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電影《自由戀愛》BLUE STOCKING

這部日片《自由戀愛》


評電影《自由戀愛》BLUE STOCKING

這部日片《自由戀愛》被我分割了兩次方始看完;前半段看得有些潦草,幸喜昨晚又將它續完----才沒錯過了這部前頭用色輕淡,看似喜劇.
而由中段至尾下墨印痕越發沉重,竟轉成悲愴終場的好片.

影片背景為二戰前的日本大正時代,正是自由女權剛開始於東洋境內萌牙的二十世紀初.
英文片名blue stocking即是取用了1911年創刊的女權雜誌《青鞜》之刊名,以披露當時日本女性身處新舊之交/西風初來舊習盤桓的種種不堪處境.

片中登場的兩名女主人翁,是個性大相逕庭而境遇天差地別的中學同學.

明子(長谷川京子飾)是倍受榮寵的富家女,天真開朗/甜美外向,且因不識人間疾苦對他人始終抱以單純的善意.
清子則是其父罄其所有/勉力供其向學的窮人,家境寒苦也便罷了,其母更是拋夫棄女的紅杏出牆人,於是令飽受輕侮/抑鬱倔強的她不僅自外於同學友好圈.
也對持續向她伸出友誼之手的明子既存三分感激,但毋寧更抱持某種既妒又恨的七成敵意.

頗帶諷刺的是,飯來張口/嬌生慣養的明子忽發欲張揚其獨立意志之綺想,而在學校裡組織了一個宣揚女權的社團,於是一呼百應/全是富家女組合的這社團
倒變形成口號頗響/唯娛樂是尚的俱樂部,看在清子眼裡不免更添不屑...

畢業數年後,明子嫁與門當戶對的磐井商社二少爺優一郎(豐川悅司飾);過著優裕自如的上等人家生活.
貧寒的清子只能草草配與尋常人家,未幾又因好強的個性而與夫家決裂.

聽聞清子窘況的明子自覺有責任於襄助清子奮起,於是自告奮勇去尋清子(按明子的說法是:想分享自己的幸福).
而甫見清子家徒四壁/衣褸寒酸的狼狽狀,明子倍感心酸---不僅央求丈夫為她安插了個工作也決定由自己心愛的衣裝中挑一件最亮眼的送她.
令清子能以最明媚的風貌上班示人.

毫無心機/出發點純然善良的此舉固然大傷清子的自尊,更不啻是場開啟無窮後患的大獻禮.

表面上只是一件和服的餽贈,到後來更陰錯陽差/形勢互轉-----倒形同明子拱手讓出了她心愛的丈夫了....

總之,優一郎初見著了明子舊衫,氣質與風貌卻迥然不同且出落得一番磊豔風姿的清子不免大為傾倒.

優一郎是明治大正之交頭幾批力求西化的士紳,見慣傳統和風女的他,卻在清子倔強的面容中讀到某種異樣的神采----
那是他私心嚮往的西方新時代女性的那類自由獨立的氣質在隱約發散著魅力.
於是乎,優一郎將清子以秘書身份帶著出入與西人酬應的場合,發覺她琴棋書畫無不一點就通,終於日漸迷戀於其美慧而不可自拔...

優一郎倒非凡庸好色男,他貼近清子起先是迷惑其郁秀氣質,覺得她著西服周旋於洋人間的姿態十分迷人;
兩人間床第關係一發不可收拾,倒全拜某場意外所賜.
那是始終天真純良的明子於某日經好事者相告,如晴天霹靂般驚聞其夫之緋聞,遂氣沖沖與清子撕打了番狠架---既鬧得眾人皆知,也驚動了公婆出面....

於是乎,眾人鬧哄哄之際,於那刻,好事其實尚未成局的優一郎順水推舟/乾脆乘機攤牌----向明子,也向清子!

就此清子順理成章成了明子不得不賣帳,而磐井家族也全面默認的情婦.

由這個轉折點起,明子也逐步收拾起一貫的天真,赫然發覺慣見的表象卻是暗流潛伏的.
比如其婆婆不僅不依同理心迴護媳婦,反而出面掩護於理有虧之兒子的出軌,更可怖的是,她還自曝其醜---揭露她身邊與之出雙入對的阿姨,不僅不是其親妹,
竟然還是其情敵,乃公公於外蓄養的外妻.

婆婆得知其情,選擇忍讓,並將之納入家宅....

她以此為例,正告明子須有樣學樣,苦吞忍讓!

明子乍聽此言,簡直錯愕難語----既驚於婆婆以此偏理行事;更訝於此醜事盡人皆知,卻只瞞明子一人.....

至於,丈夫優一郎的態度不用說更是令明子心冷,他明白告知她江戶商賈自古來皆有納妾養婦之習,磐井家亦無例外.....
總之,優一郎安撫明子的手腕煞是厲害,三言兩語就鎮服了餘怒未消的她不得不吞下此後兩女共侍一夫的新局面...
話又說回來,明子此刻之有苦難言,也是因她多年未孕成了夫家的把柄.

磐井家,由其公公始,至其夫婿兄弟止,皆是一派徹頭徹尾的西方派頭,但一到節骨眼,老派的保守風便露了尾----逼得明子也不得不形勢比人強地低了頭.

於是如此,這個場景成了此片的變調之紐,由此起,影片淡定輕鬆的基調即一轉直下越發渾重,直到片尾令人深嘆的終場.

 

被我分割了兩次方始看完;前半段看得有些潦草,幸喜昨晚又將它續完----才沒錯過了這部前頭用色輕淡,看似喜劇.
而由中段至尾下墨印痕越發沉重,竟轉成悲愴終場的好片.

影片背景為二戰前的日本大正時代,正是自由女權剛開始於東洋境內萌牙的二十世紀初.
英文片名blue stocking即是取用了1911年創刊的女權雜誌《青鞜》之刊名,以披露當時日本女性身處新舊之交/西風初來舊習盤桓的種種不堪處境.

片中登場的兩名女主人翁,是個性大相逕庭而境遇天差地別的中學同學.

明子(長谷川京子飾)是倍受榮寵的富家女,天真開朗/甜美外向,且因不識人間疾苦對他人始終抱以單純的善意.
清子則是其父罄其所有/勉力供其向學的窮人,家境寒苦也便罷了,其母更是拋夫棄女的紅杏出牆人,於是令飽受輕侮/抑鬱倔強的她不僅自外於同學友好圈.
也對持續向她伸出友誼之手的明子既存三分感激,但毋寧更抱持某種既妒又恨的七成敵意.

頗帶諷刺的是,飯來張口/嬌生慣養的明子忽發欲張揚其獨立意志之綺想,而在學校裡組織了一個宣揚女權的社團,於是一呼百應/全是富家女組合的這社團
倒變形成口號頗響/唯娛樂是尚的俱樂部,看在清子眼裡不免更添不屑...

畢業數年後,明子嫁與門當戶對的磐井商社二少爺優一郎(豐川悅司飾);過著優裕自如的上等人家生活.
貧寒的清子只能草草配與尋常人家,未幾又因好強的個性而與夫家決裂.

聽聞清子窘況的明子自覺有責任於襄助清子奮起,於是自告奮勇去尋清子(按明子的說法是:想分享自己的幸福).
而甫見清子家徒四壁/衣褸寒酸的狼狽狀,明子倍感心酸---不僅央求丈夫為她安插了個工作也決定由自己心愛的衣裝中挑一件最亮眼的送她.
令清子能以最明媚的風貌上班示人.

毫無心機/出發點純然善良的此舉固然大傷清子的自尊,更不啻是場開啟無窮後患的大獻禮.

表面上只是一件和服的餽贈,到後來更陰錯陽差/形勢互轉-----倒形同明子拱手讓出了她心愛的丈夫了....

總之,優一郎初見著了明子舊衫,氣質與風貌卻迥然不同且出落得一番磊豔風姿的清子不免大為傾倒.

優一郎是明治大正之交頭幾批力求西化的士紳,見慣傳統和風女的他,卻在清子倔強的面容中讀到某種異樣的神采----
那是他私心嚮往的西方新時代女性的那類自由獨立的氣質在隱約發散著魅力.
於是乎,優一郎將清子以秘書身份帶著出入與西人酬應的場合,發覺她琴棋書畫無不一點就通,終於日漸迷戀於其美慧而不可自拔...

優一郎倒非凡庸好色男,他貼近清子起先是迷惑其郁秀氣質,覺得她著西服周旋於洋人間的姿態十分迷人;
兩人間床第關係一發不可收拾,倒全拜某場意外所賜.
那是始終天真純良的明子於某日經好事者相告,如晴天霹靂般驚聞其夫之緋聞,遂氣沖沖與清子撕打了番狠架---既鬧得眾人皆知,也驚動了公婆出面....

於是乎,眾人鬧哄哄之際,於那刻,好事其實尚未成局的優一郎順水推舟/乾脆乘機攤牌----向明子,也向清子!

就此清子順理成章成了明子不得不賣帳,而磐井家族也全面默認的情婦.

由這個轉折點起,明子也逐步收拾起一貫的天真,赫然發覺慣見的表象卻是暗流潛伏的.
比如其婆婆不僅不依同理心迴護媳婦,反而出面掩護於理有虧之兒子的出軌,更可怖的是,她還自曝其醜---揭露她身邊與之出雙入對的阿姨,不僅不是其親妹,
竟然還是其情敵,乃公公於外蓄養的外妻.

婆婆得知其情,選擇忍讓,並將之納入家宅....

她以此為例,正告明子須有樣學樣,苦吞忍讓!

明子乍聽此言,簡直錯愕難語----既驚於婆婆以此偏理行事;更訝於此醜事盡人皆知,卻只瞞明子一人.....

至於,丈夫優一郎的態度不用說更是令明子心冷,他明白告知她江戶商賈自古來皆有納妾養婦之習,磐井家亦無例外.....
總之,優一郎安撫明子的手腕煞是厲害,三言兩語就鎮服了餘怒未消的她不得不吞下此後兩女共侍一夫的新局面...
話又說回來,明子此刻之有苦難言,也是因她多年未孕成了夫家的把柄.

磐井家,由其公公始,至其夫婿兄弟止,皆是一派徹頭徹尾的西方派頭,但一到節骨眼,老派的保守風便露了尾----逼得明子也不得不形勢比人強地低了頭.

於是如此,這個場景成了此片的變調之紐,由此起,影片淡定輕鬆的基調即一轉直下越發渾重,直到片尾令人深嘆的終場.

 

    全站熱搜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