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音響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音場''概念的濫觴----由TAS 30週年慶說起

七月號的tas原文照刊了1978年的文章''infinity/magnepan=the

QRS-1D",作為tas30週年慶的經典回顧之一......

此文,一來既印證了tas的歷久彌新,二來也彰顯了harry

pearson的確不愧是hi-end第一高手的先見-----也就是''音場''-----定位/形體感/透明度等等hi-end觀念進場的伊始.....看了不無感觸,在此不由推薦對音響史有興趣的網友買來翻翻,也許大有啟發......





1978年,就以我這幾乎於當年的台南起步/也玩味了近三十年音響的老hi-fi迷來說-----記得那年頭的主流是AR/JBL等以美國東西岸(陰陽)不同特色分歧而出的兩大流派.....那時台灣的hi-end霸主,印象中無非就是JBL

4350和paragon和tannoy autograph /altec

a5......就算是書架型的AR3A,所有的喇叭的確都是靠牆擺,從無所謂音場定位這類講究.......似乎是到了幾年後(約1981前後),以''音響雜誌''第二代復刊的張文俠等人才開始鼓吹這類概念.......接著,是在音樂與音響開了''夜鶯的故事''專欄的劉漢盛接棒........最後,是全盤移植了sterephile格式及精神的''音響春秋''創刊,方全面佈下今天的hi-end格局........到了後來音響論壇登場,幾乎大局已定更是不待說了....



如這篇文章的HP所述無誤----infinity

IRS前身的QRS屏風喇叭應該就是舉世第一對以''音場''為首要訴求的音場型喇叭,原因一來是它用的emit元件是兩邊發聲,而喇叭則是open

BAFFLE......正好加強了這於後方佈陣的效果,但最可能的原因倒可能出諸偶然-----蓋當時QRS送去HP處試聽時,因為QRS低音箱染色等因素,讓HP因此把它的中高音屏和MAGNEPAN的低音屏合璧-----因而3D音場更加突顯,營造了當初主事諸人完全不及想像的新境界.......

HP於該期的跋後語,也慨歎由於當年喇叭普遍面寬型大/繞射嚴重,加上那時(已全面壟斷的)電晶體機相位混亂/失真嚴重的毛病,令重現音場幾乎是不可能任務......可幸的是,當年常駐HP試聽室的是ARC的D150----該年唯一獨撐大局的管機(可能也是當年最好的AMP)------總之,出神入化的聲效不僅震動全室,ARC老闆WILLIAM

JOHNSON聞風也立即飛到紐約聆聽這套組合-----此後,ARC由一介孤軍仍持續奮鬥,終於有了以後的飛黃騰達,與這番激勵料必不無關聯.......(JOHNSON當年為人維修DYNACO以為生計,後來參考marantz7c架構試作了新品,居然紐約老店singer

audio一訂就20部;遂開啟了ARC的歷史;更意想不到的是,管機於後來的奄奄一息中要不是ARC持續撐過那殘局,現在大家都沒管機聽了......歷史的偶然,都是一連串,互為偶然的吧?!)



七月號的tas原文照刊了1978年的文章''infinity/magnepan=the

QRS-1D",作為tas30週年慶的經典回顧之一......

此文,一來既印證了tas的歷久彌新,二來也彰顯了harry

pearson的確不愧是hi-end第一高手的先見-----也就是''音場''-----定位/形體感/透明度等等hi-end觀念進場的伊始.....看了不無感觸,在此不由推薦對音響史有興趣的網友買來翻翻,也許大有啟發......





1978年,就以我這幾乎於當年的台南起步/也玩味了近三十年音響的老hi-fi迷來說-----記得那年頭的主流是AR/JBL等以美國東西岸(陰陽)不同特色分歧而出的兩大流派.....那時台灣的hi-end霸主,印象中無非就是JBL

4350和paragon和tannoy autograph /altec

a5......就算是書架型的AR3A,所有的喇叭的確都是靠牆擺,從無所謂音場定位這類講究.......似乎是到了幾年後(約1981前後),以''音響雜誌''第二代復刊的張文俠等人才開始鼓吹這類概念.......接著,是在音樂與音響開了''夜鶯的故事''專欄的劉漢盛接棒........最後,是全盤移植了sterephile格式及精神的''音響春秋''創刊,方全面佈下今天的hi-end格局........到了後來音響論壇登場,幾乎大局已定更是不待說了....



如這篇文章的HP所述無誤----infinity

IRS前身的QRS屏風喇叭應該就是舉世第一對以''音場''為首要訴求的音場型喇叭,原因一來是它用的emit元件是兩邊發聲,而喇叭則是open

BAFFLE......正好加強了這於後方佈陣的效果,但最可能的原因倒可能出諸偶然-----蓋當時QRS送去HP處試聽時,因為QRS低音箱染色等因素,讓HP因此把它的中高音屏和MAGNEPAN的低音屏合璧-----因而3D音場更加突顯,營造了當初主事諸人完全不及想像的新境界.......

HP於該期的跋後語,也慨歎由於當年喇叭普遍面寬型大/繞射嚴重,加上那時(已全面壟斷的)電晶體機相位混亂/失真嚴重的毛病,令重現音場幾乎是不可能任務......可幸的是,當年常駐HP試聽室的是ARC的D150----該年唯一獨撐大局的管機(可能也是當年最好的AMP)------總之,出神入化的聲效不僅震動全室,ARC老闆WILLIAM

JOHNSON聞風也立即飛到紐約聆聽這套組合-----此後,ARC由一介孤軍仍持續奮鬥,終於有了以後的飛黃騰達,與這番激勵料必不無關聯.......(JOHNSON當年為人維修DYNACO以為生計,後來參考marantz7c架構試作了新品,居然紐約老店singer

audio一訂就20部;遂開啟了ARC的歷史;更意想不到的是,管機於後來的奄奄一息中要不是ARC持續撐過那殘局,現在大家都沒管機聽了......歷史的偶然,都是一連串,互為偶然的吧?



說到台灣音響刊物的傳承史,民國64年間曾短暫地出現了一顆彗星-----光芒只燃燒了一年,連試刊號一共13期------雖然識者於今無多,我倒覺得其影響力甚至比老牌的音響技術和音樂與音響更深更遠......

''音響技術''著重audio原理/實作,通篇枯燥乏味........''音樂與音響''的audio部分則像正餐(音樂稿)後的點心-----充斥了當時''audio''/''stereo

review''等美國通俗雜誌的翻譯稿......幾乎就像美國器材的型錄大全......



64年9月一號創刊的''音響雜誌''則像開了一道通往新天地的明窗,首先引入了東洋''stereo

sound''式的音響美學;將眼光集注於''賞析''與''搭配''的高深層次------型式格局和現在的stereo

sound很像(事實上幾乎八成以上是該刊譯稿)-----但最大的突破則是以管野宣彥''唱片演奏家''的形式,逐一訪談了台灣本土的音響演奏家-----譬如林秋雨(秋雨印刷)的大發燒老闆/引進JBL的台灣第一代音響代理商"新英貿易"("SINGING"---足見其熱愛音樂之程度)老闆/首位JBL

PARAGON台灣用家,業餘指揮家兼唱片收藏者的陳英桐.......以及當時還在混樂團的張文俠等等......

那時的發燒友,不知道是猶存東洋遺風,還是因音響來路不易之故-----因而發燒兵器五花八門/各顯神通,有點就像在看今日ss的''唱片演奏家''------但更重要的是現身於中的諸玩家,個個癖性濃厚/主見堅強-----不僅對自己的體系瞭若指掌/亦必自有其自成脈絡的一派音響哲學........總之,那種上一代發燒友的強烈面貌,和現在音響論壇上資歷平淡/識見淺顯的所謂''玩家''是大異其趣了......



民國64年,那時是瓊瑤電影當道,走在南部縣城的街道,到處是沸騰騰滿街一無遮攔的鳳飛飛歌聲.....那時,我仍是高一生,每到月首,掏出40元,買了這一本銅版菊八開(當時可說是豪華之最)的精裝雜誌-----每期必看的,

卻是日本評論家瀨川冬樹/五昧康祐那與其說是音響評論,倒不如說是鑑賞指南的文章------譬如瀨川會用酒器來比擬hi-fi,他說好的威士忌酒杯,那握感要作的剛剛好,很輕盈地納在手裡/又恰恰好地包覆於中----讓溫度均勻地傳遞.......而弧度則需完美柔圓,就像女人的乳房那種入手柔膩又飽滿的觸感........



瀨川當時是在評論甚麼銘器因而引發這番議論,早已淡忘......但這種品味與人生遐想.對當年年少的我可真是一大啟發.......總之,以後二十年間,偶而邂逅美好器材經驗的那當兒,總會不自主想起瀨川這句話來......



(在那期的彩頁中,也不知是為呼應瀨川的這話,還是甚麼的,果真還刊了粉嫩嫩新鮮出爐的乳房照片,在當時那禁忌的年代可也夠大膽了......)



改天再附幾張當年這雜誌樣貌貼上>













林兄將黃仁宇的大歷史觀用於此處作註腳的確用得好;事實上我首引此文也正是出諸此意.....

黃仁宇還說,觀察歷史-----距離越遠看得更清楚-----用來觀察音響的走向當然也可運用的......



hp近來的hi-end路數,我特別注意到兩點-----一.是他逐漸正視digital的潛勢;特別是sacd多聲道的發展.....二.對中國音響器材的蓬勃成長,投注更敏銳的觀察與正面肯定----譬如antique

sound lab的hurricane poweramp連續數期的重度肯定,antique

sound的另一套845後級更連袂登上hp's super component

list.......這些,可能都是hi-fi友日後追器材的可能面向...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由長岡鐵男的''方舟''談起,敘敘這回的東京行....

這回去東京,適逢長岡過世未久,書市充斥十數本他的遺著;雖說幾年前已搜羅幾本其著,這回忍不住又多了幾本入庫-----當然,長岡流的玩法我只能說激賞但並不看重(曾依樣畫葫蘆做了他的後負載號角設計,聲音可說失望透頂,fostex的特色更是非我所喜)-----幸運的是,這回終於在koizumi見識了他臨終時仍用著的''方舟''---用fostex

fe208單體,身高近300公分的鎮山寶喇叭........算是對長岡流做最後的終結印象吧?

是怎麼樣的聲音呢?一種清越鳴響/稱得上通透爽朗

又溢滿全室的一種大畫面音場,但聲音實在太輕巧,完全感受不到樂音輪廓的力道厚度與刻劃.是一種類似easy

listening的聽感吧?

這讓我想起了多年前台南文化中心剛開幕時,在它的音樂鑑賞室聽著jvc體系細緻柔滑的聲響蕩漾在一室幽靜的那種優游的心境.......在那慘綠年華,能擁有一套如jvc體系令人如許動心的音響,在當時已是夢寐以求,而多年下來hi-fi概念幾番轉折,這類easy

listening的思維老早以置之腦後絲毫不加珍視.......聽了長岡的方舟,十來年的記憶宛如倒帶重播般忽又迴轉......長岡流在東洋如此風靡的底蘊,如我揣想沒錯,或是此因吧?

(PART1,待續)











PART 2.



五六年前初識其人其風時,是感動於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猶自埋首於他的音響創作(尤其是全音域單體的各式實驗----)而孜孜不倦......;對diy各式器材我一直無太多熱望更沒把握能持續多久.....直到diy已成我多年習性後,忽猛然發覺這或許才是持續維持一生hi-fi熱度的最佳方式吧?!



每位燒友諒必或有同樣的經驗------最高燒/最興致勃勃的時刻是買器材前的短暫狂熱,東西一旦入門,就像太太已到手,連牽手出外逛逛的意願也省了-----然後,短命的熱情於下回欲添購物事時再來一次輪迴.......快樂(如果算是的)真是十分......十分短暫.



資深燒友的另一種快樂,則是散盡家財後,終於架構起一套夠龐大可以驕之鄉里的所謂hi-end體系,然後大談其發燒經驗和所謂的''搭配訣竅''.不過,仔細想想,總有些空.....除非你真格因此飽受景仰/家中高朋滿座敬聽你高談闊論.....否則真有所為何來的疑問?----這幾年下來,除了大把大把付出的銀兩,又真正獲取了甚麼?........



長岡流那大大小小不下數百種的喇叭設計,依我觀察,多少是這類反思而起的逆流-----事先翻遍他的那些設計,盤算哪類格局最適合家中空間,或更重要的------喜愛哪種音色/作何用途?-----是他的那些門徒非門徒在動手diy前共經的步驟,參閱長岡的幾本書,的確都有解決方案.

這人如此興致勃勃,直至長眠前仍在構思其號稱的''方舟劇院計劃'';這才真叫綿延一生的真興趣吧?東洋人物特多這樣的例子,像stereo

sound的中山敬三逝於音樂會上,興趣與真性情能結合得那麼始終如一,是來自何種淵源呢?

(待續......)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知易行難;也來談談我diy bs的經驗

早在bs開播沒多久,就動念想diy

bs,但那陣子重金全下到sacd體系;加上LP也持續在吃掉預算,所以一直流於念頭沒付諸行動.......是到了世足賽間看到那麼轟動的賽況,方下決心動手......沒想倒也真費了番手腳....------所謂的知難行易,真是一點不假.....



謀定而後動,是多年來玩音響的準則,所以事先把軍用指北針/日製滾輪式量角器/

d端子線/鑽頭/30米5c線/30米電源線都備齊,又問到最廉價(90公分偏焦天線連集波器只2800元)以及殺到最底價的SONY

BX500(兩萬幾百)就開工了.......



事前也做過功課,用指北針探過二樓梯口外的陽台,心想此處也許是最簡便的安置位置,遂大略抓了個方位,趁夜黑風高(深夜11點,怕引人側目)將天線架上,接了tuner;就開始追索訊號(買TUNER時就當堂演練不接電視即可按出訊號值的實作步驟)但用指北針大略抓出的方位,實在失之毫厘差之千里-----重點就是偏焦天線在架好角座/集波器支架後;本身就呈偏斜狀態;而天線本身的仰角標示也不挺標準......於是沒頭沒腦忙了近半個鐘頭,那該死的訊號值00,始終淨悄悄毫無動靜-----這下子逐漸深感大事不妙了-------原想以我二十年的音響資歷,外加以往也嘗裝過類比天線的成功體驗-----裝此bs豈非手到擒來,何難之有?!而竟然如此周詳的準備居然摃龜?!

難道是對面六樓公寓擋到我的訊號?或者是隔鄰的大片植栽?.......

總之,疑神疑鬼之餘,終於還是決定換裝到頂樓,這也是我最頭疼的----畢竟要扛著重裝備,危顫顫頂著強風猛刮無護欄掩護的高處進行作業----而訊號又出乎意外如此難尋,豈不是要老命?-----天阿,為一項無足輕重的娛樂如此擔驚受怕好像有點划不來吧?.........

anyway,等了幾天,週六一早終於還是硬著頭皮上了.......



這回學了乖,先用tvro教的方法,趁午後12:50的日照,立根木桿以其倒影先畫出一條204方位角的粉筆線(在好幾個可行位置分別標上,以備隨時移轉);再朝此時的太陽位置對準天線........咦?終於出現數值了,可是是很低的:1;2;1;2跳動;果真如大家所說的-----好球帶幾乎只有拳頭大,在移動細調時幾乎是以厘米計量,才終於跳到5的高標.......這時太陽卻毒的快要曬昏.....趕緊撤退,下樓猛吞冰水方沒休克,此時感覺到一股熱氣由脊椎尾端一直冒出,還好剛剛沒硬撐,否則一旦攤倒送醫可不是我音響生涯的最難堪一頁?.......

休息半鐘頭,索性再補了一覺........醒來後,決定改弦易轍-----上樓用石塊壓著天線,用粉筆將相關位置都標了位(特別是集波器導桿的朝向);仰角用量角器大致抓了刻度,打算一切先保留原狀,等夜涼風徐再好整以暇跟它耗下去........



(part1)待續......







當初挑上偏焦盤,是看中它可藏身於二樓陽台;但實際裝設時,發覺它有兩個罩門令diy者容易誤事----

一是它有裝於牆上/地面的不同支架安裝方式;因而使相關的條件有更多變數;二來它的仰角標示殊不準確,

必須輔以精確的量角器方可.......

part2...待續.













當初挑上偏焦盤,是看中它可藏身於二樓陽台;但實際裝設時,發覺它有兩個罩門令diy者容易誤事----

一是它有裝於牆上/地面的不同支架安裝方式;因而使相關的條件有更多變數;二來它的仰角標示殊不準確,

必須輔以精確的量角器方可.......

part2...待續.

















晚上七點許,大口喝了兩杯果汁,剛剛才打球完畢的舒暢猶在心頭,此時正是精神最飽滿的狀態,於是趁月光皎潔翻身上頂樓完成最後的收尾工作.....



.....午後用石塊壓著的天線看似無甚異狀,將bx500電源按開,數字很萬幸仍停留在''5'';決定將目前的條件盡可能維持一定數-----遂將支架每根螺絲都鎖定,再把支架/盤面/集波器導桿的相關角度都一一量度紀錄,以做萬一需重來時復原的依據.接著以很謹慎的微距調法,以移動支架的方式向左右兩邊尋找訊號-----此時訊號改變的方式就很規律了,我發覺數值是以5/4/3/2/1/0的減值衰減,向左向右均然,於是直覺判定剛剛的訊號值應該是保持此種方位角及仰角的最佳狀態,接下來是該移動仰角了........

前面我說過,這類偏焦天線(就一個外行人來說)正確的仰角值是很難判定;多虧我事先買了個日製的量角器,先用它確定地面是平的,而支架底也無傾斜,我想了片刻,心想盤面下方的集波器導桿也許是比較平行於盤面角度的,就決定乾脆以此做準,反正只要能收到訊號,是否是絕對的仰角值並非重要......

於是乎,將量角器的磁鐵吸附於導桿,發現其上刻度是60;但到底要調高還是調低呢?再次想了片刻-----其實無所謂吧?-----現在既然一切條件都在控制下,上下隨意移動一番其實都很容易復原的----當下將鎖定仰角的四根螺絲略略鬆開,讓它保持稍用力即可移動的狀態以方便微調-----於是乎,剛剛將它只是大略向上調了0.5度,訊號就此大幅跳升....9,11.15,20.21....一股興奮之情陡然升起....急急將之鎖定,訊號不再跳動----是穩穩的''22'',bingo!!

這下子,也不急著上壁虎固定,搬了更重的石塊確保一天的成果,就下樓去驗收我這集智慧與勞力的結晶去了.......



我音響室有五聲道環繞體系/專聽古典樂的dynaudio雙聲道;但昨天正在讓我那久已未操兵的號角/三極管系統熱身;這下子也急呼呼等不及接回去,影訊接到電視,聲音就用300b開聲......哇,第一個節目正好是bs

fi的VERDI歌劇,聲音宏亮圓潤透明兼而有之,總之影音效果合成一股前所未有的身歷其境之感......太幸福了!!.......也不知是這幾日竭慮盡志的一番辛苦終於得償的一股滿足感還是怎麼的,總之已經很久沒因操作機器而這麼興奮了.......

diy bs的邊際效應其實比當初設想要更強烈得多!!

PART3(待續)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