襁褓時候短暫地住過麻豆鄉下(總爺糖廠)....

印象中只模糊記得被母親用布帶繫在背後走著那曲蜒鄉路的片段記憶..

但意識無多的小小腦袋卻還鮮明殘留著...那時街頭巷尾收音機流淌著的文夏的歌聲...

如果我們這代鄉下小孩曾有過甚麼鄉愁,那些"黃昏的故鄉"的漪旎情調/迢遠回憶或即

是了......



可惜.....

長大了,方知這些深藏腦際的旋律全是東瀛來的膺品----也就是說,實則我們這代人是沒自己的歌的.



看NHK的節目,特別是紀念的節慶,看日本人把他們的歌曲,一個年代一個年代地搬出來......

大正幾年..昭和幾年...,東京世運時代..大阪博覽會時代...然後全國人在電視機前跟著齊唱.....那種全國族的共同記憶,跨越時空一一重現,別說曾親歷歲月波動的日人為之動容不已;像我們這類吸收過大量殖民養分/情感與旋律似曾相似的台灣人也不由自主會有股莫名的悸動.....

拿橋幸夫來說,他唱'中山七里''南海美少年'的那個時代,也正是東瀛由戰後的凋敝翻起,舉國重拾大國自信的關頭....我記得有回年終演唱會,鬢角已白的當年曾那麼青春煥發的歌者和全場激情站起的觀眾齊唱....

鏡頭掃過,中老年人,幾乎每個活過那段奮鬥歲月的人無不眼泛淚光?...

橋幸夫,從小聽父親一遍又一遍重覆著的歌聲,說實話,是要比周璇/白光那遙遠陌生的中土歌聲,更要像是家鄉的曲調....認同的矛盾,大概是我們這一輩最突兀之處吧.

黑白電視時期,曾存在過的'群星會''或閉O台灣這幾年來唯一有幸建立起''全國齊唱自己的歌''的契機,可惜印象中也都是唱些大陸的老歌....

勉強要說,劉家昌/左宏元或要發揮了更大的影響力.......

民國六十年間劉派/左派艷情多彩的歌風紅火滾滾的情狀,也蠻令人迴念的...



話又轉回來,我們的電視,好像很少像NHK一樣把流行歌與當代時勢/社會氛圍結合起來,認認真真的辦個懷舊大會吧?









    全站熱搜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