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80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證件照標準拍法

證件照是最常見的人像攝影方式,基本要求在真實呈現入鏡者的容貌.

但如今市面證件照為求美,都積心處慮讓面容盡可能討喜,於是普遍面部光影趨於扁平,加之又過度修圖,於是證照與本人差距遠矣!

但證件照的審核愈發嚴格,太離譜的所謂“最美證件照”審核不過的風險因此有之。

當然,人人愛美,既有"最美證件照"的需求,也說明一般人對證件照美感自有講究.

那麽,如何於中取得適當平衡?

我覺得是可由拍照時的漂亮光影為基礎,佐以良好衣裝及妝容,當可得富美感的證照又不失真.

《一.打光:》

人像攝影所用的光法其實全由西方繪畫經典演變而來,其中“林布蘭光法”最具影響.

基本法則是:在人物臉部形成一個三角型的光斑,故也稱作三角光。

這種方法能夠清楚有力地再現面部骨骼結構和鼻子形狀,產生立體、戲劇的效果。

【林布蘭燈法:】
主燈(A)放置在被攝者左邊或右邊45°,通過光比產生立體效果

輔燈(B)緊靠相機放置的產生正面光,消除或減少主光燈的陰影,輔光靠近照相機,燈影映入眼眸會形成1個炯炯有神的眼神光,確保令雙瞳成焦點.


髮燈(C)位於被攝者頭頂後側,產生輪廓光來增加真實感,表現髮絲、毛孔、織紋的立體感及質地;架燈時最好加上蜂巢片以防光線吃入鏡頭產生霧光(halo).


背景燈(D)位於被攝者背後,消除主、輔光陰影,使背景吃光後形成自然漸變,增加層次感

以上是燈光的組合及其光效原理,具體到拍攝中,基本步驟如下:

1、打開主光燈(A),並調節其角度,使三角光投在被攝者臉部的暗側。

2、打開正面的輔光燈(B),直接對著被攝者臉部的亮側。它能照亮被攝者的整體面部並增加深度。如果被
攝者戴著眼鏡,可以通過調整輔光燈的角度,避開眼鏡片反光。

3、調整輔光燈光強來控制的主輔光比,男士光比2:1,女士光比3:2為佳。

4、加入髮光燈(C)以及背景燈(D)。

5、接下來就是測光及選擇相機的光圈與快門組合。

6、最後檢查一下背景,看一下髮燈是否會在背景上留下亮點及在相機鏡頭中引起暈光。

在拍攝時,註意相機高度應位於被攝者視線水平線上,這樣拍出的姿勢更自然。

【相機設定:】

 光圈:f8-f11(鏡頭最佳成像)
 快門速度:1/125 (即低於閃光同步速度一檔的安全快門速度,另一個好處是可蓋過現場光的光度,以避其對主光的影響.)
 色溫:5400K  (與閃光燈色溫同)
 相機之色彩空間設定:SRGB

 【後期修圖:】
 為求證件照至臻完善,適度的圖像處理是有必要,但是一定要保留人像本色,還原自然、勿過度失真。

 以林布蘭燈光拍出的照片,其基本特性是:眼神明亮,鼻梁挺拔,臉型也顯瘦,可補救東方人五官扁平的弱點。

故而後期修飾時,只需要處理較大瑕疵,如亂髮絲和皮膚缺陷就可,切忌過度磨皮,會令臉部呈塑膠感極不真實。

  【補充】:攝影師與入鏡者之溝通:
拍攝時,千萬別說“看鏡頭、不要動、不眨眼、笑一笑!”之類廢話,拍過證件照的都知,這些語詞只會增添緊張!

友善、鼓勵及肯定語更易讓人放鬆、表現自信,攝影師可以和被攝者聊天,讓人放鬆並引出最自然的微笑.

這一點在證件照拍攝中的重要程度,甚至超過了所有的拍攝技法。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儷人行》(Two for the Road)由史丹利杜南(甜姐兒/萬花嬉春/謎中謎)執導,奧黛麗·赫本和亞伯·芬尼主演。

影片講述陷入婚姻危機的建築師夫妻駕車環遊法國的某段旅程,於意外頻出的旅途中各自回憶起他們悲喜交集的十二年婚姻生活.

《儷人行》當年(1967)上映時迴響冷落,一來是因此片的歐洲小片格局,缺好萊塢大片賣相;二來拍法太前衛,用當時極其罕見的意識流手法,既少了好萊塢影片慣有的節奏和高潮,也乏吸睛噱頭。

但經半世紀時光掏洗,《儷人行》的恒久價值益發閃爍發光,已被公認乃赫本藝術成就最高前三甲。

總之,這部愛情小品流利酣暢如同極品散文,敘說方式靈活如行雲流水,倒敘插敘的交叉運用,起到奇妙的賦比興效果,攝影和配樂格調優雅/渾然天成,加上赫本及芬尼最自然本色的一流表演,
將一個講婚姻:由甜蜜纏綿到末了終感疲累煩厭的過程鋪陳地絲絲入扣;而故事發生地的法國鄉村風景如畫,配上亨利曼西尼那首輕快的"two for the road"主題曲更是畫龍點睛,完全襯出此片的羅曼蒂克風味.
(我個人將之封為赫本片第一浪漫片)

杜南導演及編劇弗雷德里克·拉菲爾兩人雖然都是是美國人卻偏愛旅居歐洲生活,而50 年代初期歐洲電影顛覆傳統的拍攝手法(鏡頭的快速變焦移動,外景拍攝等)對其影響頗大,
因此該片在創作上也結合了歐洲電影的拍攝手法,故事延展並沒按正常線性時間順序,而是大量倒敘鏡頭的意識流,形成時空交錯的感覺。

電影多少帶點實驗性質,活潑中又略帶沉肅,呈現既非好萊塢調調,也非純歐洲電影的特殊氣質。
  
導演結合自己每年夏天和老婆一起騎摩托車環遊法國的經驗,在電影探討了愛情、婚姻每個階段的狀態和問題。

他說:影片之所以使用一種隱晦的敘述結構,其意在表現兩位主角一直沈浸在回憶當中,時序不穩就如同這對夫妻情緒的波動一樣...

因為手法委實太前衛,於半世紀後的今日觀來也多少會有五花撩亂之感,但略排除前段的稍不適應,入中段後便漸入佳境(其實故事不同的時間段,從演員的服裝、髮型、不同車子等細節依舊層次分明)。

順便鋪個八卦,赫本當時與一任夫已瀕離婚邊緣,故而簡直如假包換地將其自身的對婚途的挫敗感全發洩於戲路中(據說與芬尼也頗有曖昧);全來演來無比逼真自是其來有自...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妖貓傳》:令陳凱歌翻身之作?別鬧了!

陳凱歌新作,《妖貓傳》,轟轟烈烈上了,票房還不壞(預估可破五億人民幣),遠超他二十年來憋壞了的行情。

接著,此片本月又移師東瀛,倘估計無誤,接下來的幾個月,此片捲起的唐代風情會於中日兩地掀起不少聲浪.

《妖貓傳》據說花費超過十億台幣(亦有說是十六億台幣),連籌備到完成共耗了七年,還全部實景建了襄陽唐城;其勢在必得狀,難怪有好事者宣稱此片絕對是陳凱歌的翻身之作!

真是如此嗎?

說實話,自從陳凱歌於"無極"上演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後,連環產出罵片,想脫離這惡循環,還真無望!

看完觀感如下:

1、結構混亂,《妖貓傳》不像一部完整的電影,更像是三個氛圍各異之不同故事的拼合。

甲:開篇先來一個懸疑劇,主角分別是:一個於皇宮自由來去/滿口臭屁的小官兼詩人(白居易);一個始終露著詭譎微笑的異國和尚(空海);以及一隻愛挑食/到處作祟的黑貓(妖貓)。

和尚與詩人在皇城內外不斷竄走,所到之處到處死人,不管是皇帝/皇子,還是妓女/民婦/禁軍衛士,總之,說是為探案卻腳步所及之處,死亡騷亂跟著到...

妖貓則到處出草,魅影一現,免不了死人,沒死人就吃魚或找生人附身。

乙:電影中段,氣氛一變,忽然轉成東洋風純愛連續劇,主角又換人,分別是:一個讓皇帝小老婆絕色給迷瘋了的日本人(倍麻呂).
和一個說是皇帝欲將愛妃美色與全民共享,於是在街道高空架了鞦韆,讓她馬戲表演般蕩著搖著,大庭廣眾/公然獻媚的混血美女(楊貴妃)。

這個日本人色心大起一路推擠排開所有擋路之人,好不容易挨到貴妃面前,剛要獻花獻吻,卻發現皇上就在貴妃身旁。
這皇上倒也好脾氣,還等他把要幫他戴綠帽的情思訴盡,才說,大膽,敢追我女人!不過我度量大原諒你,開恩不殺.
(總之,情節之荒誕不一而足)

丙:電影尾端,這時才上演幻術加驚悚劇,真正的男主角也才登場,這是個名喚白龍的戀屍癖者,他一出現,前頭的所有主角紛紛閃邊,光看他一人表演的變貓變人變鶴/既生旋死的熱情個人秀.然後,電影就演完了.

於是這個距今一千三百年的推理古案,線索攪成一團後,真相就兩個:一.貴妃的驚天之死是活埋,非絞死.二.明皇真心愛楊貴妃否?不,大騙局!

扯!


2、既以史事為本,至少建構些許歷史感,本片偏不,劇本錯亂/腳色錯亂/邏輯錯亂/身分錯亂,《妖貓傳》的所有角色既缺血肉更乏實感,簡言之,像剪紙人,病病懨懨任導演亂擺。

《妖貓傳》的編劇是《臥虎藏龍》大名鼎鼎的王蕙玲。按說有這樣的高手(如她不是沾了李安光的話)押陣,故事的推演,人物的設定理應不會到這等荒誕程度。
問題是主帥帶賽,其餘人就跟著衰尾了.這劇本除了前言不對後語/一堆荒謬外,還夾雜很多低級錯誤,如直稱皇帝名諱,官吏沒大沒小,內宮像公共廣場,皇帝妃子出入無儀仗無隨從無排場等等(簡直像老百姓出入穿堂)...

一切如漫畫般天馬行空(就不好說低智了)!

歷史片是這樣,編導若沒建構一個可信/讓角色有所依附的背景,便如遊魂般不帶絲毫可感的魅力了...

3.糟蹋角色;張榕容演的楊玉環就是最顯明的例子.
也不僅僅說陳凱歌選角失誤,而是他根本缺乏調控演員表演的能力;有上YOUTUBE看他放出來的BEHIND THE SCENE前導片,似乎他的重點就只在催逼出每個他認為"最美"的作狀...

陳凱歌是這麼說的:從外形和氣質上來看,他覺得張榕容有屬於唐代的華貴之氣,「但是我們需要這個華貴之氣和她臉上的清純氣質能夠結合在一起」。

於是乎,在他"要求"下,張榕容演的楊玉環就是頂個一個馬桶似的大髮蓋,和全片從頭到尾,(為保持華貴之氣而)上漿燙平了的僵直表情.

(就技術來說我覺得掌鏡的曹郁也有大錯,打美人光不是只有強光過曝一招,楊玉環不美或許就是被他搞砸了)

說實話,通觀全片劇情,楊玉環這一角色,根本性地決定著整部影片的成敗。

她必須美到讓人嘆為觀止/驚為天人的程度,這個角色才能說是有效的。

如此,妖貓的復仇動機、倍麻呂的癡狂入魔,白居易執迷於寫長恨歌的強烈執念,才能產出巨大說服力。

顯然,張榕容縱然不能算是楊玉環扮演者的合適人選。

而怎麼拍才能把這個角色拍得夠美,陳凱歌似乎也沒深思熟慮做最完美的設定。

若能楊玉環出場,不要都是這麼亮晃晃的強光,而用綽約光影,讓楊玉環若隱若現保持某種神秘狀態,效果鐵定強勝現況。


結論:《妖貓傳》是陳凱歌的一場盛唐大夢

做夢有一個很有意思的地方,就是不管有多荒唐與亂套,可是身在夢中便覺啥事都順理成章。

他有真心誠意想重現大唐盛世嗎?並沒有,他只是在呈現自己想夢的大唐。

他意圖為楊玉環重立傳嗎?也不是,他只是在意淫自己夢中的楊貴妃。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