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男兒與YAKUZA電影──談高倉健的特殊魅力。



《一.YAKUZA電影》

日語中"義士、游俠、任俠、劍客"都統稱為"YAKUZA"。

此地簡而便之/常逕稱這類東洋電影為黑幫片;但論其出源及本質──和好萊塢通稱的黑幫或我國的黑社會片可不太雷同。

比較精確的定義:應以『游俠電影』或『任俠電影』另予定位──方能略品其況味!



蓋所有幫會的起源幾乎雷同,是各行各業的同人,為求自保而結盟的小組織,以冀相互聲援或維護本行利益,但行之日久即衍變成托辣斯形態,在江湖中盤剝取利/漁肉鄉民──通稱之綠林或是黑社會。

而日本自幕府以來,納士農為體制核心,視工商產業如贅物──一向壓制工商百業不遺餘力。

於是在各大城市區承作買賣的商人──尤其是小店家,為求自保就各自成立結盟的小組織,以冀呼應和互助──基本上即形成日本幫會之雛型。



東洋任俠電影和中土的武俠電影,很微妙地形成一種既同且異的對照軌跡──即雙方都以"江湖"的背景架構,承載了劇中人物的浮沉起落...

但任俠電影復古的精神與質地卻勿寧顯得更純粹與單向....

──也就是說,任俠電影很強調日本舊式幫會的原始道德觀──幫會幹部存活的唯一功用:即在某種蟄伏的/終極的防禦功能──

就有點像人體中的白血球──是在病菌入侵時噬滅或甚至與病菌同歸於盡的終極工具;

──所以YAKUZA電影中任俠的行為會如此狂暴至壯烈的程度

──是有幾分歷史的淵源的....



故而任俠電影的主角和美國黑幫電影的歹角本質上有所不同;和港台黑社會片也有明顯文化差異.....



也因此,東洋任俠電影中的主角:不管是早期的小林旭、石原裕次郎或本文主題的高倉健。

在傳統定義上是偏向英雄的同義辭──是無須刻意營造,即先驗式/無條件地受電影觀眾的認同的──這點和中西電影絕不相類....



《二."九州男兒"》

"九州男兒"日語的讀法"KYU SYU DAN ZI"唸來鏗鏘有聲/不同凡響.

實際上也是個不太尋常的形容字眼;在日本這是獨有的名辭──形容男子氣概的唯一冠冕。

也就是說:縱算東京大阪這類歷史悠遠的地區,也不會有人胡亂冠上東京男兒、大阪男兒這類稱號。

總之,"九州男兒"因此成了東洋獨有的印記──在日本一提起這字眼,人们便會用敬重的眼光認真打量

因為其意涵即代表了堅強、忍耐、吃苦、義氣、粗獷....



認真追究這號兒的歷史淵源:

"九州男兒"原先是九州煤礦工人的代號。

(如果各位看過約翰福特的"翡翠谷"一片)當知煤礦工人的勞動強度是百業之最,其艱難危險程度非一般所能想像....

礦工無日無夜/分班輪值於地下五百至一千公尺的礦坑作業──空氣稀薄、昏闇酷熱、煤灰蔽面、不斷揮舞手上尖鏟的刻苦形象....

若無過人耐力與意志,和強健體魄──是根本幹不了這職業。



十九世紀中葉,九州發掘了唐津、筑豐等數個大煤田,因而成了重工業基地。九州煤礦工人的歷史形象從此就與九州男兒的雄豪氣魄掛了鉤。

高倉健出身於九州福岡縣,又風雲際會地主演了一系列『網走番外地』『牡丹獅子』等任俠經典系列電影,遂理所當然地接收了這當之無愧的九州男兒封號。

從而比石原小林這些關東都會子更顯粗獷味了

不過高倉之攀登巔峰,仍要由他接演佐藤純彌、山田洋次、降旗康男諸導名片,在鐵漢刻板形象上大把澆灌人文氣息方脫胎換骨...

(尤其是由佐藤的『追捕』以來,『新幹線大爆破』『幸福的黃手帕』『遠山的呼喚』『夜叉』『冬之華』『驛』與『鐵道員』這幾個重要轉折)



《三."沉默的魅力"》

山田洋次在評論高倉的演技時特別歎服他的雙眸,認為:『他的眼裡有種特別魔力....默默無語中傳遞著七情六慾。』

高倉在影片裡基本是寡言的,他把所有言語想表達的感受,都濃縮至他那風霜幽遠的臉──有時更只見眼神閃動而情在不言中。

不說話,意謂他絕不為己身辯解;也不會對外界是非干妄猜疑。這樣的男子勢必是寬容能讓,而又剛強不移。

也就是說男人之魅力由內向外透──於一片闇幽中更顯璦璦含光。



高倉自己也這麼說:

『人的價值就在拼命開拓自己的前途──無論是男是女,如果一昧喋喋不休/強辭奪理都是不足取的。我覺得默默走自己之路,才是最美好的人。』

但高倉這表裏如一的、在影藝生涯裡為人津津樂道的──這沉默如金的性格,倒也非與生俱來...

這說來話長,下回待續。

    全站熱搜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