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聽的歌,觀bs-hi石川小百合演歌秀有感 

上週五晚偶而看了bs-hi石川小百合演歌秀.

歌固然好聽,她唱了津輕海峽冬景色以及一葉戀歌等幾首新歌;但更感動的則是那全場''一體同聽''的那種熱烈與感懷.
我注意到,台下盡是白髮蒼蒼上了年紀的老歌迷,大部分少說是六十以上的,這和我近年去東瀛觀察到演歌已逐漸式微的現象頗有吻合.

我一向愛聽演歌,但偶而也不免會有些反省:到底喜歡這東洋調調(或有人嘲諷的皇民遺緒)到底由何而來?

近年來倒逐漸悟出一些原由,父輩的影響當然有(家父很愛橋幸夫);但更重要地:我和bs-hi那些老觀眾沒兩樣,無非追索某類逝去的情境,以及對曾強烈感動你的歌曲有所懷念罷了.

有點類似台北的紅包秀場亂哄哄的小歌廳裡一群老兵相濡以沫地揮發思鄉戀舊的情緒,但又不那麼小圈圈.
或許更似聽費玉清唱老歌,一點點庶民情調外加動聽旋律包圍的氛圍.

這其中最大的差別就是紅包秀和費玉清的老歌其實早已逝去,那是過去歲月的一番徒勞翻攪而已,而演歌仍然流行著,仍有一大批專業的演繹者,中堅代如石川之類,或更老如橋幸夫,更年輕如冰川,一棒接一棒持續抒發庶民的喜怒哀樂和社會百狀......

台灣呢?

鳳飛飛以後是一個斷層,民歌以後又是一個斷層,試問曾活過那些年代的你,有多久沒聽歌了?更別說唱了!

石川上週五唱的''津輕海峽冬景色''是昭和末的老物,初聽時印象非常深刻,是窩在大學宿舍用卡帶聽的,如今仍感到那海霧冬雪的冷颼颼的況味,而''一葉戀歌''則又是平成十五年,二十年一晃即過的新歌,東洋人仍持續不斷用那纏綿如絲的濃情在刻劃當代人的心情點滴.
而當代的台灣成年人卻再也聽不到為他寫的歌,而這時的他偏偏又是七情上心/前無追兵後無退路處境最是悲懷的一刻.......

石川''一葉戀歌''的尾聲剛歇,忽然覺得愛聽演歌似乎理直氣壯了....

 

    全站熱搜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