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7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920-1960好萊塢黃金期明星照簡史:談其淵源與技術特徵》part.1

好萊塢明星照攝影師是個罕異族群。

身處以“活動影像”為事業核心的片廠,其人卻以“定照”為生。

而且不同於其他工作團隊是各成群組,數十、上百人集體作業。明星照攝影師是個體行動,單打獨鬥;也很少與好萊塢百年影史直接聯結。

概括而言,在八大片廠淪為陳跡之後,他們本有可能如米高梅廠拆屋時被尋得的那幾十萬張底片的下場一般,堆聚著厚厚塵灰/遺落在歷史的無名角落邊。
但,幸好七○年代後有一群熱情的學者追蹤調查,才完整重構了好萊塢中砲製明星照之攝影師的四十三人史冊。
從而,才能於半世紀後:garbo/hepburn/bergman/taylor等銀幕女神那驚心動魄之美照令人歎為觀止之對外披露的同時,還能牽著歷史的脈絡,找到那拍照的源頭。

這其中,於上世紀末聲名越發顯赫的一個名字正是george hurrel:以拍joan crawford和norma shearer成名。

略次的,則有拍garbo的clarence sinclair bull以及唯一女流ruth harriet louise等等。

這些明星照攝影師工作的共同特徵,雖然都是致力於肖像照,但卻是窮首皓經於製造最特別的品種:

第一.這類肖像照,意不在呈現真實,而是反過來,無所不用其極地製造幻像。
第二.他們不是拍人;而是拍一群戴著炫目光環,極力散播:愛、誘惑、魅力、奢華及完美的神祇。
第三.在照片中你絕找不出任何凡人的痕跡,肌膚上沒有斑點、瘤疣、皺紋及傷疤.更看不到禿頭、缺牙、近視、老花等歲月的遺跡,平滑無瑕的程度,有時連毛細孔都無以探見.....

由於神祇乃永生不朽的,所以他們的肌膚理所當然,該像大理石;或是透著光澤的石膏像。
也就是說這些明星照,即是於相紙上,活生生地蘊釀了一團美國夢的美好象徵。

它就是聖像或圖騰,是被用來歌頌、膜拜,乃至於當作寶物,珍而藏之的。

而驗證於好萊塢的片廠史,這類明星照的魅力的確也在好萊塢推向全球時的行銷戰中,發揮了摧枯拉朽的無比威力。
故而於今日不管純欣賞,或以之當作與電影文本相存參的附件,稍加研究其來源去脈,亦屬有興味的課題了。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亨利詹姆士『仕女圖』:我愛讀之小說其一》
讀小說有時像是一種智力遊戲;有時更像是某種品味的試金石.
風格出類拔萃,而文字迂迴曲折如十里迷宮,正是詹姆士小說最迷人的魅力;而他的筆下人物個個崢嶸璀璨/品味非凡,俱俱皆是上流社會頂尖者流
(這點很接近帝俄小說)談吐句句珠璣/情思深邃幽迴----- 對最愛高蹈風華之讀者---如我等,更是魅力無匹.
另者,詹姆士雖非尋常的唯美主義者,但高超品味之所向,文中場景之詩情蕩漾/餘韻繚繞,更是作家群中造氛寄情的一流高手.
也因之,詹姆士小說雖是艱澀曲迴(屬最難吞嚥的高難度小說之一類)但一旦著了他迷,就會很戀著那種紛歧、繁複、深掘至極的為文方式,
頓覺一般小說淺白的表達,讀之如白開水----未免味道缺奉矣!

這也正是:我雖極愛他的小說,但也思之再三/慎擇對象----方敢推薦之底蘊.

他的小說,慣常糾葛兩種主題:
一是純真與腐敗的對峙.
二是新生美國與古老歐陸的呈比.

就後者來說,美國是新生兒,具有一種自己也不明所以的糊塗活力,
把純真放到歐洲頹廢環境裡去,會發生什麼變化?正是詹姆士孜研不倦/最具興趣的課題,學界通稱之為“international theme”.
「仕女圖」正是亨利詹姆斯最愛用的“國際主題”題材,交錯了純真與腐敗的對峙的第一個主題,相互並進且將之發揮至登峰造極之顯例.

小說主角伊莎貝爾·阿切爾是一位美貌出眾且求知愛智/渴求自由的美國少艾,喪母後孓然一身,遂被她移居倫敦的豪門姨母帶離家鄉,
前往她嚮往已久的古老歐洲去見識大千世界。
她在倫敦郊外的花園山莊開展其歐洲上流社會的初登場,絕代風華登時令一票貴公子拜倒裙下.....
但她心志非同一般,不僅絕不甘心於早早束縛於傳統婚姻中,甚且野心勃勃對未來前景充滿了好奇與開拓意志,
因而先後推拒了幾樁非貴即富的婚緣,
這其中包括她表兄知交的英貴族伍伯頓,以及癡情追躡/遠由美国尋來的富商高梧德。

表兄拉爾夫對她其實早已暗自垂青,但拉爾夫知道自已已罹不治之症也不敢妄圖婚緣之想,
於是說服病危的父親將原該由他繼承的巨额遺產分出一半给表妹-----冀望能幫"她的風帆加把勁",鼓勵她雲遊四海追求其理想的自由生活.

姨父故世后,伊莎貝爾藉此巨貲之助,遂啟程赴意大利游歷.

在此之前,伊莎貝爾曾在花園山莊结識了才藝超群/出身神秘的梅爾夫人,
对这位樂藝精湛/琴棋書畫無所不通的華貴女子十分倾倒。
伊莎貝爾流連於翡冷翠與羅馬之千年風華/迷醉不已的同時,梅爾夫人也尾隨而至....
但她此行,非出於友誼,而是為遂行其算計已久的一樁陰謀而悄然到來.

與她聯手者,則是其已定居羅馬的前情夫-----心計手腕與智識品味更是遠在其上的文化惡痞奧斯蒙.

小說前二十章繞著伊莎貝爾運轉,無非在鋪墊及陳明其性格,於此節開始滲入兩名陰謀家對她的兇猛夾擊,才可說是全書高潮之起
而一派純真卻未免有幾分心高氣傲的她,是否能以其絕頂聰明擋過這道難關呢?------初看此小說,內心最揪緊的無非這環節.
觀畢後,最是歎息的,不用說自是悵然於她聰明反為聰明誤的命運撥弄了.
但書多看幾遍讀通弄懂了,也就釋然-----依伊莎貝爾之性格會行至這般結局勢所必至罷?

詹姆士自與屠格涅夫論交後,由好友學得的小說秘法就是build up charater,再依人物性格開展情節.
所謂性格決定命運----人生既是如斯, 小說合當契此,方有其翔實度.....

這也正是我看了澳籍女導珍康萍拍的“伴我一世情”居然改了這與全書題旨息息相關的結局而頓感怒火大起的原因.
自看了她那矯揉造作的the piano後,對她老有些不屑-----覺得此人只是光會畫漂亮書法寫爛文章的那流.
再看此片,直接判出局----看她找了個老女人裝小----以為華裝塗粉/將妮可基曼扮得粉雕玉琢一般就算蒙混過關?
說實話,這裡頭casting問題多多-----找個一臉賊相的約翰馬科維奇扮奧斯蒙,跟以妮可為軸心-----犯蠢程度其實是不相上下了.

電影倒是拍得美輪美奐,攝影美術及配樂都是頂尖兒的好----文末附幾段影片可資證明;可惜無非是些細微末節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qot...player_embedded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松本清張《砂之器》的小說與電影

在年年大量產出的東洋推理片中,1974年野村芳太郎版《砂之器》,毋庸置疑---絕對是其中最出色的一部;不僅格局宏大/有史詩般的氣派.
涵蓋的意旨與情感浸染的力度也遠遠超越尋常的推理電影----無怪乎,日本電影旬報 (キネマ旬報)將之納為20世紀最佳一百部日本片之二十六位.
松竹映畫更視之為該廠成立百年來的第一驕人之作了.

此電影之所以如此深入人心/歷久彌新,當然得先歸功於松本清張的原著.
松本乃東洋社會派推理小說的一代巨擘(封他武林盟主也說得通).
他出身貧困,一路由學徒掙扎上爬,最後憑其操持印刷工的餘暇苦學,終自修成當代學識最淵博的一代文豪.
故而他對掙扎於底層的弱勢族群特表同情,更深信犯罪之起必有其背後的底蘊....
即此之故,他的小說與其說是在敘述某種罪行的發生經過;倒不如說這一路儘在探討其動機之起/犯罪之因.....
也就是說,松本小說獨步東瀛的勝處,即在對罪犯心理鋪陳之歷歷如繪,而佈構罪行背景架構之嚴絲密縫令其可信度無懈可擊)的這特質
更可說是東洋大家中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砂之器》小說結構緊密, 人物龐雜, 牽涉的時地橫跨日本本州兩端/長達數十年, 本來概屬高難度的終極任務.
但由於松竹傾全廠之力大肆運作,更抱著將之拍為扛鼎之作的決心網羅了一個編導演跡近空前的黃金陣容.
尤其坐鎮籌劃核心的橋本忍掌握製片與編劇全權猶不足----更找來了以柔情見長的山田洋次聯手,兩人一剛一柔/巧工打造了一本精鍊已極的完美劇本,
可說乃令全片未拍即已先立不敗之地的關鍵.
劇本之最巧妙處,當屬更動了小說由老警官主述之設計,改由音樂主導,由場面調度來契合多重時空以推動故事之進展.
而兇手之身份由前衛電子音樂家改為兼作曲與鋼琴兩者之長的指揮家更是神來一筆.
影片後段尤其精采-----隨著警方的逐步追索/謎團漸掀....而此片主題曲的《宿命》交響曲也一節節奏出高潮,
將故事的宿命感與悲劇性催至極高點.....
(說實話,看完全片而無動容者幾稀....).


小說是由東京國鐵調度場發現的毀容棄屍案開展序幕.
命案現場遍尋不著案子蛛絲馬跡,但警方查出受害人曾於當晚與一名男子至附近酒吧對談.
女侍側聽到兩人提到「龜田」一語,為此刑警四處奔尋名喚龜田之關係人,但一無所獲。
在被害人是誰?為何被殺?一團迷霧猶未散去之際,連環謀殺案卻接踵而至----似乎不相干的前衛劇團辨事員成瀨利惠子、演員宮田、吧女三浦惠美子一連串死於非命。

承辦刑警憑其直覺聯想這一串歹事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遂下了番死功夫/奔波本州兩端終於查出真兇。

兇手,出乎意料地,竟是叱吒美日音樂圈/更高攀巨室千金的頂尖指揮家和賀英良.
他雖躋身東京上流層,儼若名流雅士,但真實出身卻是於戰前隨罹麻瘋的父親浪跡天涯的小乞兒;後趁大阪轟炸而篡改戶籍的冒名者----有個難以告人的陰霾過往...
而他,年方五六歲就飽嘗遭社會離棄/乞討求生的千般風霜淒楚....因而性格扭曲/認定他的人生註定了絕無幸福的宿命枷鎖,活著的目的就是不擇手段地掙扎上爬.
於是乎,當他感應到其陰暗的過往有遭人掀開之危時,某種獸性本能便起而自保---便忿然殺害了偶然認出其身份的昔日恩人!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看舒國治《門外漢的京都》談:去京都的裡由,兼說【京都免錢的好去處】與【須花錢卻必得一觀的名所】.

這幾年來愛去京都,四季中就缺了個深冬未遊,總也累積了六七次遊程了.

以往,世界各地遊歷了十餘個名都,衷心喜愛的不少,比如威尼斯 翡冷翠 巴黎 維也納 東京 羅馬 香港等等,但游掠其間總覺有異鄉客走馬看花之概----既不熟稔,更不敢妄論此中玩耍之門道.
但京都便不同了,正如舒國治於其旅記“門外漢的京都”所說的:

『....有時我站在華燈初上的某處京都屋簷下,看著簷外的小雨,突然間,這種向晚不晚、最難將息的青灰色調,聞得到一種既親切卻又遙遠的愁傷,彷彿來自三十年前或五百年前曾在這裡住過之人的心底深處...』

『.....難道說,我是要去尋覓一處其實從來不存在的“兒時門巷”嗎?....』

舒國治大我沒幾歲,也是吃台食中菜混吃、看日片劍鬥片、受舊式中國文學薰養中長成的具同類背景的人,沒想共同的鄉愁居然會如此相近,愛京都的理由更是不由分說----猶如同出一意了.

比方說:

『.....去京都,為了唐宋氛韻....』
『.....去京都,為了竹籬茅舍....』
『.....去京都,為了村家稻田....』
『.....去京都,為了小橋流水....』
『.....去京都,為的是它那流動著千年古氛的電影大場景....』

是的,深深以為然;記得首回去京都就是看了他此書,被上述諸理由大大誘惑而去的,而事隔七八年,這兩天又拿出來重溫;發現這幾年沉澱的京都遊思與美學經驗更是越發認同....

總之,去過京都後,總不免這麼想,若有一天被逼得不得不移民,毫不猶豫的選擇便當是此所罷?!

在客棧三年,更發覺自己(雖然也去過其餘二十餘國)但總專談京都,其餘名城似乎老談興闌珊似地(其實光日本一地,我去東京次數可比京都頻繁);打算以後仍會保持這姿態,已有幾分拿它當心靈之歸了.

這幾日在某旅遊站中閒逛,因楓季又來不免多提了些此都之好,於是便有背包友居然來私訊問我該如何一遊?
嗯,這課題頗大,畢竟每人生活素養不同,未必每人鑑賞角度皆同;因此若是友朋---我例必請他花兩百元買本此書包準大有領悟.
而附帶的收獲則是書內遍佈的此島內獨樹一幟的極好散文和神妙無比的生活情趣了.

舒國治曾在其書中約略提過【京都免錢的好去處】與【須花錢卻必得一觀的名所】,我一一照去,日久也便累積了我私已的心得,這回重讀,發現有些他也記錯了於是略補正之,也順便填入我自己的經驗----更歡迎各包友補充.

【京都好去處】

◎ 免錢 :圓山公園 鴨川 高瀨川 宇治川 白川南通 先斗町通 木屋町通 河原町鬧市 二三年坂 寧寧之道 哲學之道 奈良公園 琵琶湖疏水閣 大澤池 山科疏水 京都車站 花見小路 渡月橋周邊
嵯峨野竹林 大原山郊 金戒光明寺道 大小神社
◎境內自由,庭園名物另收費:南禪寺 大德寺 醍醐寺 龍安寺 天龍寺 建仁寺 東福寺 知恩院 法然院 東西本願寺 真如堂

◎免錢但須申請 京都御所 桂離宮 修學院離宮 仙洞御所

◎花錢方得入但務必一觀:金閣寺三千院詩仙堂曼殊院清水寺 仁和寺 妙心寺 永觀堂 祇王寺 神護寺 平等院 京都植物園

◎須申請且門票超貴(還得毛筆抄經):西芳寺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剧照师
用相机拍电影的人

电影是影像产品,最直观的宣传手段无疑是剧照、预告片和海报。漂亮的剧照既可能让人窥探到佳片风采,也可能“包庇”着一部烂片。而拍摄它们的人——剧照师,则一直隐藏在幕后,不为公众所熟悉。
  时光网特稿 《山楂树之恋》的剧照摄影师白小妍至今记得4年前剧组被偷拍后,她和张艺谋连夜选取“静秋”、“老三”4张剧照,准备第二天公布时的焦虑和崩溃。因为这相当于电影第一次在观众面前亮相,一切关于演员、爱情、画面的想象都浓缩在几张小小的照片里。

  在中国电影市场生机勃勃却粗放发展的今天,剧照越来越像一部电影的名片。毕竟电影是影像产品,最直观的宣传手段无疑是剧照、预告片和海报。漂亮的剧照之于创作外的人,既可以是“蜜糖”,又可能是“毒药”,因为可以“骗到人”的剧照背后藏匿的或许是一部烂片。而拍摄它们的人——剧照师,则一直隐藏在幕后,不为公众所熟悉。

  他们是怎样一群人?有什么故事?整天跟大明星打交道会不会很有趣?一部部恢弘大片的剧照是怎么出炉的?

  时光网采访了张艺谋的御用摄影师白小妍、与姜文合作多部电影的傅军、《画皮2》剧照师包翔宇、通杀“横店”一带的剧照师杨峻峰等人,让他们讲讲用相机拍电影的故事和剧照师之于电影的“触不可及”。
法国当地时间5月21日晚,在戛纳一家酒店,记者们开心地听着陈道明看《归来》时被观众掌声搞得手足无措的段子,当时他一直憋着想去厕所,就悄悄儿问身边的巩俐:“这什么时候能完呢?”而在国内显得飘渺遥远的巩俐也完全没了女神姿态,挨个儿跟80后、90后的记者们玩自拍。张艺谋也特别坦白:“我已经不是要靠得奖来证明自己的年龄了……”欢乐散场之际,有记者问片方工作人员,专访照片什么时候发公邮,这时一位身材瘦小的中年女摄影师出现在众人视线里,嘴里反复嘀咕着一句话:“晚点吧,我挑一下,这种片子我都不好意思说是我拍的。”但着急赶稿的年轻记者却不解,“传几张照片有什么难的?不是分分钟就搞定?”


《有话好好说》工作照
  后来记者们才知道,这位“忐忑的姐姐”就是跟张艺谋合作了20年的剧照师白小妍,是被吴天明发掘的中国最早的一批专职剧照师。当时吴天明倡导改革,80年代初在西影厂宣传发行处设立“剧照摄影”一职,被全国电影厂效仿,业界都知道西影厂有个女剧照师白小妍。因为总是一身大T恤、超短裤的“另类”打扮,到1996年拍《有话好好说》时,剧组的“失恋青年赵小帅”——姜文见扛着相机的白小妍拍片,嘴里蹦出一句:“牛X,真他妈牛X。”李保田则眯着小眼睛打趣道:“小妍呐,你怎么那么多衣服?一天一身儿。”

  彼时的“社会闲散人员”傅军刚拍过《兰陵王》、《秦颂》两部电影的剧照,原本只是摄影记者的他爱上了这行。1996年,傅军迎来更大的“诱惑”。那年74岁的导演谢晋拍摄《鸦片战争》,高达1亿元投资的这部电影绝对是当时的大片,谢晋对该片寄予厚望,他说,“中国电影能不能与国际接轨,《鸦片战争》想为此开辟一条新路”。但除了拍摄上的阻力,剧组请的剧照师一开始也不让他满意。


《兰陵王》有场王子洗礼的戏,需演员脱光演,在近百女演员夹道中,头一天他用胶布裹住私处,现场笑场一天,撒尿也极痛苦,第二天他索性全露,现场骚动一天,傅军说百女观一裸男的戏真的很难拍,就这一个长镜头,拍了三天。
  “谢晋一开始对我有意见,一是早年拍剧照的都是电影厂职工,都不太用我们‘社会闲散人员’,而且当时我留长头发,像搞摇滚的,给人看着不踏实;二是老一代剧照都跟剧组同时出工,摄影机在哪儿,摄影师就应该在哪儿,但谢晋老见不着我人影,我的想法却是,没必要天天在片场消耗自己,有时候起晚了,他就不高兴。”傅军说。

  电影拍了十多天,傅军拿出一部分照片交给谢晋,“他应该是惊到了”,其中有一张表现硝烟场面的照片投资方看后,追加了500万投资。此后谢晋经常找傅军喝小酒,只要有拍照的事都想到他。“有一次要去伦敦拍戏,那时候出国很新鲜,但多一个人就多一笔费用,董事会开会讨论,从三四百人压到十个人,按理说比剧照师更重要的人还很多,可谢晋说,傅军一定得去,别人代替不了。”

  相较两位前辈,1987年出生的杨峻峰则纯粹是从“横漂”混出来的。2009年,当22岁的杨峻峰作为剧照师进驻某组,台湾演员陈莎莉一脸不信任:“这么年轻的剧照师,拍这么长时间戏还是第一次碰到,行不行啊?”第二天看完照片,她开玩笑:“哎呀,我觉得被拍成18岁!你比那些老骨头拍得好。”

  杨峻峰当过群演、做过场工,大学学美术的他最初特别希望做本专业,阴差阳错,就是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把从群演到副摄影这些行当都摸索了个遍,最后当了剧照师。

  杨峻峰说:“刚入行时,我既是个剧照师,又是个推销员。”那时他经常一个人骑着摩托车跑横店的宾馆,错把剧组司机当成管事的,也时常发生。有一次终于碰上一个剧组的制片主任,留下照片,等了一星期都没回复,再骑摩托去找,对方慢悠悠地答:“我们有剧照了,但是吧,我觉得你还行,要不你来先拍拍看?不过事先声明,没钱的。”后来杨峻峰才知道,剧组根本没请剧照,“制片主任是为了为难我,你看,我们有剧照,我把他赶走了让你来,这是多大的机会,你还好意思跟我提钱吗?”
拍了这么多年剧照,傅军最满意的是给人最大想象空间的照片,他说,如果导演是在用摄影机拍电影,剧照师就是在用相机拍电影,剧照绝不是对画面的机械复制。


《鬼子来了》利用“探照灯”抓拍的剧照
  《鬼子来了》有一张日本兵用刺刀捅老汉的照片,演日本兵的是个留学生,用姜文的话说,选他就因为他个儿小、柔弱,要不是战争,你都想象不出他会杀人。

  当时是一个混乱的对峙场面,光线很暗,多数照明用的是篝火,傅军用的胶卷感光度几乎拍不出动作场面,但山上有“鬼子”的探照灯来回划过,傅军决定利用时间差抓拍,当小兵的刺刀扎进老汉胸膛的瞬间,山上正好有一盏探照灯扫过来,于是一张“让人后脊梁冒冷汗”的照片成了。

  傅军回忆,1998年拍电影不像现在“到处串戏”,他们头一年5月份进组,到第二年春节前才离开,剧组人同吃同住,所以混得很熟,姜文还经常拿傅军拍的照片“挤兑”摄影师顾长卫,说“你给他上上课”。

  但抛开抓到好片子的兴奋,在白小妍看来,剧照师是一个“在夹缝里求生存”的工作。


拍摄《归来》时白小妍参照了父母年轻时的造型感觉
  “各种人不能待的地方我都待过。”白小妍说。拍《归来》时,片场空间特别小,“10平米的屋子,道具、服装、化妆都要进去,还得架三台机器,仨机器围6个人,一个摄影掌机,一个助理,至少一个焦点员,一个照明……我经常钻在三脚架底下拍。还有那种六七米的高台,台面很小,俩机器架上面,4个工作人员,再加上我,动都不敢动,有风的时候就晃得厉害,一晃就虚焦。”

  傅军认同,他说在狭小的空间拍戏、拍动作戏、包括恶劣天气等都是剧照师的大敌。

  “有时候现场空间小,我们经常挤得像壁虎一样贴墙上,但没办法,你又得拍这场戏,好不容易避开了所有妨碍你的人或者你妨碍的人,终于找到一个位置,当你端着相机准备拍时,演员又来一句‘你在那儿不合适吧’?一句话,所有努力都泡汤了。所以我从来不以器材论。有人喜欢大相机、长枪短炮,平常看我拿个小东西不像干活的,但对一些拍摄对象反而没有‘威胁’。”包括一些特殊戏份,如《四大名捕》有一场江一燕和柳岩洗澡的戏,现场需要清场,为了不让演员不适,傅军用了最小的相机索尼5n和7n,配的是一个廉价的潜水罩。



由于拍《集结号》时天气酷寒,剧照师不得不先把相机捂在怀里,人冻透了,也要先保护机器
  除了跟张艺谋合作,白小妍也是冯小刚、徐克几部转型戏的剧照师,她说拍《集结号》时“特别崩溃”。“再没有那么冷过了。里面保暖衣、鸭绒裤,再套棉裤,外面又穿皮大衣,跟狗熊一样,不拍的时候还得把相机捂怀里。在弹道坑里稍微没走好,摔倒了,别人不拽,自己都起不来。但就这样,还跟没穿一样,因为在片场,你从早到晚都得在那儿站着,战壕远处的山上有个干树杈子,同事说,只要太阳落到树杈那儿,咱就收工了。”所以在这种氛围里,拍爆炸戏、枪战戏都显得特别真实,“啪啪啪,现场打,我拍,真跟去打仗一样,完全忘了是工作,就觉得自己是在打敌人,要消灭对方。”

  而《画皮2》剧照师、年轻的包翔宇对一张赵薇吊威亚的剧照印象很深,当时赵薇吊着威亚从房子里冲出来,剑举得很高,他至今回忆起当时能在瞬间抓拍到那个动作,还“挺满意的”,但最后这张照片并没有在宣传中特别体现,因为“有时候并不是你满意的东西就值得用在宣传上,要在心里平衡‘付出’和‘回报’。”

杨峻峰一直以师傅傅军的一句话鼓励自己:“只要我看到,就能抓到。”他形容自己拍照时的“不择手段”:“有时候一些脾气不大好的跟焦师,就不让位置,我就把镜头塞在他胳肢窝下面,或者裆下,我老觉得自己像战地记者一样,在地上摸爬滚打。”这也道出了几位剧照师的一个共识:做事之前先做人,作为一名流动人员,跟组里人搞好关系很重要。

  傅军认为剧照师处在一个很尴尬的位置,“在国内,首先剧照师的编制是跟摄制组在一起的,费用方面也跟剧组一样,全部都做预算计划,但是摄制组拍电影,交了活儿就OK,很多人觉得剧照好坏跟他们没关系。剧照真正的用处在于投资方的宣传,我们最终的对接方是投资公司或者是一些宣传部门,这两者之间是矛盾的。所以为什么制片主任每次找剧照谈片筹,都会压缩成本,因为对他来说,只保证让剧组正常运作和最后不超支就行了,照片跟他没关系。”


杜琪峰在《毒战》片场
  “现在也有一些公司和导演出面找剧照,但比较少,大多还是摄制组或是制片主任负责。有些导演像谢晋、姜文比较重视剧照,并且在组里有话语权,但很多导演也是被请来打工的,没什么决定权。所以剧照摄影和时尚摄影的概念完全不同,在这种情况下,想拍好非常难。”

  《毒战》里有许多杜琪峰的工作照都是傅军“偷拍的”。他觉得杜琪峰有一种潜在的表演型人格,包括鞋子每天都穿得不重样,“我老说他以前是学表演的,每天都有秀”。但剧组工作人员就很恐惧杜琪峰,觉得杜导迟早会发脾气,所以一见傅军拍照,就拉扯他,示意“您快别拍了”!

  傅军说:“这就好比在一家公司,如果老板对你好,员工也不敢惹你。剧组老大不跟我讲话,旁人就得看眼色。我跟《毒战》团队不熟,私下都没有交流,感觉就是个旁观者。”但其实那些工作人员不知道,杜琪峰看了《毒战》的剧照非常喜欢,还送了傅军一台价值10万元的莱卡相机,后来他的《华丽上班族》还希望找傅军拍,最后没能成型。

  相比之下,杨峻峰拍《钟馗伏魔:雪妖魔灵》时就没那么幸运了。“因为鲍德熹老师是个性格很怪的摄影师,他不是很喜欢剧照师,所以拍照片基本都躲着他。有时候看你拍了一张好照片,会开心一下,但没过两天,他又骂你。”



《钟馗伏魔》的海报经过了一些后期制作
  作为明年大年初一上映、誓要延续《大闹天宫》票房奇迹的3D魔幻片,担任《钟馗伏魔》监制的鲍德熹压力山大,杨峻峰说:“或许因为鲍老师是摄影师出身,不想让机器旁边站着太多‘闲人’,总觉得我来回走,会影响到他的助理摄影师,但我拍照也不可能死死站在一个地方啊。”

  包翔宇表示:“像我们年轻一点的剧照师,组里人都不知道我们是谁,基本上都要从零开始相处,比较悲哀的是,当你跟大家混熟了,电影也拍完了,除非下部戏还能碰见。”包翔宇介绍,内地剧组、香港剧组和日本剧组对剧照师的态度也不大一样,“日本组对剧照师尊重一点,会给留一点位置;香港剧组分工明确,摄影师稍微严厉一些;内地剧组要看是谁带的,也有一些比较好合作的摄影师,有些不太好搞的,能不能拍到完全靠剧照师自己。”

  白小妍对“搞关系”有自己的看法,她说:“一方面,陌生的组是比较难受,我这次去《智取威虎山》,徐克又换摄影师了,因为是3D,机器一点都不能动,一些小孩就说,老师你不能站这儿,你不能站那儿……我说,你放心,我绝对不动。另一方面,在剧组呆了这么多年,我知道摄影机的运动轨迹,并且剧照师要有职业道德,大家都在干活,你不能因为拍照片碍别人的事儿。经常有关系比较好的摄像师跟我开玩笑,说,白姐你上这儿来拍,但他觉得好的位置我认为不好,我就在我选定的位置拍,因为作为一个剧照师,你整天就想着只有紧挨着摄影机才能拍出好照片,那绝对不合格。所以有时候不在人情,更多靠自己。”
正因为拍摄现场的不可控,很多剧照都是“妙手偶得”。从某种程度上讲,剧照师拍的照片,可以跟戏没有直接关系,“它就是打动人的一瞬间”。


姜文这张照片是聊天时拍到的
  比如今年出现在香港国际电影节、戛纳电影节场刊上的姜文《一步之遥》海报。傅军透露:“那不是剧照,姜文也没拍戏。我那时在一个化妆间的沙发上躺着养神儿,姜文正好走过来,聊了两句,我说随便拍两张吧?当时光线不太好,但他身后那扇门五彩斑斓的,很好看。姜文最讨厌摆拍,但那天在我面前比较自然,抽着雪茄,两个手无意识地往两边端起来,很对称,拍完后就觉得有种莫名的美感。最初我把照片做成了黑白的,最后他们选了张彩色的。”。

  而从巩俐、章子怡到倪妮、张慧雯,一直与张艺谋合作的白小妍是谋女郎们最初的见证者。章子怡在《我的父亲母亲》里有一张穿着小粉棉袄、甩着辫子羞涩一笑的照片,也是白小妍意外拍到的。当时在拍章子怡追恋人的一场戏,“跑得已经累死了,导演还觉得不行,就在那会儿,偶然一回头抓到的”。

  白小妍说:“多年来拍照我都习惯了,就是要跟剧组一起出工收工,一进片场,无论聊天、吃饭、还是歇着,眼睛和脑子都在追着可以拍的东西,一旦对哪个画面有感觉,抄起来就拍,已经是一个职业素质。”

  包括《集结号》首张海报上张涵予那张照片,“当时中午大家都去吃饭了,只有他一个人在战壕里坐着,说要找苦涩的感觉,但其实聊这些的时候我早都拍完了……”


周迅和赵薇在《画皮2》化妆间的花絮照成了辟谣工具
  值得一提的是,在营销至上的国产片市场环境下,当初无心拍摄的剧照有的也成了重要的新闻工具。比如拍摄《画皮2》期间,频传赵薇、周迅不合,“踢凳互骂”、“撕破脸”的消息甚嚣尘上,剧组随后发出一组两人在后台轻松化妆的“双生花”花絮照,不但澄清了绯闻,还博了眼球,包翔宇没想到,当初记录下的工作照,日后成了辟谣工具。

当然,身处娱乐产品的制造源之一——剧组,剧照师们也见证了不少奇葩轶事。


拍现代都市戏剧照常常涉及到植入问题
  包翔宇拍的第一部电影是巩俐和刘德华主演的《我知女人心》,“拍这种现代戏的剧照不光为宣发,还要为赞助商服务,比如一枚戒指,必须要在演员脸的多少度角的地方出现,都是有规定的。电影拍摄期间,有的也会拉投资进来,会有一些资方的人到现场,那时剧照就起到比较大的作用,会让对方对现场、包括演员状态等有一个直观认识。”

  有时候赞助商会千方百计地把商品放在离大牌演员近一点的位置,或者让他们拿着,“但有些很过分,商品几乎堆满了演戏空间,赞助商不在乎画面是否漂亮,只看有多少个商品充斥在屏幕里,有时候会搞得一些演员黑脸。最夸张的是,比如拍一对年轻人订婚戏,因为不是很有钱,所以照理说不太会买特别大的钻戒,但走戏时,植入方会换特别大的戒指让演员先戴着拍,等实拍再换小的,因为这样的剧照有助宣传。”

  傅军最讨厌拍群星海报。“大明星很在乎海报形象,谁在中间,谁在两边,谁大一点,谁小一点,谁不能拍侧脸……都要协调。所以没谈妥的时候,就苦了我们这些干活的人。某公司的一个小姑娘来组里沟通,就觉得是宣传,说老师您帮帮忙,您跟他们熟,说得上话儿,但当我跟演员去交流,有的就推三阻四,有的等五六个小时也不出现,有些人干脆不搭你这茬儿。”傅军还记得在《四大名捕》剧组,一位香港男演员极其不配合,“后来我干脆把棚搭在他休息的旁边,两三步就能跨过去,我说,你走过来只站一秒钟就行……”


拍群星出演的商业大片海报最头疼
  电影圈的演员量级比较容易排位,电视圈相对混乱。

  杨峻峰说:“电视剧有时候不光是卖某个演员,剧组还有一些潜在关系,比如某演员跟老板关系好或者是家里人,虽然不出名,也要上海报,还得放前面。有时候把位置放偏了,他们直接找到老板那儿,老板再层层发话,一波三折找到设计师,设计师再找我,特别囧。”

  其实在傅军看来,高级的海报往往来自于剧照,但现在商业片都讲求明星效应,所以一般都在“拼人头”。



周晓文《秦颂》工作照
  傅军曾经发过一条微博,配图是《秦颂》导演周晓文追着奔跑的女演员拍戏的工作照,他写道:“我刚入行时,我的片酬比普通演员差不了多少,我白痴般地想着我会追上她们,哈哈,追个鬼啊。”

  事实上,片酬达到6位数的傅军已经是剧照师里的“高工资”了。一般电视剧的剧照师,“差不多一个月1万来块钱”。傅军还爆了下徒弟杨峻峰的片酬,“一年能拿到10万吧。”当然,由于行业的水涨船高,有的剧照师对外也虚报身价,不过得“愿打愿挨”。

  白小妍还是老式做派,她说:“我最不会推销自己,只能说你选择了这个职业,一穷二白赖不着别人,谁让你不会经营自己?”但傅军却很直白:“你既然是搞娱乐行业的,就是想要出名的,像有些演员出了名后再说不愿意出名、要低调,那都是鬼话。我想出名,因为出名对我有帮助,工作量会多,报酬会涨,钱多了,生活就会好,不应该吗?”


杨峻峰拍摄的《大汉情缘之云中歌》
  杨峻峰从2007年开始有做摄影工作室,现在他的影火视觉已经有了14位摄影师,7年来,团队已经做了158部戏,光经他手的就有70部,包括于正的大部分电视剧。这些85后摄影师有一个固定实景模拟项目:看《霍比特人》、《哈利·波特》等大片时把声音关掉,抓取漂亮的画面,学习它们的构图、光的方向、走位,然后直接用于实际拍摄。现在杨峻峰的工作室几乎包揽了横店的剧照拍摄,还招来一批上海摄影师的羡慕嫉妒恨。

  杨峻峰说,商业环境下,唯有适者生存一条路。而傅军也感叹,像拍《兰陵王》时王学圻主动帮他背包的日子早就一去不复返了。

  从《山楂树之恋》开始,当年西影厂暗房功力了得的白小妍也自己用电脑处理图片了。接下来可能还会和乌尔善合作一部电影的包翔宇说,现在拍大片用的4K摄影机在非常暗的环境下也能拍出清晰的画面,对剧照师来说,却像噩梦,因为在这种环境下,想把演员拍实都不容易,更别说一些打斗场面了,演员一挥手,都可能虚掉。

  在杨峻峰看来:“现在是一个数码时代,如果你不懂怎么做后期,根本没办法在这个行业立足。”但白小妍表示出一点担心,“我是从胶片时代走过来的人,经历过这种转变,所以会更了解怎么处理照片不失真,但现在有的年轻人几乎离开PS就拍不了照片,明明已经拍得很好了,都忍不住去P一下,连最初画面打动你那一瞬间的美感都没了。”

  在生机勃勃却粗放发展的内地影视圈,据说常有戏拍到一半,资方觉得项目有问题,决定撤资的,这时制作人就会急急忙忙找剧照做出一本本精美的画册,用来拉赞助、融资。

  杨峻峰开玩笑说,剧照有时候成了一些烂片“骗人”的工具。但有一点必须承认,这些可以“骗到人”、“打动人”的照片,永远是对拍摄者最大的褒扬。

劇照師的22條軍規

要做“隐形人”。
剧照不是电影画面的截屏。
时刻准备像战地摄影师一样摸爬滚打在剧组各个角落。
有条件要拍,没有条件自己创造条件也要拍。
不能穿帮、要考虑到光线、现场收音……回避N个问题后,拍到最需要的。
零基础时,做好白干活、没钱拿的准备,有朝一日小弟才可能熬成大哥。
除非你在业界小有名气,否则跟剧组大小工作人员搞好关系很重要。
多为跟焦师、摄像师拍点工作照,“贿赂贿赂”他们。
多个演员在同一画面、每人表情都要拍好,考验功力的时刻到了。
快门声音不要影响到心理脆弱的演员。
好照片并非都出自实拍和重场戏。
拍动作戏、大场面要有好眼力、好体力。
“唯器材论”不靠谱,因地制宜使用合适的相机。
学会PS和后期处理。
懂点法,签约时看清合同。
积极争取署名权益。
别妄想和快餐时代的艺人成铁哥们。
坦然接受自己的身价,除非你在不规范环境下有经营自己的头脑。
接受工作集中而不稳定,工作周期也较长的现状。
作为剧组唯一有资格拍照的人,不会有人记录你的工作。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剧照师
用相机拍电影的人

电影是影像产品,最直观的宣传手段无疑是剧照、预告片和海报。漂亮的剧照既可能让人窥探到佳片风采,也可能“包庇”着一部烂片。而拍摄它们的人——剧照师,则一直隐藏在幕后,不为公众所熟悉。
  时光网特稿 《山楂树之恋》的剧照摄影师白小妍至今记得4年前剧组被偷拍后,她和张艺谋连夜选取“静秋”、“老三”4张剧照,准备第二天公布时的焦虑和崩溃。因为这相当于电影第一次在观众面前亮相,一切关于演员、爱情、画面的想象都浓缩在几张小小的照片里。

  在中国电影市场生机勃勃却粗放发展的今天,剧照越来越像一部电影的名片。毕竟电影是影像产品,最直观的宣传手段无疑是剧照、预告片和海报。漂亮的剧照之于创作外的人,既可以是“蜜糖”,又可能是“毒药”,因为可以“骗到人”的剧照背后藏匿的或许是一部烂片。而拍摄它们的人——剧照师,则一直隐藏在幕后,不为公众所熟悉。

  他们是怎样一群人?有什么故事?整天跟大明星打交道会不会很有趣?一部部恢弘大片的剧照是怎么出炉的?

  时光网采访了张艺谋的御用摄影师白小妍、与姜文合作多部电影的傅军、《画皮2》剧照师包翔宇、通杀“横店”一带的剧照师杨峻峰等人,让他们讲讲用相机拍电影的故事和剧照师之于电影的“触不可及”。
法国当地时间5月21日晚,在戛纳一家酒店,记者们开心地听着陈道明看《归来》时被观众掌声搞得手足无措的段子,当时他一直憋着想去厕所,就悄悄儿问身边的巩俐:“这什么时候能完呢?”而在国内显得飘渺遥远的巩俐也完全没了女神姿态,挨个儿跟80后、90后的记者们玩自拍。张艺谋也特别坦白:“我已经不是要靠得奖来证明自己的年龄了……”欢乐散场之际,有记者问片方工作人员,专访照片什么时候发公邮,这时一位身材瘦小的中年女摄影师出现在众人视线里,嘴里反复嘀咕着一句话:“晚点吧,我挑一下,这种片子我都不好意思说是我拍的。”但着急赶稿的年轻记者却不解,“传几张照片有什么难的?不是分分钟就搞定?”


《有话好好说》工作照
  后来记者们才知道,这位“忐忑的姐姐”就是跟张艺谋合作了20年的剧照师白小妍,是被吴天明发掘的中国最早的一批专职剧照师。当时吴天明倡导改革,80年代初在西影厂宣传发行处设立“剧照摄影”一职,被全国电影厂效仿,业界都知道西影厂有个女剧照师白小妍。因为总是一身大T恤、超短裤的“另类”打扮,到1996年拍《有话好好说》时,剧组的“失恋青年赵小帅”——姜文见扛着相机的白小妍拍片,嘴里蹦出一句:“牛X,真他妈牛X。”李保田则眯着小眼睛打趣道:“小妍呐,你怎么那么多衣服?一天一身儿。”

  彼时的“社会闲散人员”傅军刚拍过《兰陵王》、《秦颂》两部电影的剧照,原本只是摄影记者的他爱上了这行。1996年,傅军迎来更大的“诱惑”。那年74岁的导演谢晋拍摄《鸦片战争》,高达1亿元投资的这部电影绝对是当时的大片,谢晋对该片寄予厚望,他说,“中国电影能不能与国际接轨,《鸦片战争》想为此开辟一条新路”。但除了拍摄上的阻力,剧组请的剧照师一开始也不让他满意。


《兰陵王》有场王子洗礼的戏,需演员脱光演,在近百女演员夹道中,头一天他用胶布裹住私处,现场笑场一天,撒尿也极痛苦,第二天他索性全露,现场骚动一天,傅军说百女观一裸男的戏真的很难拍,就这一个长镜头,拍了三天。
  “谢晋一开始对我有意见,一是早年拍剧照的都是电影厂职工,都不太用我们‘社会闲散人员’,而且当时我留长头发,像搞摇滚的,给人看着不踏实;二是老一代剧照都跟剧组同时出工,摄影机在哪儿,摄影师就应该在哪儿,但谢晋老见不着我人影,我的想法却是,没必要天天在片场消耗自己,有时候起晚了,他就不高兴。”傅军说。

  电影拍了十多天,傅军拿出一部分照片交给谢晋,“他应该是惊到了”,其中有一张表现硝烟场面的照片投资方看后,追加了500万投资。此后谢晋经常找傅军喝小酒,只要有拍照的事都想到他。“有一次要去伦敦拍戏,那时候出国很新鲜,但多一个人就多一笔费用,董事会开会讨论,从三四百人压到十个人,按理说比剧照师更重要的人还很多,可谢晋说,傅军一定得去,别人代替不了。”

  相较两位前辈,1987年出生的杨峻峰则纯粹是从“横漂”混出来的。2009年,当22岁的杨峻峰作为剧照师进驻某组,台湾演员陈莎莉一脸不信任:“这么年轻的剧照师,拍这么长时间戏还是第一次碰到,行不行啊?”第二天看完照片,她开玩笑:“哎呀,我觉得被拍成18岁!你比那些老骨头拍得好。”

  杨峻峰当过群演、做过场工,大学学美术的他最初特别希望做本专业,阴差阳错,就是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把从群演到副摄影这些行当都摸索了个遍,最后当了剧照师。

  杨峻峰说:“刚入行时,我既是个剧照师,又是个推销员。”那时他经常一个人骑着摩托车跑横店的宾馆,错把剧组司机当成管事的,也时常发生。有一次终于碰上一个剧组的制片主任,留下照片,等了一星期都没回复,再骑摩托去找,对方慢悠悠地答:“我们有剧照了,但是吧,我觉得你还行,要不你来先拍拍看?不过事先声明,没钱的。”后来杨峻峰才知道,剧组根本没请剧照,“制片主任是为了为难我,你看,我们有剧照,我把他赶走了让你来,这是多大的机会,你还好意思跟我提钱吗?”
拍了这么多年剧照,傅军最满意的是给人最大想象空间的照片,他说,如果导演是在用摄影机拍电影,剧照师就是在用相机拍电影,剧照绝不是对画面的机械复制。


《鬼子来了》利用“探照灯”抓拍的剧照
  《鬼子来了》有一张日本兵用刺刀捅老汉的照片,演日本兵的是个留学生,用姜文的话说,选他就因为他个儿小、柔弱,要不是战争,你都想象不出他会杀人。

  当时是一个混乱的对峙场面,光线很暗,多数照明用的是篝火,傅军用的胶卷感光度几乎拍不出动作场面,但山上有“鬼子”的探照灯来回划过,傅军决定利用时间差抓拍,当小兵的刺刀扎进老汉胸膛的瞬间,山上正好有一盏探照灯扫过来,于是一张“让人后脊梁冒冷汗”的照片成了。

  傅军回忆,1998年拍电影不像现在“到处串戏”,他们头一年5月份进组,到第二年春节前才离开,剧组人同吃同住,所以混得很熟,姜文还经常拿傅军拍的照片“挤兑”摄影师顾长卫,说“你给他上上课”。

  但抛开抓到好片子的兴奋,在白小妍看来,剧照师是一个“在夹缝里求生存”的工作。


拍摄《归来》时白小妍参照了父母年轻时的造型感觉
  “各种人不能待的地方我都待过。”白小妍说。拍《归来》时,片场空间特别小,“10平米的屋子,道具、服装、化妆都要进去,还得架三台机器,仨机器围6个人,一个摄影掌机,一个助理,至少一个焦点员,一个照明……我经常钻在三脚架底下拍。还有那种六七米的高台,台面很小,俩机器架上面,4个工作人员,再加上我,动都不敢动,有风的时候就晃得厉害,一晃就虚焦。”

  傅军认同,他说在狭小的空间拍戏、拍动作戏、包括恶劣天气等都是剧照师的大敌。

  “有时候现场空间小,我们经常挤得像壁虎一样贴墙上,但没办法,你又得拍这场戏,好不容易避开了所有妨碍你的人或者你妨碍的人,终于找到一个位置,当你端着相机准备拍时,演员又来一句‘你在那儿不合适吧’?一句话,所有努力都泡汤了。所以我从来不以器材论。有人喜欢大相机、长枪短炮,平常看我拿个小东西不像干活的,但对一些拍摄对象反而没有‘威胁’。”包括一些特殊戏份,如《四大名捕》有一场江一燕和柳岩洗澡的戏,现场需要清场,为了不让演员不适,傅军用了最小的相机索尼5n和7n,配的是一个廉价的潜水罩。



由于拍《集结号》时天气酷寒,剧照师不得不先把相机捂在怀里,人冻透了,也要先保护机器
  除了跟张艺谋合作,白小妍也是冯小刚、徐克几部转型戏的剧照师,她说拍《集结号》时“特别崩溃”。“再没有那么冷过了。里面保暖衣、鸭绒裤,再套棉裤,外面又穿皮大衣,跟狗熊一样,不拍的时候还得把相机捂怀里。在弹道坑里稍微没走好,摔倒了,别人不拽,自己都起不来。但就这样,还跟没穿一样,因为在片场,你从早到晚都得在那儿站着,战壕远处的山上有个干树杈子,同事说,只要太阳落到树杈那儿,咱就收工了。”所以在这种氛围里,拍爆炸戏、枪战戏都显得特别真实,“啪啪啪,现场打,我拍,真跟去打仗一样,完全忘了是工作,就觉得自己是在打敌人,要消灭对方。”

  而《画皮2》剧照师、年轻的包翔宇对一张赵薇吊威亚的剧照印象很深,当时赵薇吊着威亚从房子里冲出来,剑举得很高,他至今回忆起当时能在瞬间抓拍到那个动作,还“挺满意的”,但最后这张照片并没有在宣传中特别体现,因为“有时候并不是你满意的东西就值得用在宣传上,要在心里平衡‘付出’和‘回报’。”

杨峻峰一直以师傅傅军的一句话鼓励自己:“只要我看到,就能抓到。”他形容自己拍照时的“不择手段”:“有时候一些脾气不大好的跟焦师,就不让位置,我就把镜头塞在他胳肢窝下面,或者裆下,我老觉得自己像战地记者一样,在地上摸爬滚打。”这也道出了几位剧照师的一个共识:做事之前先做人,作为一名流动人员,跟组里人搞好关系很重要。

  傅军认为剧照师处在一个很尴尬的位置,“在国内,首先剧照师的编制是跟摄制组在一起的,费用方面也跟剧组一样,全部都做预算计划,但是摄制组拍电影,交了活儿就OK,很多人觉得剧照好坏跟他们没关系。剧照真正的用处在于投资方的宣传,我们最终的对接方是投资公司或者是一些宣传部门,这两者之间是矛盾的。所以为什么制片主任每次找剧照谈片筹,都会压缩成本,因为对他来说,只保证让剧组正常运作和最后不超支就行了,照片跟他没关系。”


杜琪峰在《毒战》片场
  “现在也有一些公司和导演出面找剧照,但比较少,大多还是摄制组或是制片主任负责。有些导演像谢晋、姜文比较重视剧照,并且在组里有话语权,但很多导演也是被请来打工的,没什么决定权。所以剧照摄影和时尚摄影的概念完全不同,在这种情况下,想拍好非常难。”

  《毒战》里有许多杜琪峰的工作照都是傅军“偷拍的”。他觉得杜琪峰有一种潜在的表演型人格,包括鞋子每天都穿得不重样,“我老说他以前是学表演的,每天都有秀”。但剧组工作人员就很恐惧杜琪峰,觉得杜导迟早会发脾气,所以一见傅军拍照,就拉扯他,示意“您快别拍了”!

  傅军说:“这就好比在一家公司,如果老板对你好,员工也不敢惹你。剧组老大不跟我讲话,旁人就得看眼色。我跟《毒战》团队不熟,私下都没有交流,感觉就是个旁观者。”但其实那些工作人员不知道,杜琪峰看了《毒战》的剧照非常喜欢,还送了傅军一台价值10万元的莱卡相机,后来他的《华丽上班族》还希望找傅军拍,最后没能成型。

  相比之下,杨峻峰拍《钟馗伏魔:雪妖魔灵》时就没那么幸运了。“因为鲍德熹老师是个性格很怪的摄影师,他不是很喜欢剧照师,所以拍照片基本都躲着他。有时候看你拍了一张好照片,会开心一下,但没过两天,他又骂你。”



《钟馗伏魔》的海报经过了一些后期制作
  作为明年大年初一上映、誓要延续《大闹天宫》票房奇迹的3D魔幻片,担任《钟馗伏魔》监制的鲍德熹压力山大,杨峻峰说:“或许因为鲍老师是摄影师出身,不想让机器旁边站着太多‘闲人’,总觉得我来回走,会影响到他的助理摄影师,但我拍照也不可能死死站在一个地方啊。”

  包翔宇表示:“像我们年轻一点的剧照师,组里人都不知道我们是谁,基本上都要从零开始相处,比较悲哀的是,当你跟大家混熟了,电影也拍完了,除非下部戏还能碰见。”包翔宇介绍,内地剧组、香港剧组和日本剧组对剧照师的态度也不大一样,“日本组对剧照师尊重一点,会给留一点位置;香港剧组分工明确,摄影师稍微严厉一些;内地剧组要看是谁带的,也有一些比较好合作的摄影师,有些不太好搞的,能不能拍到完全靠剧照师自己。”

  白小妍对“搞关系”有自己的看法,她说:“一方面,陌生的组是比较难受,我这次去《智取威虎山》,徐克又换摄影师了,因为是3D,机器一点都不能动,一些小孩就说,老师你不能站这儿,你不能站那儿……我说,你放心,我绝对不动。另一方面,在剧组呆了这么多年,我知道摄影机的运动轨迹,并且剧照师要有职业道德,大家都在干活,你不能因为拍照片碍别人的事儿。经常有关系比较好的摄像师跟我开玩笑,说,白姐你上这儿来拍,但他觉得好的位置我认为不好,我就在我选定的位置拍,因为作为一个剧照师,你整天就想着只有紧挨着摄影机才能拍出好照片,那绝对不合格。所以有时候不在人情,更多靠自己。”
正因为拍摄现场的不可控,很多剧照都是“妙手偶得”。从某种程度上讲,剧照师拍的照片,可以跟戏没有直接关系,“它就是打动人的一瞬间”。


姜文这张照片是聊天时拍到的
  比如今年出现在香港国际电影节、戛纳电影节场刊上的姜文《一步之遥》海报。傅军透露:“那不是剧照,姜文也没拍戏。我那时在一个化妆间的沙发上躺着养神儿,姜文正好走过来,聊了两句,我说随便拍两张吧?当时光线不太好,但他身后那扇门五彩斑斓的,很好看。姜文最讨厌摆拍,但那天在我面前比较自然,抽着雪茄,两个手无意识地往两边端起来,很对称,拍完后就觉得有种莫名的美感。最初我把照片做成了黑白的,最后他们选了张彩色的。”。

  而从巩俐、章子怡到倪妮、张慧雯,一直与张艺谋合作的白小妍是谋女郎们最初的见证者。章子怡在《我的父亲母亲》里有一张穿着小粉棉袄、甩着辫子羞涩一笑的照片,也是白小妍意外拍到的。当时在拍章子怡追恋人的一场戏,“跑得已经累死了,导演还觉得不行,就在那会儿,偶然一回头抓到的”。

  白小妍说:“多年来拍照我都习惯了,就是要跟剧组一起出工收工,一进片场,无论聊天、吃饭、还是歇着,眼睛和脑子都在追着可以拍的东西,一旦对哪个画面有感觉,抄起来就拍,已经是一个职业素质。”

  包括《集结号》首张海报上张涵予那张照片,“当时中午大家都去吃饭了,只有他一个人在战壕里坐着,说要找苦涩的感觉,但其实聊这些的时候我早都拍完了……”


周迅和赵薇在《画皮2》化妆间的花絮照成了辟谣工具
  值得一提的是,在营销至上的国产片市场环境下,当初无心拍摄的剧照有的也成了重要的新闻工具。比如拍摄《画皮2》期间,频传赵薇、周迅不合,“踢凳互骂”、“撕破脸”的消息甚嚣尘上,剧组随后发出一组两人在后台轻松化妆的“双生花”花絮照,不但澄清了绯闻,还博了眼球,包翔宇没想到,当初记录下的工作照,日后成了辟谣工具。

当然,身处娱乐产品的制造源之一——剧组,剧照师们也见证了不少奇葩轶事。


拍现代都市戏剧照常常涉及到植入问题
  包翔宇拍的第一部电影是巩俐和刘德华主演的《我知女人心》,“拍这种现代戏的剧照不光为宣发,还要为赞助商服务,比如一枚戒指,必须要在演员脸的多少度角的地方出现,都是有规定的。电影拍摄期间,有的也会拉投资进来,会有一些资方的人到现场,那时剧照就起到比较大的作用,会让对方对现场、包括演员状态等有一个直观认识。”

  有时候赞助商会千方百计地把商品放在离大牌演员近一点的位置,或者让他们拿着,“但有些很过分,商品几乎堆满了演戏空间,赞助商不在乎画面是否漂亮,只看有多少个商品充斥在屏幕里,有时候会搞得一些演员黑脸。最夸张的是,比如拍一对年轻人订婚戏,因为不是很有钱,所以照理说不太会买特别大的钻戒,但走戏时,植入方会换特别大的戒指让演员先戴着拍,等实拍再换小的,因为这样的剧照有助宣传。”

  傅军最讨厌拍群星海报。“大明星很在乎海报形象,谁在中间,谁在两边,谁大一点,谁小一点,谁不能拍侧脸……都要协调。所以没谈妥的时候,就苦了我们这些干活的人。某公司的一个小姑娘来组里沟通,就觉得是宣传,说老师您帮帮忙,您跟他们熟,说得上话儿,但当我跟演员去交流,有的就推三阻四,有的等五六个小时也不出现,有些人干脆不搭你这茬儿。”傅军还记得在《四大名捕》剧组,一位香港男演员极其不配合,“后来我干脆把棚搭在他休息的旁边,两三步就能跨过去,我说,你走过来只站一秒钟就行……”


拍群星出演的商业大片海报最头疼
  电影圈的演员量级比较容易排位,电视圈相对混乱。

  杨峻峰说:“电视剧有时候不光是卖某个演员,剧组还有一些潜在关系,比如某演员跟老板关系好或者是家里人,虽然不出名,也要上海报,还得放前面。有时候把位置放偏了,他们直接找到老板那儿,老板再层层发话,一波三折找到设计师,设计师再找我,特别囧。”

  其实在傅军看来,高级的海报往往来自于剧照,但现在商业片都讲求明星效应,所以一般都在“拼人头”。



周晓文《秦颂》工作照
  傅军曾经发过一条微博,配图是《秦颂》导演周晓文追着奔跑的女演员拍戏的工作照,他写道:“我刚入行时,我的片酬比普通演员差不了多少,我白痴般地想着我会追上她们,哈哈,追个鬼啊。”

  事实上,片酬达到6位数的傅军已经是剧照师里的“高工资”了。一般电视剧的剧照师,“差不多一个月1万来块钱”。傅军还爆了下徒弟杨峻峰的片酬,“一年能拿到10万吧。”当然,由于行业的水涨船高,有的剧照师对外也虚报身价,不过得“愿打愿挨”。

  白小妍还是老式做派,她说:“我最不会推销自己,只能说你选择了这个职业,一穷二白赖不着别人,谁让你不会经营自己?”但傅军却很直白:“你既然是搞娱乐行业的,就是想要出名的,像有些演员出了名后再说不愿意出名、要低调,那都是鬼话。我想出名,因为出名对我有帮助,工作量会多,报酬会涨,钱多了,生活就会好,不应该吗?”


杨峻峰拍摄的《大汉情缘之云中歌》
  杨峻峰从2007年开始有做摄影工作室,现在他的影火视觉已经有了14位摄影师,7年来,团队已经做了158部戏,光经他手的就有70部,包括于正的大部分电视剧。这些85后摄影师有一个固定实景模拟项目:看《霍比特人》、《哈利·波特》等大片时把声音关掉,抓取漂亮的画面,学习它们的构图、光的方向、走位,然后直接用于实际拍摄。现在杨峻峰的工作室几乎包揽了横店的剧照拍摄,还招来一批上海摄影师的羡慕嫉妒恨。

  杨峻峰说,商业环境下,唯有适者生存一条路。而傅军也感叹,像拍《兰陵王》时王学圻主动帮他背包的日子早就一去不复返了。

  从《山楂树之恋》开始,当年西影厂暗房功力了得的白小妍也自己用电脑处理图片了。接下来可能还会和乌尔善合作一部电影的包翔宇说,现在拍大片用的4K摄影机在非常暗的环境下也能拍出清晰的画面,对剧照师来说,却像噩梦,因为在这种环境下,想把演员拍实都不容易,更别说一些打斗场面了,演员一挥手,都可能虚掉。

  在杨峻峰看来:“现在是一个数码时代,如果你不懂怎么做后期,根本没办法在这个行业立足。”但白小妍表示出一点担心,“我是从胶片时代走过来的人,经历过这种转变,所以会更了解怎么处理照片不失真,但现在有的年轻人几乎离开PS就拍不了照片,明明已经拍得很好了,都忍不住去P一下,连最初画面打动你那一瞬间的美感都没了。”

  在生机勃勃却粗放发展的内地影视圈,据说常有戏拍到一半,资方觉得项目有问题,决定撤资的,这时制作人就会急急忙忙找剧照做出一本本精美的画册,用来拉赞助、融资。

  杨峻峰开玩笑说,剧照有时候成了一些烂片“骗人”的工具。但有一点必须承认,这些可以“骗到人”、“打动人”的照片,永远是对拍摄者最大的褒扬。

劇照師的22條軍規

要做“隐形人”。
剧照不是电影画面的截屏。
时刻准备像战地摄影师一样摸爬滚打在剧组各个角落。
有条件要拍,没有条件自己创造条件也要拍。
不能穿帮、要考虑到光线、现场收音……回避N个问题后,拍到最需要的。
零基础时,做好白干活、没钱拿的准备,有朝一日小弟才可能熬成大哥。
除非你在业界小有名气,否则跟剧组大小工作人员搞好关系很重要。
多为跟焦师、摄像师拍点工作照,“贿赂贿赂”他们。
多个演员在同一画面、每人表情都要拍好,考验功力的时刻到了。
快门声音不要影响到心理脆弱的演员。
好照片并非都出自实拍和重场戏。
拍动作戏、大场面要有好眼力、好体力。
“唯器材论”不靠谱,因地制宜使用合适的相机。
学会PS和后期处理。
懂点法,签约时看清合同。
积极争取署名权益。
别妄想和快餐时代的艺人成铁哥们。
坦然接受自己的身价,除非你在不规范环境下有经营自己的头脑。
接受工作集中而不稳定,工作周期也较长的现状。
作为剧组唯一有资格拍照的人,不会有人记录你的工作。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搜到一部於莎多堡拍的boudoir寫真幕後影片.
是用閃燈佈光的;說不上來,總之,都拍得很輝耀,一片白亮,完全沒了該有的影影綽綽氛圍.
這也是於小房間內打閃燈的通病,瞬間大能量,於四壁間亂反射;尤其又是白床單,白布幔,一牆瓷磚、玻璃及落地鏡,狀況更糟.

因此,靈感來,想寫一本專講採光的書:如何用自然光,現場光,日光燈,投射燈,甚至檯燈,閱讀燈,手電筒來拍出出色的人像照.

將閃燈客製化,讓其優點更強,轉其缺點為利基,將是此書的一大重點;有空就寫,並蒐羅全該備資料,此書若能完成,該頗有賣點罷?
https://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ye3SvaeyBtw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閒談high-key/low key lighting(明調/暗調採光)

最近有幾位cosplay玩家找我拍東洋風照.
問她们:想拍明調?抑暗調?----發覺這些小女生沒啥概念,只強調想拍出某種詭迷華麗味道便是....

更發覺,卷川實花幾年前拍的那部《惡女花魁》電影,對這群新人類影響鉅大....
其實,那片既非純正東洋風,打光方式也非是low-key手法;而是hybrid lighting!

由此不免想到:不只一班小女生不解明暗調區別,多年影友或也不甚了然;在此且隨口解釋幾句:

《high key lighting之源起》

High-Key Lighting的起源並非定照,而是由早期的電影/電視的打燈方式演變而來;尤期是草創期的電視攝影棚.

因為預算低/作業時間又倉促.於是就採用了three-point lighting的照明方式:此種左中右各一盞的打法,原先著眼點,並非為柔化肌膚/降低反差之考量.而是取其光照勻淨廣泛,
入鏡者可大幅度移動無須隨時調燈之簡便與省時減工之好處.

《時裝攝影引入three point lighting》
定照引入three point lighting是由時裝攝影界首起,其著眼點與電視攝影棚雷同:都是起於省成本的考量.
尤其拍大量服裝的的低預算案,架一張白背景,固定一隻主燈大傘,兩隻打亮背景的小傘,就可一貫作業/快速拍出既勻亮又不出大錯的一系列照片.
久而久之,便造成了一刻板印象:認定那種佈景純白/人物勻亮的照片,便即公稱的:high-key lighting.

但嚴究high key lighting本義,就未必限定白背景;就算是暗調佈景----若補了高光,令前後景對比極低/階調和諧亦可稱之為high key lighting
(比方說:某些歌劇紅伶以劇院包廂為背景/拍得金碧輝煌的唱片宣傳照便算).
反之,若像playboy centerfold那類人物光鮮耀眼而佈景卻明暗相間/影影綽綽的照片又怎麼說?
這便是所謂的hybrid lighting-----最講究的燈法便屬這類,一場下來總須打個四十來隻;燈效精密若此,膚質通常也是瑩滑如玉,根本不須修片了.
(playboy另有一種專拍女生臉部的打光絕技,用三隻燈重點照料臉部皮膚,其神效即是可消除毛細孔痕)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東洋名歌"秋櫻",順談山口百惠.

1980年10月5日,日本東京武道館。

那晚,武道館內滿坑滿谷擠爆了依依不捨的百惠歌迷....
當山口百惠唱著她的告別場演唱會最後一首歌(last song for you)的中段,她兩眶盈淚/語聲顫抖地向觀眾說:

「謝謝大家這麼多年來對我的支持,在最後的一刻,請原諒我的自私.』

『謝謝大家容忍我的任性,我會努力讓自己幸福的。」

語畢,泣不成聲的她還勉強續完,然後彎下腰來,將手上的白色的麥克風放在舞台地板,再一次向愛她的支持者鞠躬.
然後,不顧觀眾的叫喊與不捨,緩緩走向後台,一無眷戀地告別燦爛的演藝生涯,從此不再復出.

歲月悠長,一晃竟也33年了.

當年,山口百惠只有二十二歲。

秋櫻,是名歌手さだまさし(佐田雅志)於1977年獻給她的歌;不論詞之動人/曲之珣美意境,俱屬一流傑作.

更絲絲入扣契入百惠的人生與待嫁心情....

百惠是自小與母親相依為命的(其父於其童年時即拋妻棄子;卻於百惠成名後又回來爭家奪產);此節,一直是她畢生隱痛.
此歌,可說是道盡了她疼惜於其母共守多年卻即將分離的哀婉心境;所以,雖說此曲一直被她的歌迷暱稱為:【百惠的結婚歌】,但歌中卻是淚光閃閃,反而不見絲毫喜氣的...

《秋櫻》

秋櫻即日人對大波斯菊的別稱.十月初秋/寂寥四起,此時也正是波斯菊繁開的季節.
歌中所述這位即將於明日出嫁的女兒即是看到庭外的秋櫻於陽光中搖曳晃動,感懷四起....

而隔房的母親一面忙著張羅她的行裝,一面仍不忘叮嚀其今後行止時,更令女兒回想母女倆相依為命之種種情事越發不捨了....
全歌詞曲及yotude影片隨附如下:

《秋櫻》

(秋日裡 嫣紅的秋櫻)
( 悠逸地搖曳在 和煦的陽光下)
(這當兒 聽到脆弱易感的母親)
(在庭院裡 忽地咳了幾聲)

(在廊下她打開舊日的相簿 )
(一一說著我童年的往事)
(不覺中 同樣的話重複著)
(猶如自說自話般 成了輕聲低喃)

(在這個小陽春 風和日麗的日子裡)
(慈暉的溫柔 深深觸動了我的心)
(對著明天就要出嫁的我 )
(她笑著說 即使剛開始會很辛苦 )
(以後也會變成有趣的回憶 不用擔心呦)
(心頭翻騰著前塵往事)
(無論何時我都不曾孤身一人)
(想到此 任性的我)
(不禁緊抿了雙唇)

(幫我收拾著明日的行囊)
(氣氛好像很歡愉)
(不知怎地 突然淌下淚來)
(一次又一次地叮嚀我 妳要自己保重噢)
(激動的感語 欲言又止)

(今後 即將要開啟自己的人生旅途)
(在這個小陽春 風和日麗的日子裡)
(請再多陪我一會兒)
(讓我再重當一回 那老依戀著妳的小孩罷)

秋桜 (コスモス)

作詞者名 さだまさし(佐田雅志)
アーティスト名 山口百恵
作曲者名 さだまさし

薄紅の秋桜が秋の日の
何気ない陽溜りに揺れている
此頃涙脆くなった母が
庭先でひとつ咳をする

縁側でアルバムを開いては
私の幼い日の思い出を
何度も同じ話くり返す
独言みたいに小さな声で

こんな小春日和の穏やかな日は
あなたの優しさが 浸みて来る
明日嫁ぐ私に 苦労はしても
笑い話に時が変えるよ
心配いらないと 笑った

あれこれと思い出をたどったら
いつの日もひとりではなかったと
今更乍ら我侭な私に
唇かんでいます

明日への荷造りに手を借りて
しばらくは楽し気にいたけれど
突然涙こぼし 元気でと
何度も何度もくり返す母

ありがとうの言葉をかみしめながら
生きてみます私なりに
こんな小春日和の穏やかな日は
もう少しあなたの子供で
いさせてください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detailpage&v=3ZUnHPEvPPg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detailpage&v=3ZUnHPEvPPg#t=35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富氛圍自成好片》

有回攝影展上,某幅作品甚受青睞,一群人圍觀讚賞/稱頌不已.此時,有位看似資深影友的中年人一臉不屑地走來,斜眼瞥了幾下....
:幹!不就是後製嘛!

說完,昂昂然揚長而去....登時,其身後一群人相顧互望宛如各遭一巴掌自不待言.....

這場面其實很具代表性;其一,此界有一大群人視後製為洪水猛獸,乃必除之而後快之物;其二,啥是好照?誰說了算?其三,好照是看技術質量,還是其觀其寓意及氛圍?

我個人是覺:國內攝影比賽常限制不得後製簡直是無比荒誕!君不見普天下之商業照無一不經後製,為何攝影賽獨有此閹割之舉?!

再者,美學觀念一再遷變,也未必資深者的鑑賞力能與時俱進;這時,某些老權威的裁奪力便備受挑戰了(正如那中年人難以領略數位後製之美一般)....

三者,好照與否,我是略看重其寓意與氛圍,而稍輕其技術含量;當然,若兩者得兼,那又另做別論了!

話又說回來,底片時代大家都不修片嗎?大謬!

大部份名動天下的攝影家一定修,而且修得很厲害!

有圖為證,馬格南就是如此.11523646a500931853 1152331b3564281103 11523206b13e646316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城越え』──石川小百合名歌之二,順談松本清張【天城山奇案】小說.

天城越え

詞:吉岡 治 曲:弦 哲也

隠しきれない 移り香が

いつしかあなたに 浸みついた

誰かに盗られる くらいなら

あなたを 殺していいで



寝乱れて 隠れ宿

九十九折り 浄蓮の滝

舞い上がり 揺れ墜ちる

肩の向こうに

あなた 山が燃える

何があっても もういいの

くらくら燃える 火をくぐり

あなたと越えたい 天城越え



口を開けば 別れると

刺さったまんまの 割れ硝子

ふたりで居たって 寒いけど

嘘でも抱かれりゃ あたたかい



わさび沢 隠れ径

小夜時雨に 寒天橋

恨んでも 恨んでも

躯うらはら

あなた 山が燃える

戻れなくても もういいの

くらくら燃える 地を這って

あなたと越えたい 天城越え



走り水 迷い恋

風の群れ 天城隧道

恨んでも 恨んでも

躯うらはら

あなた 山が燃える

戻れなくても もういい

くらくら燃える 地を這って

あなたと越えたい 天城越え

穿越天城山

遮掩不住的 一陣陣 女人的薰香

不知不覺地 滲入你的肉體了


與其任人盜走

心愛的 不如讓我殺了好嗎


寢具凌亂的 幽會所

九十九折 淨蓮瀑布

水花飛舞 紛紛搖落


往肩膀上望

心愛的 山在燃燒著

會有甚麼後果 都無所謂了

劈哩趴啦的燒著 火已經潛進來了

只想與你一起穿越 天城山


一開口就提別離

像是吞飯時 突然咬了碎玻璃

縱然兩個人假意相擁

還是昇起一波波 寒意


山葵沼 幽秘徑

夜雨瀟瀟的 寒天橋

就算心中有恨 心中有恨

身軀卻不聽使喚

心愛的 山在燃燒著

縱然無可挽回都無所謂了

劈哩趴啦的燒著 火已經爬過來了

只想與你一起穿越 天城山


水疾奔 愛癡迷

天城隧道 風狂湧

就算心中有恨 心中有恨

身軀卻不聽使喚

心愛的 山在燃燒著

縱然無可挽回都無所謂了

劈哩趴啦的燒著 火已經爬過來了

只想與你一起穿越 天城山


演歌迷或許會認為石川小百合的名曲『天城越え』與松本清張的同名小說和三村晴彥的電影是一胞的三體。

但,實則不然!

松本清張的『天城越え』小說,是向前輩川端康成的『伊豆的舞孃』致敬之作。

只是松本是以某種獨特的"逆勢"手法來反寫川端小說裡的事件與意涵 ....

『天城越え』卻是假借日本文學的『伊豆意象』與天城嶺的險峻山勢,來刻畫某剛烈女子掙扎跌宕於畸情與叛離的奇詭情境....

以致於在歌詞中:她寧可與情夫共殉──葬身於天城山的雄雄野火也不茍全妥協的強烈情感,

事實上,是與近千年前:源氏首代將軍源賴朝與平氏強籓北條之愛女政子苦戀的故事,遙相呼應!

和松本『天城越え』以失望於淫亂母親的理想幻滅,而犯下殺人罪行之少年的謀殺案主軸,顯然已是分岔甚遠....

照詞作者吉岡治的自我剖析,將敘事設定在天城山是出於多重考慮:

『若是清純之愛可另當別論;但由於是婚外孽戀的這種非道德的戀情,因此有必要將之特異突顯。

如此,鎖定場景的方向,加入潛伏的残酷性是必要的。

選擇伊豆的天城山,原因即在此。

地名既盡人皆知,而所在地又乃古往今來兵家爭雄之所,戰場的千年血腥味於今仍徘徊不去。

不僅如此,“天之城”險峻的地名使人易感其中蘊含諸般前程之不測.....

天城隧道尤其更顯陰森、幽禁、漫延不盡。

在歌詞中遍撒這類實感般的氛圍,或有其必要。”

而曲名『天城越え』也與八百年前在伊豆與源賴朝狂亂相愛的北條政子保持着精神聯繫。

源賴朝十四歲遭流放至伊豆。

成年後邂逅小他十歲的北政條子。

政子的父親以家族利益為重,更鄙夷源家之家世;於是百般阻撓女兒的戀情....

但生性剛烈的政子,心中狂燃著對賴朝的愛情之火,在大雨之夜果敢出走,在長途跋涉/翻山越嶺的艱苦旅程後,投身源賴朝的懷抱。

名門華族的政子與賴朝的戀愛故事和本歌並無直接關係,但是,『天城越え』的女子是和逃離父親桎梏勇於追求真愛的北條政子,乃同具炙烈感情與頑强意志的人...。』

歌中出現的幾個地名淨蓮瀑布、寒雨橋、天城隧道...既是美而雋雅/適切地烘托出歌裡的詩韻情境....

但同時也是摘自川端/松本小說裡的巧妙用典。

總之,在聽這歌的同時,有這兩部小說的文字與意象飛舞於中....自是絕妙。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談美食攝影

美食攝影在以往底片時代可說是門檻極高的專業領域.
一來因它極講究成色及質感,所以需拍專業用的正片(也即幻燈片),也得動用操作繁雜的大底片相機;
二來拍美食的佈光難度頗高;加之,此領域閉鎖,慣由極少數專業公司包攬,
久而久之便形成此技高不可攀之刻板印象.....
但隨著數位相機的普及,以及用部落格傳播美食見聞的風氣興起---這態勢頓然一改;
如今可說是人手一機/隨地可拍,也就是說人人皆可自謂美食達人了!
那麼,傻瓜數位機能否拍出精緻可人的美食照呢?
答案是:絕對可以,而且步驟不難----此中關鍵就在是否有人能提點若干訣竅了!
我的經驗是:
甲,總體注意事項:
1.漂亮的光線(善用人工光或陽光)與優良的曝光(成像正確/色彩無誤)----此乃第一要項(且容後敘).
2.背景單純乾淨;能不與食物主體同色為佳;忌複雜線條或色彩相衝,如不懂配色要訣,乾脆餐具及背景均以白色最安全!
3.近拍勝遠,寧少勿多.
4.小細節大觀感----盛具須雅潔高質感;刀叉盤碗除非有加分作用,否則寧少勿多.
5.道具增氣氛;比如以薄荷葉之鮮綠襯甜點冰品;以草莓的豔紅襯蛋糕之可口;蜂密醬襯麵包之香醇等....
6.高低/前後/正側各角度全體兼顧;勿只固定單一角度.
7.架腳架.
8.必要時須分解或剖開食物主體,取其局部.
9.非自然修飾手段;比如塗植物油添潤澤感,或製造假煙增其熱騰感等.
10.勿排列圖案或太刻意之序列.
11.顏色寧少勿多,若須有所強調,請以襯托主體最強之一環為之,過猶不及.
12.黃色光很醜,會破壞食慾---避之大吉.

乙,採光訣竅:
1.燈具越小/越低/越斜/越逆----質感愈佳;簡言之,低而逆的光源正是美食照的最高秘訣.正和擅拍風景照的好手最愛於朝陽夕落等magic hour操作
道理是相通的,蓋光角度越低質感愈鮮明是也!
2.後方佈主光源,前側方則輔以反射板以補足暗部.要訣是以地球只有一個太陽為準則(因為生活中的視覺感受中,所有光源皆來自太陽的直接光及地面牆壁的反射光,愈接近這類經驗,光感愈自然)
3.反射板不一定須白色,銀色或不銹鋼片甚至鏡片皆可,尤其大小形狀不同的各式鏡片更是最佳秘器,妙用無窮.
4.陰影決定成像的美感,而非光部.
5.主燈愈偏後愈佳(只須避免炫光即可)
6.主燈位置於十點鐘位置最佳,次之二點鐘位置.
7.主燈須上下左右調定最佳擺法,有時差個一兩寸就大大有差.
8.可酌加輔燈於左右兩側,或增頂燈補光,但不宜亮過主燈.
9.光圈增大以取得景深淺之絕對好處----可令成像俐落清整,但也非唯一準則.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談boudoir photography兼述playboy的拍照秘技》
_________4859912-hot-vintage-photo-with-hot-blonde-lingerie
◎boudoir photography 源起

boudoir一語是由法文的動詞“boudeur”衍來,意指:梳妝間.法語發音為: bu:d:wa:r
後來便沿用於專指豪富階層上流交際圈裡,仕女聚集於梳妝間內私語共話的閨房舉止.

Boudoir----這異國風味十足且溢滿香豔想像的情趣結合 Photography工具,便催生了這原本只流行於歐美中上人家閨閣圈的攝影新品種,近年來才逐步向亞洲擴散;比方,暴富的中國境內最近也時興這品項.
他们稱之謂:私房照----但依我詮釋,翻譯為:《閨房豔照》,庶幾更富其味.

之所以忽然想談此,是因為前幾天上亞馬遜買書,在photography書目發現站方貼了書友告示,謂:boudoir photography乃近年來發展最速的照相範疇之首.

咦?果如此乎?!-----記得多年前首次看到這生僻的名詞是在東西書廊某個隱密角落裡幾本汎黃的攝影書;照片拍得頗猥瑣麤雜,便一直殘留著此乃難登堂之物的印象.
沒想時移境轉如今已成新寵了!

生了好奇,因而深入檢索了一番.....果真如此:這類新書確實群湧紛至.
事實上,常上網路早有此感,不僅外國趨勢如此,我也觀察到中山北路及士林一帶最近有些攝影公司專事此務.
偶而去探朋友班,還真看到同一時段兩三棚同步開拍的盛況----不僅熟女競相藉青春尾巴留影來拍豔照,
據說客戶年齡群日有下降之勢,連不少少女都來共襄盛舉了....

不免想,在婚紗照與結婚紀錄於此地皆殺成一片紅海的態勢下,boudoir photo這新花樣或許便是有志此業者勉可突圍的另片藍海;而且趣味尤多/頗具創意迴旋空間,可比一般人像好耍/好玩數倍....

就那麼湊巧,最近幫朋友的拍過兩場網購內衣照,發現這類照片未必如直覺所想地輕易----不僅打光方式和佈景質感的要求遠超逾一般人像,而且更考究入鏡者的表演功夫;
像我此回拍的幾個兼職model,頗多動作也都唯見其形 /而媚態闕如;更可以想像若是經驗更欠缺的尋常女子----欲於短短時間內欲挖出其潛在的性感與媚惑,其難度可想而知....

也就是說,報章雜誌裡影視紅星媚態百出/爭奇鬥豔的畫面,須得許多好條件相與契合,可非凡俗人可輕易表演的.

拍了兩場深覺功力猶遜,於是又一頭栽入/上窮碧落想尋些秘方,以下,算是些研究後的小心得.
一來供自己存記,二來兼提供攝影愛好者檢索.

全文姑且就由boudoir photography的簡史道起,順便略敘搜尋過程中探知的此道技術及發展趨勢...
最後,則以豔照大師/playboy首席攝影師arny freytag本人的現身說法為壓軸.
arny其人於號稱美國攝影少林寺的羅契斯特理工學院攝影系畢業後一直鎮守在playboy元帥營裡,三十年間專心炮製此刊最膾炙人口的跨頁海報照;一年12期外加特刊,
那麼多金光耀眼的美麗胴體炫目神搖/誘引著一代又一代讀者而聲名巔峰不墜----若說其乃攝影史上最精工雕琢的燈光大師/粉色豔照第一把交椅,大概無人敢異言!!!

此老近年來似乎有交棒之意,最近聯合其旗下四五位好手四處開研習營,也大方展示其炮製豔照的秘笈於photopro等專刊----我搜羅了幾則就留待後面圖文披露.

◎boudoir photography分類

在歐美,女性照片又分出幾種不同層次的類別,依肉體暴露程度與情色濃郁與否,依次分階成;glamour/boudoir/nude/erotic等四範疇.
區野倒也非極嚴格,觀者依其字意自行衡量即是.
一般來說,色情氛圍或鹹濕意味較重者,歸之為erotic,只露肉體而仍偏美感成份者,稱為nude;比方說,hustler(好色客)及penthouse較偏前者,而playboy雖苦於友刊競爭,口味有加重加鹹,但基本上仍保有glamour/boudoir偏重美感的傾向.
至於glamour,則以各fashion雜誌/明星宣傳照為大宗,通常入鏡者是以禮服/宴會裝呈現,但這界線也未必分明,早在三○年代的好萊塢黃金期,許多明星愛以內衣炫媚,比如珍哈露梅蕙絲
瑪琳黛德麗等絕色女伶,就頗以這類曖昧閨密情色豔稱一時;好萊塢影業當也樂得拿這類薄紗內衣照大肆炒作/兩相得利.
簡單劃條定義線:肉體暴露較少,較宜對外呈現的,可謂之glamour;反之,袒露較多/衣裝私密,也只供私藏用途者,就歸為boudoir.:
以現階段而論,boudoir越發時髦也溶入某些fashion拍照手法,裸露程度也在轉化中,一般是強調其曖昧意態與性感氛圍,半遮半掩或許更添香豔,而於裸露中仍能流露出某種矜貴的氣質當屬更佳....

於是攝影師手腕及美學素養便是此中決勝負的關鍵了.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片場一瞬間/說不盡的影史綿綿情

【片場一瞬間/說不盡的影史綿綿情】 

毫無疑問,復古是2011/2012年過渡中的當紅話題。從時尚界一古腦地往50年代回眸,到法影人向舊好萊塢致敬的默片《艺术家》、
史柯西斯缅懷電影之父梅里爱的《雨果》,到追憶夢露的my week with marylin.....在在提醒眾影迷:
歌舞昇平的好萊塢黃金時期是如此夢幻而華美,令人縈迴不已。

筆者有懷古癖,尤其特愛三O年代歐美大都會的過往影像;由amazon的書中蒐羅了不少,但拜網路發達之賜收穫更尤其多,筆者打算就收藏中
間或批露若干供諸君共賞.
就先由夾藏濃厚故事性的圖片說起,有時一張小照片可真是意蘊深遠的.....
1e5fa0ee-5296-4275-ad3a-a901dd02fc75.jpg

《羅馬假期》(1953)羅馬市區

入鏡者:奥黛麗·赫本和葛萊哥雷畢克
羅馬假期中的赫本與畢克配對,堪稱是影史上最可愛/最惹人縈懷的一對.

威廉惠勒原本動念想找泰勒或珍西蒙絲出演,幾經波折,最後終採用亂世佳人的方式,試鏡用新人瓜代,於是赫本脫穎而出,
不僅因此造就了一代傳奇,也可說令二十世紀中葉的電影史由此改寫.
這片對赫本是如此舉足輕重,但對畢克又何嘗不然?
他日後曾多次感嘆:如果羅馬假期是他第一部片子,那麼他的一生將徹底不同.

畢克此話意涵有些曖昧難解;畢竟拍片當年他已是好萊塢炙手可熱的巨星;究其實,這片對他的重大意義在於:因此片,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兩名女子
因而現身於他生命中.
首先,是他在巴黎邂逅了陪他後半生的的第二任妻子:法國記者薇羅妮克.
畢克於拍羅馬假期前,為上部片子去法國宣傳時,接受她的專訪,當堂煞到這慧黠可人的女子,但共餐續攤的提議卻屢被婉拒,令畢克大是困窘!

畢克後來回憶:『我問她說: 費了老大功夫,妳才答應與我共餐,為何擱那麼久呢?是不是妳另有男友?還是工作太忙?或者是妳壓根兒不愛電影演員?
她答道:倒也不是這樣,這幾天我正忙另一位艾伯特史威茲的專訪.
於是,我才當堂釋懷,笑著對她說:“good choice,dear!』”

薇羅妮克此後陪了他四十八年,直到他死前一刻仍緊握其手.
她事後簡短概述:“他很平靜,我握著他手,然後就睡著走了”.

另一位,不消說, 自是赫本.
和赫本共演,令畢克發出“羅馬假期是赫本的電影,我只是配角的評價”,並主動要求於片子title將赫本與他共掛頭牌.
由此拉開兩人一輩子深厚友誼的序幕,但此中是否有摻雜了愛情的成分呢?
沒人知道!
但兩人間那枚蝴蝶胸針的逸事或許隱約透露了某些曲折!

1954年9月,赫本與梅爾法拉的的婚禮上,畢克現身送上一枚蝴蝶胸針,用來慶賀由他拉線的兩位好友的甜密婚禮.
1992年畢克伉儷陪伴臨危的赫本身畔直到givency的專機將之接返瑞士;幾個月後,兩人又飛到瑞士參與她的喪禮.
2003年4月24日,87歲的派克顫巍巍地現身克麗斯蒂拍賣會,特地買回了那枚胸針,
一個多月後的6月12日,他也告别了這個一生完好的世界。
附圖:2477b9ee-b4fc-40d8-87a8-0f03c2c3927a
片中真理口這幕,畢克先和導演串通好要這麼演出手被吃掉的情景,所以赫本的驚嚇全是真的.
劇照師很傳神地補捉到畢克攬著赫本,既疼又愛的歉疚神情;可見傳聞中的畢克全力提攜她的傳聞絲毫不假.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可以埋名隱姓、遷地遁居,甚至改容換面----,但他的一生至好卻無論如何也戒不了!"
談阿根"廷電影《謎樣的雙眼》”

阿根廷電影〈謎樣的雙眼〉是那種看完後餘韻遒勁/令你於數月後仍一再迴思的好片.

它處理的主題龐雜而深邃,既有對政治的控訴/對法律的抨擊/對正義的質疑/對善惡之辯證.....更有(杜也夫妥也斯基式)的對"罪與罰"之反思.....
而森嚴的主題之外,片中亦不乏對生活實況細膩的刻劃與鋪陳,從而於故事的主線下也流淌著一條溫情的潛流;頓時使全片剛中有柔/瞹瞹含光,因而氣韻生動了起來...

當然,這片子最精采好看處,仍是那樁兇殺案環環相扣的追緝過程(尤其是足球場逮兇那扣人心弦的場面調度)....直至最終那令人惋歎良久的結局揭曉.

影片是藉著一個刑事兇殺案,來浮雕七O年代之阿根廷於右翼軍事政權下,法律淪為政客工具/正義難以伸張/司法人員遭箝制於刁民與奸官勾結的恐懼陰影之中,
於是乎,於污濁的政法體系上下勾串下,已緝獲的兇手居然得以逍遙法外....,受害人遺屬終不得不訴諸私刑來討回公道的一段歷程.

片名"The Secret in Their Eyes"就頗有破題之妙。

助理檢察官是在一張陳年同學會照片裡面,看到一雙透著詭異曖昧的眼神而鎖定了嫌犯;而同樣那雙明察秋毫的銳眼則在在該案遭上級吃案即將不了了之之際,
由受害人之未婚夫眼眸讀到深刻的憂傷與真情,於是重啟了雖空耗數年亦無悔/決心破案的堅執.

主任女檢察官則是幾度迷惑於嫌疑人的逼真演技/難以委決,最終由嫌犯的眼神看出端倪,而施計突破其心防。

至於助理與主任兩人曖昧的情愫,儘管彼此公私之間傳遞過無數心照不宣/深情款款的眼神,卻始終跨越不了兩人間位階/學歷/權力關係及社會觀感的鴻溝,
蹉跎間,二三十年的光陰就此一晃即逝/情斷緣絕.....
(片頭那場霧雰蒸騰的車站送別景不僅拍得既神秘又浪漫,更不啻畫龍點睛地下了個帶動全片主軸的好伏筆.)

幸而編導對人生之美好始終未失去信心,正如阿根廷的政局也終於雲破日現/復歸清明一般....
當助理檢察官目睹了本案悲慘的結局,領悟到這世間居然有人可為一腔深情寧毀一生時, 他終於放膽一試!
既要跨越鴻溝追求以往時勢限制下之不可能;也同時滌清了這數十年間胸臆間積存的猶豫與抑鬱.

此片之對白寫得尤其精鍊-----就如開題所引的片中助理檢察官所說的對白"人可以埋名隱姓、遷地遁居甚至易容換面----但他的一生至好好卻無論如何也戒不了!"即是其一.

這是他在追緝疑兇多年未獲,只好依線報由此人之生活習性下手,遂鎖定疑兇必難捨他對足球的狂熱喜好,
而在他所挺球隊主場佈置大批埋伏員警,終於守株待兔地逮到了疑兇 .

又,七O年代拉丁美洲政變不斷. 其中最惡名昭彰的,一是智利的左派阿葉德總統被軍事強人皮諾契特幹掉的一樁.
另一,則是1976年阿根廷政變,三軍軍委會逼伊莎貝爾.裴隆總統下台後連續七年的高壓統治.
後者,歌劇及電影evita就是在說這段裴隆伉儷的曠古傳奇.
而智利的政變,則有法國名導科斯達高維加所拍的"missing(失蹤)"記敘其事;將CIA策動國外政變的恐怖與詭譎拍得栩栩如生.....

大景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