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日片'驛'談東洋硬漢高倉健,以及八代亞紀名曲''舟歌''





十幾年前的亞太影展最佳影片"驛"---可能是大多數台灣影迷初識高倉健的起點,但那已是七O年代---略嫌久遠的歷史,不知大家還有印象無?< >

該片導演降旗康男或許也有不少人偏愛;對我而言,他正是那類格局不太閎闊;但縱然是小山小水----卻也經營得晶瑩剔透/自成一片好風景的風格家.< >

譬如''冬之華''/''驛''...及近作''鐵道員'',雖然偶露匠氣手痕,但動人筆觸依然隨處可尋......< >

他電影之動人處:一.在其黑幫片/江湖記事所流露的義氣與鄉愁混揉的況味.< >

二.在庶民題材著意精煉的抒情風.<>



且舉幾個場景:<>

"冬之華"中,高倉健於酒吧裡遭仇家黑幫圍殺,高倉雖明知酒吧外已殺陣密佈仍執意單刀赴會-----不求援也不亟逃生----意態從容地----飲著手中杯酒,候敵殺入......就像個深悉自身黑道宿命的頑強鬥士,毫無退縮.....只待厄運降臨時---推開木門,衝入風暴圈作最後一回的搏殺.......< >

高倉健註冊商標式---凝重而沉靜如山的表情,於這當兒所能呈現的神采,可說高倉式表演的最淋漓動人處......< >

然後呢?編導安排了一個個神采畢現的轉折......高倉脫幫前的諸同僚,於此時不約而同地一一突圍進入酒吧-----交會了一抹義氣的眼神,眾人紛紛在高倉身畔落坐....隨即一列鐵漢不發一語共喝著悶酒....< >

絲毫無視窗外風雷待發的騷亂.....< >





看過那麼多黑幫電影,這是少見的一部將幫會械鬥描寫得如此緊窒傳神;而''兄弟仁義''生死以共的一番際會,烘托得最迴腸盪氣的一番觀影經驗.< >

再如''驛''片中,則是後者的另外一個模式----這是描寫高倉於遭逢奧運失利(他是射擊國手)和緝兇未成(警界同僚因其疏忽而殉職)之巨大壓力而別妻離子後,年年除夕皆孤身搭船返鄉.....< >

某回,因風雪交加孤港冰封,他這唯一的外鄉客只好落腳在海濱客舍,成了年終無處可歸的游人.< >

倍賞千惠子所飾的居酒屋失婚老闆娘,剛好也是對座無語/空門以待....< >

於殘年風雪中迎入他這唯一的食客,不免是既寂寞又感慰藉.......< >



於是絮語紛紛.....成了寒夜中共解孤岑的一對同病相憐人.....< >

兩人先是閒閒互問由來.....接著則是逐漸話聲寥落....兩人各自咀嚼著年節中眾歡而獨寂的苦澀....< >

這時,小電視上忽地傳來紅白歌合戰裏一陣八代亞紀淒惻的歌聲''舟歌''.......< >

倍賞千惠子轉身一聲低呼:''呦!這是我最愛聽的歌.......< >

隨即愁臉低伏,雙眼迷離地融入了這於深夜中低吟.....絞揉著鄉愁與哀傷的歌聲.< >

一貫嫻柔形象的倍賞,於懷抱憧憬但又絕困於此刻之孤單的複雜情緒中,柔伏的姿勢固然煥發出一股美麗與哀愁的魅力...< >

而沉默寡言正一口口喝著清酒的高倉---那沉毅/深思/痛苦內化成滿臉風霜的表情,則恰好互相輝映,烘托了一個隱微卻深切動人的心弦交鳴的場景......< >

此時倍賞淚光盈瑩,而高倉一張不動聲色的硬漢臉下卻也連番波動....< >

靠了這意味深遠的一幕的催化----於是這倆人於隔年的相會,即打破隔閡互有往來了.< >



降旗這幾年更顯圓融,比如''鐵道員''幾乎看不到他往年所在皆有的銳利的痕跡....< >

是好是壞很難說,但我倒是蠻想再看到那他註冊商標式的...於滿天硝煙中偶而現出的那一小方澄碧的.< >















    全站熱搜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