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部以漫天風雪之北海道為舞台的(與其說是警匪片,倒不如說是文藝襯底)的抒情電影。

(片子開頭:以快鏡蒙太奇交待他一連串槍訓場景、並連結他在大雪紛飛中沉默送別愛妻及稚子的淒清畫面,即鮮明閃熠著降旗式之冷冽而激揚/節奏颯爽之早期風格)



男主角三上英次是沉默寡語/多情重義的刑事警官。

他因槍法神準而入選蒙特婁奧運的射擊國手,但也因此在為國爭光的沉重壓力下,不堪負荷地導致了婚姻的破裂.....

繼則,其知交兼教練相場警官在與英次執勤時,被某通緝犯突擊致死──英次自覺未盡翼護之責的內疚,更添火加油,令其初萌了掛職的念頭....

幾年過後,他在蒙特婁無功而返;追緝多年的殺友兇手更始終毫無下落──他追蹤到北海道荒原,卻又發生了另一樁同僚遭襲案件....

──於是心灰意懶的英次咬定辭職之初衷,決心遠離這令他愛憾交加的警界生涯....



這時年屆殘冬,他懷著沉重心思返鄉過年──途中不免是思緒翻湧───腦海裡盡是過去幾年裡驚心動魄/憂患不斷的難忘記憶.....



這其中受創最深的:當是回憶起英次與深愛的妻兒生別的慘景──她難忍鎮日提心吊膽的折磨;他則困於追索罪犯的嚴重焦慮和身為國手的自覺難以負荷.....

遂在兩人猶自眷戀難捨的情狀下,演出了於驛站上淚眼揮別的淒情畫面.....



另一重大創傷則是憶起他與恩師長官並肩作戰──戮力國手集訓的點點滴滴──感銘長官於公於私的種種照料,卻又在須臾間目擊其死於槍下,而自己則眼睜睜任兇手逃逸....



而他在刑警生涯中累積的咎負───譬如某回在處理銀行綁人質事件,因事出倉猝不得不槍斃銀行搶犯的往事....

──那夜,兇手母親驚聞惡耗的驚慄哀嚎及怒責警察是兇手的厲吼──於暗夜中迴盪浮湧....至此一再成英次夢魘...



至於在偵辦增毛區強暴殺人案時,親睹兇手與其妹──那雖是亂倫卻情深意重/甚於常人的詭異糾結.....更勾起英次本人對其妹之異樣疼愛的聯想。



而在返途中,英次也有一次偶遇──他胸中雖盤桓著辭職念頭,但猶自念念不忘緝兇之形警本分......

於是乎,在等渡輪接駁的空檔,似乎一瞥及兇手的身影,遂追躡而出並偶然為某女子的形影所吸引......



兇手乍現又隱───而渡輪因冰封而停駛,英次不得不留宿港畔,於是為求一膳而在居酒屋內又重逢了他白日驚鴻一瞥的女子──桐子。

桐子是居酒屋的老板娘──因獨身索居,在這年終殘景仍開門營業,無非冀來客能略解寂寥.....

英次進了門,話語仍是沉寂,但感受到了桐子那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孤單,不免就話短情長地道起了殘冬即景的沉重感懷‧



...餐廳的小電視此時依稀響著紅白歌合戰的歌聲,這是東洋人的年終團聚節目。

原本應是溫馨的氛圍,但落在這孤客對坐的場合,卻未免透著一絲寒摻的滋味.....

這時八代亞紀的“舟歌”一曲娓娓傳來───只見臉上一片寂寥的女掌櫃,頓時宛若深雲中透出一縷陽光般一聲長嘆:『哦,這是我最愛的歌喲!』

桐子解凍的面容怔怔地望著英次,一面不由自主地隨著輕哼了起來....

或許是長年寂寞,或許是她那須庾間的真情流露感動了彼此──於是在等待開船的數日內,兩人遂迅速由生客成了貼近的情侶。



不過這畢竟是萍水相逢──英次並不一廂情願認定兩人是否有終局──於是船期重開後他仍依原計畫返回故里。

一面籌思於辭呈上遞前該如何了結未完之任務───其中之首要,當然是擒獲殺長官之兇手!



在故鄉的年假裡,英次難得暢享了為親情與鄉景所圍繞的靜謐;和弟妹交換了久別重溫的共感....

最動人的一幕:則是其弟在入睡前輕叩其門告知其妻兒近況的場景,隨即連結了隔晨英次於滑雪場憶起以往天倫之樂的聯想....

──在片子開頭的驛站離別一幕,仍牙牙學語/渾然不覺父母變異的幼童如今已於晃眼間長成高中生───而原本最親的一家人如今卻天各一方音訊不聞.....



英次弟弟小心翼翼的說道:『嫂子仍未再婚,我去看過義高了,她們住在東京....電話號碼在紙上...拿著,大嫂說不介意你打去』....



(降旗一向擅長不落痕跡地刻畫劇中人物生活細節中的糾結情緒.....此處則是神采乍現──相信曾經歷過離婚時妻別子離之痛者必心有戚戚焉)



年假結束後,英次仍借道增毛港返任,而卜下船就看到桐子正等在港畔──這回算彼此真正認定了相互間的歸屬。

但仍有一道陰影橫亙在前──那就是英次下意識所察覺的桐子曾有過男友的干擾.....

而這個懷疑,在英次屢屢發覺桐子屋中有人,而她神色有異後有了證實!

但萬萬沒想到的是:桐子的前男友卻竟然是他苦尋多年的殺友之兇──於是最後的決裂遂無可避免──

就在某晚,英次不告而入桐子住所,而一陌生大漢閃躲不及下倉惶掏槍──桐子雖急急攔阻/尖叫不可....

但太遲了....英次迅速回擊──漢子遂仆地而亡!



在警笛急響聲中,英次目送桐子以兇案關係人身份被押送上警車──她則回以冷漠的眼神.....



事已至此,英次胸中生起一股寒流──心知肚明她和桐子的情緣已至盡頭;腳步一轉,遂默默踏上了白雪紛飛的歸途....



























 

    全站熱搜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