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0-1960好萊塢黃金期明星照簡史:談其淵源與技術特徵》part.1

好萊塢明星照攝影師是個罕異族群。

身處以“活動影像”為事業核心的片廠,其人卻以“定照”為生。

而且不同於其他工作團隊是各成群組,數十、上百人集體作業。明星照攝影師是個體行動,單打獨鬥;也很少與好萊塢百年影史直接聯結。

概括而言,在八大片廠淪為陳跡之後,他們本有可能如米高梅廠拆屋時被尋得的那幾十萬張底片的下場一般,堆聚著厚厚塵灰/遺落在歷史的無名角落邊。
但,幸好七○年代後有一群熱情的學者追蹤調查,才完整重構了好萊塢中砲製明星照之攝影師的四十三人史冊。
從而,才能於半世紀後:garbo/hepburn/bergman/taylor等銀幕女神那驚心動魄之美照令人歎為觀止之對外披露的同時,還能牽著歷史的脈絡,找到那拍照的源頭。

這其中,於上世紀末聲名越發顯赫的一個名字正是george hurrel:以拍joan crawford和norma shearer成名。

略次的,則有拍garbo的clarence sinclair bull以及唯一女流ruth harriet louise等等。

這些明星照攝影師工作的共同特徵,雖然都是致力於肖像照,但卻是窮首皓經於製造最特別的品種:

第一.這類肖像照,意不在呈現真實,而是反過來,無所不用其極地製造幻像。
第二.他們不是拍人;而是拍一群戴著炫目光環,極力散播:愛、誘惑、魅力、奢華及完美的神祇。
第三.在照片中你絕找不出任何凡人的痕跡,肌膚上沒有斑點、瘤疣、皺紋及傷疤.更看不到禿頭、缺牙、近視、老花等歲月的遺跡,平滑無瑕的程度,有時連毛細孔都無以探見.....

由於神祇乃永生不朽的,所以他們的肌膚理所當然,該像大理石;或是透著光澤的石膏像。
也就是說這些明星照,即是於相紙上,活生生地蘊釀了一團美國夢的美好象徵。

它就是聖像或圖騰,是被用來歌頌、膜拜,乃至於當作寶物,珍而藏之的。

而驗證於好萊塢的片廠史,這類明星照的魅力的確也在好萊塢推向全球時的行銷戰中,發揮了摧枯拉朽的無比威力。
故而於今日不管純欣賞,或以之當作與電影文本相存參的附件,稍加研究其來源去脈,亦屬有興味的課題了。

    全站熱搜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