經潛進來了

只想與你一起穿越 天城山


一開口就提別離

像是吞飯時 突然咬了碎玻璃

縱然兩個人假意相擁

還是昇起一波波 寒意


山葵沼 幽秘徑

夜雨瀟瀟的 寒天橋

就算心中有恨 心中有恨

身軀卻不聽使喚

心愛的 山在燃燒著

縱然無可挽回都無所謂了

劈哩趴啦的燒著 火已經爬過來了

只想與你一起穿越 天城山


水疾奔 愛癡迷

天城隧道 風狂湧

就算心中有恨 心中有恨

身軀卻不聽使喚

心愛的 山在燃燒著

縱然無可挽回都無所謂了

劈哩趴啦的燒著 火已經爬過來了

只想與你一起穿越 天城山


演歌迷或許會認為石川小百合的名曲『天城越え』與松本清張的同名小說和三村晴彥的電影是一胞的三體。

但,實則不然!

松本清張的『天城越え』小說,是向前輩川端康成的『伊豆的舞孃』致敬之作。

只是松本是以某種獨特的"逆勢"手法來反寫川端小說裡的事件與意涵 ....

『天城越え』卻是假借日本文學的『伊豆意象』與天城嶺的險峻山勢,來刻畫某剛烈女子掙扎跌宕於畸情與叛離的奇詭情境....

以致於在歌詞中:她寧可與情夫共殉──葬身於天城山的雄雄野火也不茍全妥協的強烈情感,

事實上,是與近千年前:源氏首代將軍源賴朝與平氏強籓北條之愛女政子苦戀的故事,遙相呼應!

和松本『天城越え』以失望於淫亂母親的理想幻滅,而犯下殺人罪行之少年的謀殺案主軸,顯然已是分岔甚遠....

照詞作者吉岡治的自我剖析,將敘事設定在天城山是出於多重考慮:

『若是清純之愛可另當別論;但由於是婚外孽戀的這種非道德的戀情,因此有必要將之特異突顯。

如此,鎖定場景的方向,加入潛伏的残酷性是必要的。

選擇伊豆的天城山,原因即在此。

地名既盡人皆知,而所在地又乃古往今來兵家爭雄之所,戰場的千年血腥味於今仍徘徊不去。

不僅如此,“天之城”險峻的地名使人易感其中蘊含諸般前程之不測.....

天城隧道尤其更顯陰森、幽禁、漫延不盡。

在歌詞中遍撒這類實感般的氛圍,或有其必要。”

而曲名『天城越え』也與八百年前在伊豆與源賴朝狂亂相愛的北條政子保持着精神聯繫。

源賴朝十四歲遭流放至伊豆。

成年後邂逅小他十歲的北政條子。

政子的父親以家族利益為重,更鄙夷源家之家世;於是百般阻撓女兒的戀情....

但生性剛烈的政子,心中狂燃著對賴朝的愛情之火,在大雨之夜果敢出走,在長途跋涉/翻山越嶺的艱苦旅程後,投身源賴朝的懷抱。

名門華族的政子與賴朝的戀愛故事和本歌並無直接關係,但是,『天城越え』的女子是和逃離父親桎梏勇於追求真愛的北條政子,乃同具炙烈感情與頑强意志的人...。』

歌中出現的幾個地名淨蓮瀑布、寒雨橋、天城隧道...既是美而雋雅/適切地烘托出歌裡的詩韻情境....

但同時也是摘自川端/松本小說裡的巧妙用典。

總之,在聽這歌的同時,有這兩部小說的文字與意象飛舞於中....自是絕妙。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紅白歌合戰花絮:歌手酬勞拿多少?誰唱壓軸?姑道一二

雖說紅白戰收視率屢破新低,但能上紅白依然仍是一判斷人氣高低的指標. 所以雖據稱紅白以往不惜灑鈔票/高暗盤搶人的策略已有所修正------仍有不少當紅新星搶破頭欲擠入榜單..... 準此,NHK正好趁此全面拉低價碼----據稱資格最嫩的大塚愛和上戶彩等人可能拿最底薪的十萬日圓. 二十萬以下的還有倉木麻衣、寶兒、中島美嘉...... 很能唱而人氣也旺如平井堅是拿二十萬,濱崎步則是五十萬. 能拿到最高酬的,仍然還是演歌界的中流砥柱:五木宏、森進一和島倉千代子這三人, 都是一百萬日圓. 說起島倉千代子真不得不佩服;她是1938年出生-----今年已破七十歲.但她那獨具特色的七迴八折高音還是那般亮麗..... 真不得不讚她聲:當世歌聲最美的祖母級歌手! 至於女組的壓軸-----今年風水輪流轉------可能是由以往一直扮甘草的小林幸子擔綱. 有風聲傳出,作風潑辣的和田明子據稱已因此抓狂地砲轟NHK高層------當然她炮火四射的底蘊:是此回大會作業紊亂,連歌手名單都是最後關頭方釋出.... 但最尾聲方報怨小林若唱壓軸,則盛裝秀勢必得取消會有何影響等等,不免嗅出其言下之濃厚妬意...... 總之,小林是否真唱壓軸固然未獲確證(今年榜單未必如往年一樣等同出場序);但以至少聽她超過二十年的歌迷身份,筆者是挺她的. 說實話,小林在台灣一片火紅-----在演歌迷中幾是無人不識;但在東瀛本土聲勢卻始終未登上一線. 所以她那酷炫鋪張/瘋狂燒錢的盛裝秀實在是苦在心頭無人知-------年年想擺脫而不得------若能藉壓軸而趁機甩開當再好不過了.......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object width="450" height="368"><param name="movie" value="http://mymedia.yam.com/@/142571"></param><param name="quality" value="high"></param><param name="wmode" value="transparent"></param><embed src="http://mymedia.yam.com/@/142571" quality="high"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wmode="transparent" width="450" height="368"></embed></object>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千秋直美 紅い花 昨日の夢を 追いかけて今夜もひとりざわめきに遊ぶ 昔の自分が なつかしくなり 酒をあおる 騒いで飲んで いるうちに こんなにはやく時は過ぎるのか 琥珀のグラスに浮かんで消える 虹色の夢 紅い花 想いを込めて ささげた恋唄 あの日 あの頃は 今どこに いつか消えた 夢ひとつ 悩んだあとの苦笑い くやんでみても 時は戻らない 疲れた自分が愛しくなって 酒にうたう いつしか外は 雨の音 乾いた胸が 思い出に濡れて 灯りがチラチラ歪んでうつる あの日のように 紅い花 踏みにじられて 流れた恋唄 あの日の あの頃は 今どこに いつか消えた 影ひとつ 紅い花 暗闇の中 むなしい恋唄 あの日あの頃は 今どこに 今日も消える 夢ひとつ 今日も消える 夢ひとつ 心頭追纏著 昨日的夢 今夜 在人聲喧嘩聲中 仍是孤影獨遊 開始懷念 過往歲月的我 酒 頻頻入喉 酒酣耳熱中 心情千迴百轉 歎人海浮沉 韶光輕逝 在琥珀光色的 玻璃杯中 忽隱忽現的 不正是 一輪彩虹般的 夢嗎? 紅花啊 紅花 傾注真心 為妳 獻上一首戀歌 歌頌 在渺遠而幽折 的歲月中 不知不覺 消失了 的 五彩的夢 惱恨後 只能付諸苦笑 縱然懊悔 時光也難倒回 心力交疲 只好強裝可愛 斟了酒 高聲歡唱 不知不覺 外面 雨聲淅瀝 如潮般的回憶一波波打濕了早己乾凅的心 此時 屋外 燈影輝映 彷彿 昔日的時光 又重現 紅花啊 紅花 一首 幾經摧折 流離 的戀歌 一段渺遠而幽折的歲月 成了 不知不覺 消失了的影子 紅花啊 紅花 黑暗中 虛幻成空 的戀歌 那段渺遠而幽折的歲月 今日 只成一場 消失的夢 今日 只成一場 消失的夢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JOpl1DDdUwQ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http://f4.wretch.yimg.com/aubreysgchen/2/1398538 569.jpg[/img]   

 "魅惑的男低音"法蘭克.永井10/27病逝
1955年出道----以『相逢有樂町』、『霧子之探戈』低沉憂鬱之歌風成名的法蘭克.永井,2008年10月27日因肺炎病逝家中。
永井已消失20年的魅惑低音在台灣老音響迷圈中是發燒極品,而他於1985年自殺未遂後,他那廣被蒐求的原版黑膠唱片更成了老牌演歌迷驕示發燒資歷的壓箱寶。
而永井本人雖說自自殺後已成半植物人,但如今物形俱渺/徹底由人世淡出仍令人悵然若失....
永井的早年名曲曾被洪第七翻為台語歌『懷念的播音員』在五○年代的台灣街頭巷尾傳唱不已,早成了台灣風景不可或缺的意象一環,
哀其人之殞,特誌一筆。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演歌雜談

演歌是明治/大正年間西潮澎湃之際,因民權運動而擦撞出的音樂形式──或可說是日本現代化進展中衍生的副產品。

事緣於明治後期初萌的民權風潮中,鼓吹自由民權的集會活動屢受政府彈壓──文宣抄沒/會場封禁....

民權志士遂想出變通的宣傳方式以唱代講──在各街頭以所謂『壯士節』的表演方式招攬支持群眾。



"演歌",顧名思義,就是:"演說之歌"。



這樣一種政治色彩揮之不去的歌唱形式.後來是如何脫胎換骨變成市井小民琅琅上口的流行小曲,真是說來話長....

這可能與壯士節表演盡是在街頭市坊,而收聽群眾來自四面八方/背景各異不無關鍵──

演歌師為吸納五教九流的群眾自不得不引入庶民瑣感/冀取共鳴...

而甲午戰爭後,壯士節之演歌師大舉加入了學生隊伍──更進一步引納了男女情事的新內容...

於是乎『書生節』『演歌師』遂成時髦名詞....再加上此時隨日帝國侵略擴張的節節勝利/政治氣候轉趨極權化──

演歌由硬轉軟遂勢不可免.....

演歌遷變成吟風歌月、感傷惆悵的『豔歌』或『怨歌』的今貌,而後更溶匯成大眾歌謠的主流,大約是在十九世紀末。

也就是說:大正、昭和及平成共三年號的二十世紀的東洋流行歌曲,大體都可以演歌概稱。

(至於1970s後,受搖滾樂影響出現的新音樂大是迥異當另做別論。)



演歌最早以藝術型態發表,而歌譜以商業形式發行都首發於京都。

隨後身兼民權鬥士及表演人士雙重身份的"武士芝居團"移演東京,才帶動了關東演出活動的風潮,這是1889-1891年間的史事,

也就是說演歌的歷史少說也橫亙了一整個世紀──在此就先談談它幾個較明顯的特質:



◎ 一.演歌雖具獨一無二的東洋情趣,但早期即已東西融合──它的旋律采『ヨナ抜き音階』即缺四七音階的譜法。

因為明治時期引入西方的音樂,日人是採折衷方式DO RE MI用「ヒフミ」訓讀的形式表示;

配器參考民謠、古琴、三味線等東洋傳統元素掐東補西/遂構成以西樂為表而東洋風情則飄乎其上的異趣....;

尤其至二戰前後,演歌則甚至以西方樂器為主幹,而基調依然屹立不搖....

◎ 二.『哀』與『愁』乃演歌的骨中之髓。

實質上這也是日本文化的核心,由上古文學的萬葉集至源氏物語,乃至川端文學這一脈相通的──

以哀為至美/以愁為心緒之極致昇華的美學觀/人生看法,由演歌歌詞/曲趣呈現淋漓盡致.....

◎ 三.『涙』、『雨』、『雪』、『酒』、『港』、『驛』、『泣』、『別』乃演歌的KEY WORDS。

這是由哀延伸而來──東洋人敏銳多感心思對人情的重視/對離別的不忍....因而時時為天候變化/離別之場所深所垂觸...

◎ 四.見小不觀大/文藝脫離政治與現實的幻離感

演歌往往以敏銳放大的直覺去鋪陳身畔事物的感懷──範圍既狹窄又私己,可說完全繞著『我』打轉....

嚴重缺乏審視社會與政治的廣闊視野;也就是說演歌中『歌以載道』這理念蹤跡全無.....

(筆者因此常笑說:演歌通常只繫意兩人──我──以及愛人;因此偶而發現演歌居然也談母親──如山口百惠的"秋櫻",自不得畛愛有加了...)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孤女的願望』與『花笠道中』



五○年代,『孤女的願望』這首台灣歌謠響遍大街小巷,堪稱是那個時代最醒目且具象徵意義的流行曲。

那是台灣剛藉美援站穩腳步,並摸索著靠加工業帶動經濟發展的關鍵年代....農村的失學貧苦勞動者因此大舉流動──

紛紛湧往人生地不熟的各大都會,盼望靠努力打拚有出人頭地的一天。

當時,台灣物資匱乏,生活普遍困頓,單靠做工幫傭收入實屬微薄──但那一整代的工僕階層踏實認命/咬牙茹苦撐了下來──

只因為對未來懷抱了宛若睹及隧道微光的希望。而當時的社會倒也活力蓬勃/機會遍地,的確令底層下民普存"愛拼就會贏"的拼搏意識....

但縱然如此──一大部份埋身於暗無天日/污濁吵雜之工廠──幾乎終年無休的那些悲苦小學徒/生產線女工,生活可想而知是既艱辛又孤寂....



「阮想要來去都市做著女工度日子」、「若是少錢也要忍耐三冬五冬,為將來為著幸福甘願受苦來活動」.....

──葉俊麟筆下如此剔透的心理摹繪,藉由陳芬蘭那情摯急切/無處不透著悲憐的稚嫩歌喉娓娓道來──

幾如那歌中孤女正於聆歌者耳畔聲聲求援般,絲絲摧人心肺...更不用說那幾百萬個感同身受的低層勞動群了!

筆者的童年也曾重疊於這歌流行時的歲月,那時我住居的南部小鎮──每個店頭幾乎都是全年無休的──

老闆學徒由早至晚埋頭苦幹的景象於今仍是印象猶新....

而家母經營著一家規模中等的製衣坊,身旁更不時活動著十幾個離鄉背井之姨姐的蹤跡──如今回想起來,

那些於遙遠歲月前,鎮日埋頭苦幹──收工後則擠睡於一間窄屋的女工身影,似乎也談不上有何娛樂休閒可言──

這──或也是此歌擊中心坎的目標群罷?!

話又說回來,那時的人雖困頓勞祿,但似乎總能苦中作樂/自尋排遣....

譬如入晚後,小鎮燈火闌珊的街道上盡是散步閒聊的人群....鋪席出凳/左鄰右舍大開龍門陣....

無所不在的收音機電台則聲聲入耳成那歲月的固定背景。



『孤女的願望』一曲和五○年代諸多台語名歌殊無二致──均取自東洋曲調。

原曲是美空雲雀所唱的電影『花笠道中』主題曲;這是一部古裝任俠電影。年方少艾的美空追隨片中的大俠遊走於江湖道上;

片中載歌載舞的風格倒像是部歌舞片型式的公路電影──片名『花笠道中』意即"戴著花斗笠的旅程";故而主題曲歌詞盡是吟風頌月的旅途記趣

倒未必有葉俊鱗新填詞那樣深刻的意趣與社會關懷.....

但日本於二戰慘敗後,東瀛全境瀰漫空前蕭索與悲觀──當時流行曲多少沾有幾許哀愁味的共通特質,不自覺也會牽動隱約的幽思

──就算是表面輕快者依然──筆者曾偶見及日本長者於回味此歌當年況味時,居然也有像我這類台灣人於回味『孤女的願望』的相同感觸

──雖然花笠道中原詞其實輕鬆許多....

我想這其中底蘊是來自此歌誕生的時代背景──蓋當時的東京正由凋敝中復起,大量鄉村人口匯聚這百舉待興的首都成了地鐵/高樓工事的廉價勞動者;

此日人身為離鄉眾工之其一,自不免將此歌觹刻於腦中那既酸又苦的回憶裡了.....



花笠道中

作詞 / 作曲 米山正夫



これこれ 石の地蔵さん



西へ行くのは こっちかえ



だまって居ては 判らない



ぽっかり浮かんだ 白い雲



何やらさみしい 旅の空



いとし殿御の こころの中は



雲におききと 言うのかえ



 

もしもし野田の 案山子さん



西へ行くのは こっちかえ



だまって居ては 判らない



蓮華たんぽぽ 華(はな)ざかり



何やらさみしい 旅の空



いとし殿御の こころの中は



風におききと 言うのかえ



 

さてさて 旅は遠いもの



田舎の道は つづくもの



流れて消える 白い雲



やがて蓮華も 散るだろう



いとし殿御と 花笠道中



せめて寄り添う 道の端



『孤女的願望』



作詞:葉俊麟 作曲:米山正夫





請借問播田的,田莊阿伯啊,

人塊講繁華都市,臺北對叨去,

阮就是無依偎,可憐的女兒,

自細漢就來離開,父母的身邊,

雖然無人替阮安排,將來代誌,

阮想欲來去都市,做著女工渡日子,

也通來安自慰自己,心內的稀微。

請借問路邊的,賣煙阿姐啊,

人塊講對面彼間工廠是不是

貼告示欲用人,阮想欲來去,

我看你猶原不是,幸福的女兒,

雖然無人替咱安排,將來代誌,

在世間總是著愛,自己打算卡合理,

青春是不通耽誤,人生的真義。

請借問門頭的,辦公阿伯啊,

人塊講這間工廠,有欲採用人,

阮雖然還少年,攏不知半項,

同情我地頭生疏,以外無希望,

假使少錢也著忍耐,三冬五冬,

為將來為著幸福,甘願受苦來活動,有一日總會得到,心情的輕鬆。



比對兩歌的詞語與曲思之契合實在不由驚歎葉俊麟改寫之高明──

許多人甚看輕由東瀛歌改編的台灣歌謠,但優秀詞人所能發揮的功力實不宜小歔──此即一例。



陳芬蘭原唱的此曲是1959年由高雄的亞洲唱片以黑膠唱片發行;當年銷量應是不小

(陳日進斗金之勁,令街坊不免因之眼紅──故而當年有個難辨真假的謠傳:

謂陳父的瀕倒鐵工廠居然因此轉危為安──也不知確否?!)但從古早到現在筆者倒從未親睹此黑膠現形過

幾十年來聽的都是收音機的窄頻聲響──直到1990年前後,買到亞洲唱片於小蔣的抑台鎮壓行動後憑倖存母帶新出的一系列cd....

才真正領略到當年文夏、紀露霞、鄭日清等昔日台語歌旗手的朗暢風采,也才確實能感受這『孤女的願望』的懇切哀鳴於更逼真的重現後有多動人!!

說實話.亞洲這批四十年前的老唱片,除了樂隊水準參差不齊,倒也擔得起發燒唱片之稱譽──歌聲既暖烘又飽滿──我猜應該是全套真空管配備的現場錄音

這一系列cd也有點像是音響系統的試金石──我發現越是複雜系統,或強調解析聲色者少有讚詞;而用英系喇叭或是古董號角又或偏好LP體系者則泰半叫好....

當然這總是題外話了,識者自知。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千秋直美“ちあきなおみ”──“夢幻歌姬”◎ 千秋直美“ちあきなおみ”──“夢幻歌姬”

( 此地無人不聞其歌:‘喝采’卻罕識其人的絕代歌手)



千秋直美,1947年9月17日(昭和22年9月17日)生于東京都板橋区。

四歲學踢踏舞,五歲初登台,隨後巡演各美軍基地;於十三歲時正式開展歌手生涯。

起初以爵士及搖滾為主調於各咖啡座/酒館附設舞臺任伴舞歌手....

俟後苦練演歌,並拓展外場即席表演經驗──曾擔任名歌手橋幸夫的墊檔藝人──逐漸儲備其日後一鳴驚人的歌唱實力。

她歌唱生涯的轉捩點是通過哥倫比亞的廣播試演後拜作曲家鈴木淳為師;

在1969年(昭和44年)推出唱片首作「雨に濡れた慕情」。



處女作的宣傳重點強調其“魅惑のハスキー.ボイン”(魅惑的磁性歌聲)。



千秋直美的藝名就一演歌手來說,算是蠻另類、也挺新潮的。

不用漢字習用的姓,而將與她演藝生涯有提拔之恩的兩個人當中,各擷取其一,併成 千秋.直美 這個前後均為名字的組合。



她開始成名是來自第二炮專集「朝がくるまえに」當年銷售額突破二十萬枚,已算擠入小紅星之列....

1970年(昭和45年)的第四曲「四つのお願い」成績越發突出大受歡迎,

並一舉在第一届日本歌謡大賞得到放送音楽賞的大獎。同年連發的「X+Y=LOVE」銷路亦屬不俗.....

在最幸運的一年中,這位才貌驚人的歌手終於招來NHK紅白歌合戰的青睞,首度與其前輩偶像並列於這東洋最輝煌舞台.....

事實上,她的初露臉於巔峰期的紅白觀眾來說也是一大驚豔──性感、美豔、幽默、朗爽兼而有之.....

不僅預示一名新巨星的誕生,也奠立其以現代風格融入演歌風情的獨特魅力.



而1972(昭和47)年以「喝采」奪得日本唱片大賞,可說是她演藝生涯持續不墜人氣的首度攀達巔峰....

連遠在台灣這隅的演歌迷也少有人躲過她魅力的轟襲──記得手腳飛快的甄妮也立即翻唱.....

甄妮的翻唱曲老實說不算太壞;但這歌的魅力委實驚人──當年街頭巷尾傳唱不歇不說.....

直至三十年後,談起喝采這歌名──曾活過那時光的已入中年人──依然是如雷貫耳!

縱然有絕大部份人──從未知曉千秋直美這原唱人!

的確,千秋直美壞在老是以這“ちあきなおみ”難搞的拼音名行世,對台灣演歌迷來說總顯憋扭難記.....

故而一票人印象中只記得翻唱手甄妮「喝采」的淺酌低唱也就難以避免了!



她在1978(昭和53)年與演員郷鍈治締結連理,不同於一般演藝人員離離合合/草率结婚的胡亂態度。

千秋直美極端珍視其婚姻生活之程度──令之隨即公開宣稱會收斂演藝事業──她說:

『....不再無謂追逐唱片暢銷度....今後只想一步一腳印/全心專注自己想唱的歌。』

於是進入幾乎無新作的半隱退期。

1980(昭和55)她以女優的新姿態出現在電視連續劇中,算是重新現身大眾焦點,但並不是太活躍。

這期間較炫目的演出是在1983年降旗康男的名作『居酒屋兆治』與高倉健同臺;

而1984年的『瀬戸内少年野球団』偶現的身影也頗具光彩....

1992年,她因先生郷鍈治肺癌過世,斷然退出演藝圈,從此成了日本歌迷口中〝夢幻之妖姬”。

雖說新作完全停擺──但原發片公司回應廣大千秋迷的頻頻呼喚,仍每年定期以不同風貌出千秋各式合輯。

到2008年為止,HMV暢銷榜,千秋直美赫然仍在列。

Chiaki Naomi的獨特魅力

由踢踏舞者兼爵士歌手轉入演歌手的獨特經歷,以及十來歲即輾轉流連各江湖舞台的辛酸生涯,讓她的演歌呈現完全不同傳統演歌手的殊異風貌,

她的演歌,初聽沒有一般演歌歌手刻意加重/極端雕琢的那類風塵氣息/職業技巧,但越是隨興不拘束的歌聲,越發蒼涼得令人悸動。

她的歌聲比其餘女演歌手豐潤而厚重──論者常譬喻她是演歌界的BILLY HOLIDAY──形容她在演歌的濃濃哀愁中,又加入一股都會風的滄桑感及洞徹世情的那種銳感與溫暖....

〝夢幻之妖姬”之豔稱的由來也是因其迷眾形容其歌之蒼涼──近乎:

“....令人毛骨悚然,像由冥河之彼岸望向煙霧迷濛的人間禁地.....頓感既清澄寂寥又殘留一絲仍在人間的現實感.....因而感動不已...”

甚至因此譽為足以與美空雲雀並列為二十世紀的兩大天才演歌手。

當然她的份量是否能與美空並肩是頗有疑義;不過她的歌與美空一樣──

是別的仿者絕唱不出其神韻;而她唱別人的歌卻又別開生面──甚至比原唱者還精采.....

(譬如她唱小林旭、八代亞紀和森進一的歌)



HMV常售的十幾款千秋直美重刻CD集──筆者買過四部合輯,發現這此中錄音優劣相差甚巨;而聽她的歌,錄音品質卻又有決定性之差別

我建議如有興趣一試千秋的歌可挑兩張以上的合集音效均有再等化過,品質較優異。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城越え





詞:吉岡 治 曲:弦 哲也





隠しきれない 移り香が


いつしかあなたに 浸みついた


誰かに盗られる くらいなら


あなたを 殺していいで





寝乱れて 隠れ宿


九十九折り 浄蓮の滝


舞い上がり 揺れ墜ちる


肩の向こうに


あなた 山が燃える


何があっても もういいの


くらくら燃える 火をくぐり


あなたと越えたい 天城越え





口を開けば 別れると


刺さったまんまの 割れ硝子


ふたりで居たって 寒いけど


嘘でも抱かれりゃ あたたかい





わさび沢 隠れ径


小夜時雨に 寒天橋


恨んでも 恨んでも


躯うらはら


あなた 山が燃える


戻れなくても もういいの


くらくら燃える 地を這って


あなたと越えたい 天城越え





走り水 迷い恋


風の群れ 天城隧道


恨んでも 恨んでも


躯うらはら


あなた 山が燃える


戻れなくても もういい


くらくら燃える 地を這って


あなたと越えたい 天城越え











穿越天城山





遮掩不住的 一陣陣 女人的薰香


不知不覺地 滲入你的肉體了





與其任人盜走


心愛的 不如讓我殺了好嗎





寢具凌亂的 幽會所


九十九折 淨蓮瀑布


水花飛舞 紛紛搖落





往肩膀上望


心愛的 山在燃燒著


會有甚麼後果 都無所謂了


劈哩趴啦的燒著 火已經潛進來了


只想與你一起穿越 天城山





一開口就提別離


像是吞飯時 突然咬了碎玻璃


縱然兩個人假意相擁


還是昇起一波波 寒意





山葵沼 幽秘徑


夜雨瀟瀟的 寒天橋


就算心中有恨 心中有恨


身軀卻不聽使喚


心愛的 山在燃燒著


縱然無可挽回都無所謂了


劈哩趴啦的燒著 火已經爬過來了


只想與你一起穿越 天城山





水疾奔 愛癡迷


天城隧道 風狂湧


就算心中有恨 心中有恨


身軀卻不聽使喚


心愛的 山在燃燒著


縱然無可挽回都無所謂了


劈哩趴啦的燒著 火已經爬過來了


只想與你一起穿越 天城山





演歌迷或許會認為石川小百合的名曲『天城越え』與松本清張的同名小說和三村晴彥的電影是一胞的三體。





但,實則不然!





松本清張的『天城越え』小說,是向前輩川端康成的『伊豆的舞孃』致敬之作。


只是松本是以某種獨特的"逆勢"手法來反寫川端小說裡的事件與意涵 ....





但『天城越え』卻是假借日本文學的『伊豆意象』與天城嶺的險峻山勢,來刻畫某剛烈女子掙扎跌宕於畸情與叛離的奇詭情境....


以致於在歌詞中:她寧可與情夫共殉──葬身於天城山的雄雄野火也不茍全妥協的強烈情感.....


事實上,是與近千年前:源氏首代將軍源賴朝與平氏強籓北條之愛女政子苦戀的故事,遙相呼應!


和松本『天城越え』以失望於淫亂母親的理想幻滅,而犯下殺人罪行之少年的謀殺案主軸,顯然已是分岔甚遠....





照詞作者吉岡治的自我剖析,將敘事設定在天城山是出於多重考慮:


『若是清純之愛可另當別論;但由於是婚外孽戀的這種非道德的戀情,因此有必要將之特異突顯。


如此,鎖定場景的方向,加入潛伏的残酷性是必要的。


選擇伊豆的天城山,原因即在此。


地名既盡人皆知,而所在地又乃古往今來兵家爭雄之所,戰場的千年血腥味於今仍徘徊不去。


不僅如此,“天之城”險峻的地名使人易感其中蘊含諸般前程之不測.....


天城隧道尤其更顯陰森、幽禁、漫延不盡。


在歌詞中遍撒這類實感般的氛圍,或有其必要。”


而曲名『天城越え』也與八百年前在伊豆與源賴朝狂亂相愛的北條政子保持着精神聯繫。


源賴朝十四歲遭流放至伊豆。


成年後邂逅小他十歲的北政條子。


政子的父親以家族利益為重,更鄙夷源家之家世;於是百般阻撓女兒的戀情....


但生性剛烈的政子,心中狂燃著對賴朝的愛情之火,在大雨之夜果敢出走


在長途跋涉/翻山越嶺的艱苦旅程後,投身源賴朝的懷抱。


名門華族的政子與賴朝的戀愛故事和本歌並無直接關係,


但是,『天城越え』的女子是和逃離父親桎梏勇於追求真愛的北條政子,乃同具炙烈感情與頑强意志的人...。』





歌中出現的幾個地名淨蓮瀑布、寒雨橋、天城隧道...既是美而雋雅/適切地烘托出歌裡的詩韻情境....


但同時也是摘自川端/松本小說裡的巧妙用典。





總之,在聽這歌的同時,有這兩部小說的文字與意象飛舞於中....自是絕妙。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