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時有位室友很是詼諧,每出一言即引得滿堂鬨笑.

可怪他平常又一臉莊重,不像專務搞笑之人...

因此得一結論即是:

嘻皮笑臉/終日嬉鬧者只能說是小丑,得要言不繁/一出必中,方稱幽默大師。

我這室友還有一絕活──取綽號。

各種千奇百怪的花名絕不雷同,更不落俗套──有時連被取笑的當事人知道了,雖氣得五竅生煙也仍暗暗稱奇/以為傳神....

於是乎每晚睡前,聽其每日一講花名實錄,不免是莞爾不已....

有日私下和他外出,好奇問他這些靈感是由此何來?

他卻半莊半諧地直說這豈是靈感,而是每日絞盡腦汁的苦幹成績!

可見連取個純屬戲謔的綽號,也未必簡單便捷,更何況想一大串連環計去坑人害人了.....



大約半年前曾看過司馬文武寫過一篇論小人的文章....

他說小人的特徵:是不僅特會記恨,而且是咬死不放/恨到極徹底;恨到超乎尋常/歲月綿長的異常程度.....

而不光是內心之恨,恨到極點之持久不退──尚還有行動上之付之實施,讓恨意直接化為殘酷破壞....

也就是說普通人的恨,是一時之忿,短期內自會抵銷,更少發諸殘酷報復

而小人則不然──恨至昏天黑地/恨到顛三倒四/恨到血光蔽空....史上屢見不鮮!



拿大中至正這檔事來說,可就有幾分這類味道了

這四字出自王陽明傳習錄:『處困養靜,精一之功,固已超入聖域,粹然大中之正之歸矣。』

證之以蔣介石之長年將王陽明掛在嘴邊(譬如將草山改成陽明山;國民黨史館號曰:『陽明書屋』)

其長年文膽及親信秦孝儀選出此四字確實是很妥貼的(馬屁)──雖說老蔣當不當得起,那得待以後史家論定了

讓我等歎為觀止地──倒是那夥大喊要斬斷大陸根緣的一撮人不知那來的神通一下子找出兩個亡國之君的年號....

一下子又去抄晚清太監的墓碑.....

總之是上窮碧落下黃泉地去張羅/去搆陷/去佈置各式各樣坑人的技倆....

在此也不想太政治化開罵那批建樹無功只花功夫搞怪作惡的爛人



簡單一句話就好像我那鄉下老媽的台語口頭禪:

『生雞蛋無?生雞屎一堆!』生雞屎也算另類的本事吧!



話又說回來,這李蓮英的墓前對聯也確是有高手操刀!

左右兩聯分別是:

『通幽向明昭天地』

『大中至正固千秋』



可證終是一生為惡,其人對己的評價亦是有所期望的。

當然這世上自必有無論主觀期望,和他人的評價俱是第一流的──

譬如大哲學家康德的墓誌銘:

『頭上的日月星辰及內心的道德法則,乃吾畢生敬謹時省的唯二信念』











    全站熱搜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