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2)



『錦繡大地』電影情節是環繞著爭奪水源的兩大家族──特利爾(TERRILL)與漢勒許(HANNESSEY)──的多年恩怨迂迴展開.....

特利爾少校是對陣兩方中,占盡社經優勢的世家豪門,表面上斯文溫雅;又是即將與男主角締緣的親家,按西部片俗規,觀眾理所當然心傾此方....

但隨情節急轉如下,邪惡分野之界限卻逐漸偏移.....

漢勒許則是僻居邊郊,看似乖戾蠻橫的漢子───他在峽谷內圈地自雄,卻放任其長子橫行鄉里/四處惹事生非───令觀眾在第一時間遂有刻板印象:謂其為片中的壞蛋一方。

但事態逐漸進展,其人面貌亦日漸磊朗,不免頓然發現正邪互易───

看似正派的特利爾───人前人後是極盡陰鷙與卑鄙之能事;而粗魯的山夫則反而磊落大度、出人意表了....



特利爾與漢勒許爭鬥的核心乃兩方牧場緊鄰的一方綠洲河地──此地乃承繼祖業的女老師(珍西蒙絲所飾的)茱麗所有。

她秉祖訓──在兩方中力求中立───公平地提供雙方自由飲用,如此,多年間倒也暫且保持了片段的和平....

但北方客詹姆士麥凱(葛萊哥雷畢克飾演的),以乘龍快婿的姿態初登此地,卻無意間打破了這僵持的平衡。



麥凱是闖蕩四海後退休的船長,他在北方某城市邂逅了赴此遠遊的特利爾少校的千金(卡洛貝克所飾):珮西,並迅速締婚。

此番則正是為迎親而來......

但他可能對當地緊繃的情勢未有心理準備───甫出車站即遭漢勒許長子諸流氓的一陣戲耍───見慣場面的麥凱渾不在意於這鄉夫的小小頑笑見面儀,

而他盛氣凌人的未婚妻可咽不下這口氣───更難以諒解麥凱處處退讓之軟弱───於是乎挾辱向其父告狀,令此小小爭端遂此滾成無可收拾....



特利爾少校本來就對其女訂親之先斬後奏有所不滿;對女婿的城市佬背景更是不盡恰意───

聽完女兒的抱怨,當即生出對麥凱人格之蔑視.....

總之,當麥凱與岳丈初會,很明顯地即嗅著了某種冷淡疑慮的氣氛....



而在冷眼以觀的勒雷班底群裡,強烈射來敵意的,則更有特雷家的二把手───牧場領班史帝夫.李區(卻爾登希斯頓)。

李區在牧場寄居多年,一直自恃會是特雷的女婿及接班人───對麥凱的突然出現並奪走一切,自是無比嫉恨。

故而與麥凱處處找碴、每生挑釁───這其中包括數度當眾單挑及唆使麥凱試騎那無人敢碰之烈馬等等....

(這細節十足有趣,在此不多詳述,請看倌另參之。)



如前所述,特利爾深恨其仇家──正愁找不到題目好大鬧一番───而女婿受辱正好是個絕佳好藉口。

於是,隔日即明火執仗/兵馬齊出,前去漢勒許地盤尋仇.....



特利爾其人之可鄙,則更可由其不僅不宣而戰,而且專挑對方精壯盡出的空檔,對其妻小橫行霸道之情狀盡見一斑.....



總之,一伙人趁漢勒許男丁外出之際,槍火齊出、盡情搗毀───大大逞了番惡氣後....

隨即又廣開華宴舉辦了麥凱與珮西的定親舞會。

這時特利爾的死對頭───漢勒許卻選在這喜氣洋洋的當頭/在貴賓雲集中現了身!

他單槍匹馬闖入敵營,以旁若無人的氣概當堂向特利爾叫陣──既不屑於這向來以眾凌弱之莊主的偽善與卑鄙;

更料定特利爾絕不敢輕舉妄動後───以著猛獸緊盯眾獵物的凌厲氣勢───高聲放話,謂:『特利爾若再有蠢動,定讓其有去無回!!』後,遂從容遁去。



初睹此片者相信少有人不對此幕深為動容───武俠小說慣有各類絕世高手驚世駭俗的出場(譬如:『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文字化為映象───演漢勒許的BURL IVES震慑全場的威勢演出或正是如此了....



錦繡大地當年挾第一賣座巨片的聲勢扣關奧斯卡,卻跌破一堆眼鏡地只提名了兩個獎。

不只大熱門的惠勒和畢克中箭落馬──連攝影名家FRANZ PLANER───這拍出西部片史上空前未有恢宏景觀(名符其實"BIG COUNTRY")亦不失詩意跌宕的殿堂大師也不免落空...

而配樂JEROME MOROSS所做之悠揚旋律(傳唱至今──可能更是西部片史最廣為人知的曲子)也在決選時敗陣下來.....

此中惟IVES毫無異議的壓倒性勝出───可見他在片中的演出有多扣人心弦了!



附帶一提,那年奧斯卡的大贏家乃『金粉世界』(GIGI);同梯的輸家還有希區考克和堪稱經典之最的『迷魂記』;

故而『錦繡大地』輸得一敗塗地,只能說是為奧斯卡再加註一平庸記號而已。



















    全站熱搜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