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福寺有人讚之曰乃京都楓名所之首.

但縱然名氣如此之盛,我只看過一部電影是以此寺當背景的.

那是"初秋",(近年來癡迷於改編名家小說的)原田真人拍的第一部井上靖小說改編電影.

原名"凍之樹"的短篇,據說是井上靖夫子自道的親身經歷;講一半百老人與其故友千金的忘年之戀.

東福寺的身影於此片中佔據巨大,可惜都是盛夏風情,要是挑在金秋時節,這片氛圍不知會瀲灩幾倍?
(不過若看過此寺秋楓盛況,當可意會欲在這個大旺季占地拍上幾月乃不可能)

松原長平(役所廣司飾)是與女兒相依多年的酒廠老板鰥夫;在女兒出閣的那一刻忽覺孤然一身,不免就思索起入老該如何勉渡殘生的這切身課題了.

心既旌動,於是乎,一連串事件如泥沙紛下,便演變出一場他始料未及的黃昏之戀...

役所事業一帆風順,日漸放手過著半退休生活,於是頻頻往返兩京,蒐羅珍寶古玩/過得很雅痞;也因而重逢了十餘年前少女期曾寄居其家的vaco(中越典子飾).

vaco的個性與出身很是出人意表;她與其父反目而出走數年,靠在時尚酒吧賣色相掙生活,夜晚是塗龐克妝/穿比基尼,於酒巴通宵達旦地於肆應各式酒客的特種行業女子;
白天則攸忽一變,成了穿梭於古藝坊與文人雅客對語論藝的古雅仕女;寄宿在東福寺過著如古人化身的隱士生活;得空就織布彈琴/傳承京都古藝.

她纏上松原,不容其推拒的理由居然是:『她都能與七八百年的古寺怡然相處了----你才年近花甲何足道哉?!』

妙矣!!


片中有一幕,是vaco於東福寺主持了一個電影講座;選播的兩段戲中戲正是小津安二郎《晚春》一片中父女於女兒出閣前最後一回京都旅行的場景:先是父女同觀了一場能劇;
繼之, 再跳到尾幕父女於古剎石道默默走著,女兒忽然走離父親身側,看似要分別,卻又隔得老遠與父親亦步亦趨的那經典的場景.

哎呀,看得我心領神會,會偏喜"初秋"這片子,或許是此片的既濃又輕/雖綺而素/乍看若無雜質卻又泛滿了異色禁忌的氣息,但導演也愛我愛的這些老片片段,或許更迷人!

    全站熱搜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