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城越え』──石川小百合名歌之二,順談松本清張【天城山奇案】小說及其改編電影

『天城越え』──石川小百合名歌之二,順談松本清張【天城山奇案】小說及其改編電影

演歌迷或許會認為石川小百合的名曲『天城越え』與松本清張的同名小說和三村晴彥的電影是同一文本/一胞的三體,實則不然!

松本清張的『天城越え』小說,是向前輩川端康成的『伊豆的舞孃』致敬之作,只是除了同以伊豆為背景,故事與脈絡倒無太多關連;

或可以這麼說:松本是以某種獨特的"逆勢"手法來反寫川端小說裡的事件與意涵。 

至於,石川小百合的名歌『天城越え』則是假借日本文學的『伊豆意象』與天城嶺的險峻山勢,來刻畫某剛烈女子掙扎跌宕於畸情與

叛離的奇詭情境,充溢了她寧可與情夫共殉,葬身於天城山的雄雄野火也不茍全妥協的強烈情感.

此節,是與近千年前,源氏首代將軍源賴朝與平氏帳下大名北條之愛女政子苦戀的故事遙相呼應,和松本『天城越え』以失望於母親之

淫亂而移情於遊女,並意外犯下殺人罪行之少年的謀殺案主軸,顯然已是分岔甚遠....

照詞作者吉岡治的自我剖析,將敘事設定在天城山是出於多重考慮:

『若是清純之愛可另當別論;但由於是婚外孽戀的這種非道德的戀情,因此有必要將之特異突顯。如此,鎖定場景的方向,加入潛伏

的残酷性是必要的。選擇伊豆的天城山,原因即在此。地名既盡人皆知,而所在地又乃古往今來兵家爭雄之所,戰場的千年血腥味於

今仍徘徊不去。
不僅如此,“天之城”險峻的地名使人易感其中蘊含諸般前程之不測.....天城隧道尤其更顯陰森、幽禁、漫延不盡。在歌詞中遍撒

這類實感般的氛圍,或有其必要。

而曲名『天城越え』也與八百年前在伊豆與源賴朝狂亂相愛的北條政子保持着精神聯繫。

源賴朝十四歲遭流放至伊豆,成年後邂逅小他十歲的北政條子。政子的父親以家族利益為重,更鄙夷源家之家世;於是百般阻撓女兒的

戀情....但生性剛烈的政子,心中狂燃著對賴朝的愛情之火,在大雨之夜果敢出走,在長途跋涉/翻山越嶺的艱苦旅程後,投身源賴朝

的懷抱。

名門華族的政子與賴朝的戀愛故事和本歌並無直接關係,但是,『天城越え』的女子是和逃離父親桎梏勇於追求真愛的北條政子,乃

同具炙烈感情與頑强意志的人...。』 

歌中出現的幾個地名淨蓮瀑布、寒雨橋、天城隧道...既是美而雋雅/適切地烘托出歌裡的詩韻情境....但同時也是摘自川端/松本小

說裡的巧妙用典。

總之,在聽這歌的同時,有這兩部小說的文字與意象飛舞於中....自是絕妙。

    全站熱搜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