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ost Beautiful Woman To Grace Our Screens好萊塢明星照簡史:由其技術特徵及拍法談起》
好萊塢明星照攝影師是一群罕異的族群.
身處以“活動影像”為事業核心的片廠,其人卻以“定照”為生.
而且不同於其他工作團隊的群體作業;他們皆是個體行動/單打獨鬥,好萊塢影史也罕直接與之聯結.

究實而言,在八大片廠淪為陳跡之後,他們本有可能如米高梅廠拆屋時被尋得的那幾十萬張底片一般,堆集著厚厚塵灰/遺落在歷史的無名角落邊....
但幸好七○年代後,終於有學者追蹤調查,才建立了一份劇照大師的四十三人史冊.

從而才能於半世紀後,新影迷於目睹garbo/audrey/bergman/taylor等銀幕女神驚心動魄之美照/歎為觀止的同時...,還能牽著歷史的脈絡,找到那拍照的源頭.

這其中,於上世紀末聲名越顯顯赫的一個名字正是george hurrel,以拍joan crawford和norma shearer成名.
略次的,則有拍garbo的clarence sinclair bull以及唯一一名女流ruth harriet louise等等

這些劇照師工作的共同特徵,雖然都是致力於肖像照,但卻是窮首皓經於製造最特別的品種:

第一.這類肖像照,意不在呈現真實,而是反過來:無所不用其極地製造幻像.

第二.他們不是拍人;而是拍一群戴著炫目光環,極力散播:愛、誘惑、魅力、奢華及完美的神祇.

第三.在照片中你絕找不出任何凡人的痕跡----肌膚上沒有斑點、瘤疣、皺紋及傷疤.
       更看不到禿頭、缺牙、近視、老花等歲月的遺跡---那平滑無瑕的程度,有時連毛細孔都無以探見.....

由於神祇乃永生不朽的,所以他們的肌膚理所當然,該像大理石;或是透著光澤的石膏像.
也就是說這些明星照,即似活生生地這相紙上蘊釀了一團美國夢.
讓它像是聖像或圖騰:是被用來歌頌、膜拜,及當作寶物,珍而藏之的.

而驗證於好萊塢的片廠史,這類明星照的魅力的確也在好萊塢推向全球時的行銷戰中,發揮了摧枯拉朽的無比威力.
故而於今日不管純欣賞,或以之當作與電影文本相存參的附件,稍加研究其來源去脈,亦屬有興味的課題了.

Most Beautiful Woman To Grace Our Screens(2)
    【好萊塢明星照發展史:george hurrel】
在1920年代,好萊塢剛建制其明星照影棚時,大部份照片就跟鄉下小相館拍的少女與小男生的紀念照沒啥兩樣:同樣的柔焦/同樣的擺姿....

只除了放大了的佈景以及更醒目的臉孔(如史璜生/范倫鐵諾),概無差異,攝影師掌控品質及氛圍的程度幾乎為零!

一直到三○年代,當若干非科班出身的攝影師,如 george hurrel等,由東部現身於好萊塢交際圈,才有了不一樣的改變.

這其中,hurrel的崛起--尤其是個傳奇.

他本是畫師,買來攝影機的動機,本只為他自己及周圍之藝術家的作品,拍照存檔之用.
未料後來發現他靠相機卻比畫筆賺更多,就決意改了行.

hurrel最大的長處:就是懂得將油畫那或者微妙/或者強烈的光影對比運用在肖像照上.

而不是像當時的一般做法,只求曝光正確/不晃動不失焦就交差了事.

於是乎hurrel那些風格特出的作品,很快地流傳於加州藝術圈,又輾轉散佈到好萊塢影人手中.
於是(拍賓漢默片版的)墨裔明星ramon novarro就此成了他的常客,並引薦他拍了norma shearer.
如此契機,也就令hurrel一夕間奇蹟般進駐好萊塢第一大廠的米高梅影棚--也造就他成為影史上拍明星照的第一傳奇.

Most Beautiful Woman To Grace Our Screens(3)
【好萊塢明星照發展史:好萊塢明星照第一把手george hurrel】hurrell技術特徵是活用了燈光的靈活性,並強調照片對比與陰影的份量,因之張力特強.他也引進頭頂的後方逆光燈,令照片立體感大增....
要之,上世紀上半葉用的仍是木製大座架相機,移動彈性極小,燈也是幾千瓦的聚光燈很笨重,所以攝影師也幾乎不動;hurrel之與眾不同,便是發揮其活躍之動能,竄東竄西/奔上奔下,尋找器材及角度變化之可能;這就是他在米高梅影棚啟動的最大變革.
嘉寶被他拍過一次後,氣得牙癢癢,說他簡直像瘋子一樣,發誓再也不與之合作....蓋,她於米高梅廠內被慣得捧得如天后,,哪曾這般被個渾小子翻來覆去/窮擺姿!
當然識貨者大有人在;小老闆娘norma shears及繼嘉寶竄起的另一名天后瓊克勞馥便是,餘話後敘....

    全站熱搜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