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不釋手地看完藤澤三本小説------只能說山田的電影詮釋只是差強人意而已......

對山田取其短篇而大肆渲染(或大肆嬉笑---譬如"黃:片中山田胡搞的武士軍訓戲)更是不以為然-----"黃"與"隱"片固然都不太理想---尤以後者可稱拙劣.(山田且套用了幾乎同出一格的起承轉合手法---不惟匠氣,且全然抹煞了藤澤短篇慣具的餘韻邈邈況味)



藤澤的小說當然還是長篇見長,他的"蟬時雨"要能有上一代大師如小林正樹這類左翼鬥士來詮釋當然是最理想-----去年那部新片把它當偶像劇拍----不僅五色光鮮(藤澤作品理當如龍安寺之枯山水中庭---越淡雅越富意趣)而且全然落力於戀愛情節上;完全忽略了藤澤刻意著墨籓鎮專制大背景,以襯托低層武士被宰制於最底層的真正用意-------因而"蟬時雨"最終章-----那表面上雲淡風輕/卻繫絆了一生鬱結之幽會戲的動人力道就耗弱無存了.....



對山田挑這三個短篇我也有幾分不解------這三篇都不算藤澤短篇裡的上好作-----我認為最好的一篇是講兩個劍士因一名女子所沿伸的兩代恩怨;將武士的義理詮釋的極其透徹....而情節之迂迴/結局之壯烈;使這短篇儼然有長篇之萬鈞力道.



最近電影看得多-----老愛拿不同角度的電影互相比對-----譬如小林正樹的"切腹"和"奪情劍"和藤澤的小説互相參照,同時也拿來稱稱山田改編作的斤兩-----不太滿意---或許也是必然的.











    全站熱搜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