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林正樹最為人熟知的:應該是曾大舉攻佔國際市場"怪談"和"切腹"這兩部名作.

而名氣稍遜的"奪命劍"不僅不遑多讓----可能還是這三片中,結構謹嚴/最凝練厚重/最穿透人心的.

欲說明此片的不凡之處----首先得認識小林其人---他不僅是個死忠的和平主義者----而且是個超級硬頸的反對派;

一個寧死不退讓的REBEL.

在二戰前他就是旗幟鮮明的左翼鬥士---被徵召入伍後,他仍不懼壓力堅決抵抗....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事蹟:則是他峻拒升遷的幾次抗爭----以他是知名人士的樹大招風地位,居然公然抗拒軍規的強蠻抗爭即是其反骨的一例....

要知當時的中國派遣軍本部----是日本鷹派的大本營----處處與其大唱反調的後果可想而知.....

幸運的是,他不但扛住了軍部的如山壓力,也躲過了中日戰爭的隆隆炮火....

終於安返故土,也才能百般焠煉拍出了"人間之條件"這等反戰(也是他本人刻骨銘心的)巨作以及前述三部經典電影.



事實上,他的大部分作品大都沾有濃厚的左派色彩:控訴戰爭的罪惡/專制的為害/個人自由與尊嚴被剝奪等等...

他一以貫之的強烈主張且從未動搖(更不像市川昆於日本反戰氛圍最濃厚時,迎合潮流拍出如"野火"這等反戰大傑作,而以後則隨俗媚世每下愈況)



"切腹"和"奪命劍"抨擊的標的,不言可喻---當然是以古諷今----呈現幕府的腐敗與專制以及當時社會之泥固與教條的遺毒.....



德川幕府兩百六十年的統治,說得上真是鐵桶江山/匝得死透.

它統治的法門無他----就是一套嚴密無匹;將每個階層/每個大小百姓,全死綁在各自崗位的管理術.

一:在上層政治中,德川大幅整頓一統後的封建制度----表面上仍然維持各領主的高度自治權;實則劃分嫡系和旁系親疏之分----

幕府有各式嚴厲手段,專壓抑各領主的自主權及發展性-----簡單說:各領主除了能在自己地盤偶而能耀武揚威一番外,已經是動彈不得了.

(也唯有明瞭這個環節,也才能洞察"忠臣藏"那個倒霉的籓主之所以會有那麼悲慘的下場的底蘊---與其說是為奸臣所害,倒不如說:那是最高層的刻意迫害----藉細故翦除領主的陰謀.

也因為老百姓了然這---有苦難訴的悲憤---那四十七義士的故事也才會百年傳唱不絕,也才能博取這樣眾口一聲地強烈同情了)



二:在中下層社會中,德川將全體人民的階層身份完全凍結----地位及職業一概是世襲不可轉換的.

所有百姓的衣著/食物/房舍/婚姻/活動範圍.....鉅細靡遺---統統須依身分規定按禮行事-----也就是說生活大小事,政府絕對是處處插手/管得死透的!

幕府採用中國儒家"士農工商"的這套觀念,將士拔作前首.

但中國的士是文士,靠考試拔擢,是具流動性/不時遷移的.

日本的士則是武士,則完全世襲,不僅不流動----也永久固定在同一塊領地---一旦為士則子子孫孫註定是同一領主的附庸,伏首聽命好幾世代,故而身入其中不當奴才也難....

而日本封建制度的巧妙設計,正是引武士階層為其核心,靠它來宰制除貴族之外的所有下民.

因此且賦予種種特權:譬如唯武士能佩劍,其餘工農商是絕不可攜武器的.

武士凌駕所有下民之上,所以有特權可任取下民的財物,甚至隨意斬殺(無須理由,光有冒犯之意即乃罪名)

至於其餘公私領域,不用說---悉數有優先權:比如庶民須避讓行道;比如酒肆餐館如有武士入內,庶民是不可同往的.....

但這樣作威作福的一群----就像受命看管群羊的狗----主人要發起恨來,其境遇也未必比羊好上多少....

武士的俸祿----尤其是中下層---其實是很低的;他们又不許兼職(事實上也擺不起臉來外求)像黃昏清兵衛那樣糊些紙籠賺外快,不只丟臉,其實也是違法.

而武士更不能辭職更不用說轉業----最可能的風險是因撤籓而丟了頭銜/沒了薪水---那就成了浪士,只能像用心棒的三船敏郎一樣去當賭場或酒家的保鑣了.

但最大的危機是頂撞上級,或甚至違反籓主的意志----這便只有兩種終極選擇:一是保持武士尊嚴而死---被迫切腹.二是明正典刑:不僅公開處死,武士的繼承權也被剝奪了.

藤澤的蟬時雨和小林正樹的奪命劍都企圖衝撞這個議題;差別一個是委婉控訴,而後者則乾脆血淋淋抗鬥了.



奪命劍(西方譯名慣用SAMURAI REBELLION;但據說小林較傾向拿掉SAMURAI,只餘REBELLION--說這意涵較深..)

片子一開場,先以言簡意賅的試刀場面,交代當時武士職務的一般場景----由中隱約透露三船籓內第一劍士的身分,及他大受倚重的價值所在.

接著鏡頭轉回其家舍,道出他育有已屆婚齡之二子,及他本人乃入贅承繼家業----因而妻子極端強勢的現狀.

繼則籓主親信家老到訪,說出一件令三船極其為難的要求----原來籓主有令:欲替其長子婚配;對象則是因忤逆而遭斥退的籓主愛妃.

此議既突如其來,而內容又荒誕難解-----一時令三船無以回應,遂陷入一陣長考的沉思中.....

蓋,在封建制度中,主君親賜美姻固是空前榮寵---雖說將愛妃轉賜家臣是有幾分蹊蹺----若是一般只想著幫主君分憂解勞的功祿之徒或許已忙不迭應可.

但三船可不同---他想得深/也計慮的遠....

首先,他並不清楚主君愛妃是怎麼忤逆犯上?更不了解主君轉賜愛妃的心理動機?!

更何況---為何要挑中他家?!

而更重大的因素---他是個開明的父親,這等大事須徵求長子的同意----這裡面且還夾纏他本身難為人言的心理陰影....

三船的入贅就是受人擺佈的慘痛經驗----他不願一向貼心孝順的長子同蒙其害.

於是他一面探聽此中底故,一面徵詢家人意見----這過程中他逐漸傾向回絕主君的配婚.

原因是他已探得此妃善妒而且性情乖張----居然敢出手抓傷主君新歡甚至波及勸架的主君本人----此等惡女難成佳侶...

而該女既曾貴顯,諒必也無法適應家臣的卑微生活;更要命的是----此女已懷孕,她肚中正是主君的種!

這萬般種種...對其子確實太不公平---他何辜得接收主君的二手夫人以及主君的爛攤子貨?!



但事情的發展正如他先前預卜般並不樂觀----雖然他一再推辭,主君的意志仍執拗不變而且逼婚的壓力日益深沉

連他的強勢妻子及與她一鼻孔出氣的小兒子一來是為功祿/二來更怕的是懼禍----也連番施壓逼長子就範.....

於是在正反拉鋸間----反而是當事人的長子決定自我犧牲來卸除父親的如山壓力和母弟的無情推逼----主動答應了成婚.



新婦入門後---出乎三船意料之外----此女居然溫婉嫻雅,非常勝任賢妻良媳的角色----與長子更是出奇恩愛,絲毫無芥蒂於那橫亙其中的主君的兒子.

但就在此時,霹靂變故又起----原本健康的儲君忽亡----三船媳婦的新生兒頓時成了儲君的唯一人選!

於是原本被棄若無用的嬰兒馬上被急召入籓----母子立遭拆離這還不打緊----封建制度最陳腐最沒官僚的最沒人性的教條開始又放毒了....

籓主下令----儲君的母親如今身分有異,不得與家臣締婚,須即刻返回籓中----原配判離.



如此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蠻橫作風----不惟激起了三船長子的牛氣,也令一向沉穩/謀定而後動的三船冒了真火

他先是尋求同僚的奧援,再上廷議徵詢公論,發覺舉國滔滔他竟是孤立無援....

更令他喪氣的是,家族會議中,親族最畏憚的:竟是怕其連累全族而群起逼其讓步....

但最寒心的----則是其妻和次男不僅立刻劃清界線,且毫不容情地出賣了他.



三船原本並非決絕之人-----看他自己忍受一輩子糟糕透頂的婚姻;包容如此一位涼薄勢利的妻子而不多怨言即可意會....

但在這種態勢下他一方面是感動於長子夫婦的不離不棄;二方面也是義憤於這整個社會的不公不義....於是決心拔刀而起,

雖然心知肚明單槍匹馬對抗整個體制的下場是毫無勝算.......













    全站熱搜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