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聽冷雨---看金基德''漂流慾室''有感

上週五,寒冬加冷雨,凍得一清晨早沒了上班的心情,索性躲入被褥一古腦消化積久未看的一堆dvd-----這一天四肢不動地連續看了五部影片;印象最深的是金基德的早期佳作''漂流慾室''(英文名"ISLE"似乎更切題些---''孤島'')-----描述一個於湖畔靠出租船屋慘澹維生的孤女的淒冷影片----透過大投影幕的影像渲染,這一個既寫實又有深刻寓意的fantasy,看完後真有股透入脊髓的冰涼----就好像此時窗框外一陣陣透入的刺骨冬寒和滴個不停的鬱雨-----生活裡偶而的孤冷,和片中那個遙遠/濕冷/詭譎的湖畔異世界就好像偶而交叉的一種共鳴與同調----戚戚然心有同感.....



以往從未聽過金基德這個名字----直到在誠品看到該處居然是以專區整櫃展示,才算偶有認識;而連續看了''春去春又來''和這片-----印象的確深刻---金基德營造的那方孤絕世界(剛好都是湖畔)確實有其意境和哲思----難怪近年來聲名鳩起了...



我在大二曾選過楊念慈(黑牛與白蛇作者)的"中文小說賞析"一課----他說的一段話挺傳神-----''寫實就是貼近想像的真實,而非現實中的真實'';他舉例,現實的真實太平常,因而不具紀錄的價值;而太聳動的現實又太離奇,缺乏普遍的說服力----譬如偶而跌了一跤卻重創致死並不罕見,由高樓躍下居然沒事也常上報端,但拿這些極端例子寫入戲劇中必定顯得過於蹊蹺----所以最高明的寫實應該是以接近想像的真實,而不脫離合理的兩極,為發端.....



金基德的''漂流慾室'',我說他既寫實同時又是個寓意的fantasy正是此理.

像片中那荒郊僻壤的湖邊船屋,是很可能有不少弱勢族群,以同樣卑微的謀生方式慘澹過日-----但金選擇了一個冷艷似夜叉/偏執若厲鬼的不語女子作卡司,再極度放大幽微生活的異常情慾與悽苦,那種強烈的戲劇性就勃勃然湧出-----加上金基德對意象與映像精準結合-----譬如濕雨與交媾;魚勾所連結的多重創傷與隱喻-----都是他最厲害的撒手鐗.....





    全站熱搜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