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奧黛麗赫本電影的影迷,諒必鮮知赫本曾有過困於納粹淪陷區多年的驚悚經驗!───

在那驚危歲月中,赫本曾遭當街被擄、全家瀕臨餓斃、甚至險當間諜槍殺的各式迫害....

事實上,赫本與『少女安妮日記』的不幸作者剛好同齡,既同時/同地淪陷於荷蘭的納粹佔領區。也同樣備受納粹的百般威嚇、剝奪與折磨。

也曾飽嘗長鎖閣樓/生怕禍害臨門的無邊恐懼....

因而赫本終其一生既對納粹的殘暴憤懣不已;更折射其極端同情所有受迫害弱勢族群的強烈感情.....

而於後半輩子幾乎是竭盡最後一絲心力(她臨危前夕猶在聯合國發表演說)投入全球慈善事業的無私奉獻.....



納粹驚悚經驗對赫本遺害深遠計有幾點:

一‧長年食物不足,致其營養失衡;後遺症有二:一是其身材始終瘦削;另一,則消化器官受損;她因此一輩子擺脫不了消化不良的困擾

(晚年的結腸癌也許肇因於此)

二‧嚴重憂鬱症;這也是她纏綿一生的重症。

三‧芭蕾舞生涯的規劃因此成泡影

四‧家產全遭沒收──由殷實貴族淪為貧民

五‧因迫於生計不得已須輟學打工;最高學歷止於芭蕾學校肄業。



但以上對她極其不幸的遺害,倒並非全屬負數──尤其對她的影迷而言。

譬如,因她的纖瘦───而讓大家驚豔於邂逅了一名靈秀無匹/清澄若晶玉的另類美女

而她迫於生計不得不客串夜總會的舞女演出,更一路騰雲/無心插柳地成了令舉世為之炫目的一代巨星──倒成了一樁大幸事了。



屬英格蘭國籍的赫本怎會困在戰時的荷蘭?!──這可得由她那英荷聯姻的父母親說起....



赫本的出身眾說紛紜,有謂:其父乃英國貴族,於任某比利時跨國銀行總裁時與荷蘭女爵的其母結縭。

但實情則是他倆是結識於荷蘭的印尼殖民地巴達維亞;其時,赫本母親已婚(夫婿則是個對事業與婚姻俱掉以輕心的名門花花公子)。



他和她相識於巴達維亞貴族的飲宴中;當時,男的,是個由英倫遠渡南洋,欲藉殖民地的蓬勃發展中撈著一官半職的投機者

女的,則發現她那門當戶對的婚姻卻是沉悶而頓挫的......於是兩人就此心有別顧地皆罣上了心意.....

接著,赫本母親搖搖欲墜的婚姻,於一路由殖民地吵回本國的連串衝突中,終於破裂。

她把彌補心中空虛的希望毫不遲疑地挂上了仍留在南洋的情郎身上....

於是火速返航回巴達維亞......沒多久就締婚了。



赫本母親ELLA據稱早年是甚為熱情洋溢的──這可由她匹馬單槍遠赴赤道;又在短短幾年內匆匆交付了兩樁不深思熟慮的婚姻可資證明....

孰料一股腦熱情的後果經常是苦澀的──她的二度婚約下場又比前度更糟糕......



因為前夫好說歹說也是正宗的貴族,而後繼者卻根本是空心老倌。

他的民字叫joseph victor anthony ruston───名字落落長....看似挺有貴族氣派。

但只有母系的外祖母hepburn一系方沾了點貴冑的邊.....

ruston本人不務正業,但卻一身光鮮──專事穿走於貴富門檻/混吃混穿.....

(這角色挺像亨利詹姆斯小說『仕女圖』那美籍畫家的作風)

總之甫結婚之初,ELLA還頗心喜新夫婿稱頭稱臉之俊貌──頻頻攜之公開亮相.....但久而久之,看穿其寄生蟲之底蘊就不得逼其找份工作了

有關赫本父親乃銀行總裁的誤傳,即在RUSTON的這個工作其實只是某比利時銀行的跑腿辦事員;是ELLA憑關係幫他尋的閒差.



也由於RUSTON之不長進之概......日久他與妻女之間愈加疏離。

於是,1935年五月底在絲毫無預警下RUSTON收拾細軟就此一步不返地踏出了ELLA與赫本的家....

從此再沒見過其妻一面!那年赫本才五歲。

    全站熱搜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